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富在深山有远亲(感谢楠木的咖喱番书友成为盟主)

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富在深山有远亲(感谢楠木的咖喱番书友成为盟主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这天夜里,章越作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,也可以说中二少年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一堆人喊着各种各样古怪的名字,比如能扛能输出的上单王安石,爆发性中单吕惠卿,收割ad章惇,迷之打野曾布,神之辅助王珪……

    章越半醒后,忍不住吐糟,这都是什么梦啊!

    什么一堆乱七八糟的名词。

    但想想还是王安石他老人家厉害。

    一日王安石与程颢在家里聊变法数倍阻扰的事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王雱路过正好听了直接坐下道:“砍韩琦、富弼的头于市,则新法就可实行了。”

    此事令程颢色变。

    王安石执行变法时,确实被很多人骂,但他下野后,旧党还是给了他颜面,甚至没攻击他的品行。

    随即想起二哥,章越不由得又是愁啊,他更想对方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,甚至普通的进士就好了,如此抱大腿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如果二哥真是章惇,这样的政治家好似并非家族之福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昨晚好似没睡好?”郭林睡眼朦胧地起身。

    章越也揉着眼睛道:“师兄,对不住啊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腿压了我胸口一晚上,我能不知吗?”

    章越呵呵地笑着,北屋另一张床给郭学究睡了,自己与郭林只要睡一床,自己这睡性向来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章越一起床即听到,南屋里章实与于氏的拌嘴声。

    还不都是钱财闹得?

    章实是执意要开间铺子,但于氏则是想还钱。

    章越则算了算,这时候开间铺子也不错。

    他作为一名连火药配比都不记得的穿越废材,诸如烧玻璃,搞化肥,鼓捣水泥什么根本别想,换个现代人手把手来教他也不一定会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不会,他却会吃啊!

    章越记得铁锅好像是在宋朝开始流行了,汴京里已经有酒楼使用铁锅烧菜了。

    若是兄长开间铺子,整几口铁锅烧些炒菜,那不香么?

    天天吃煮出来的羹,那可真是嘴里都淡出鸟来了。

    开个饭馆子,虽说经营不了樊楼那般的牌子,但在小县城立足不是问题,开得好的话,还能日进不少。

    将来若当不成官混不下去,就回家继承百万家业,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原来这些章越是不会想的,上面没有人,你去经营这些铺子,砸了也罢了,若是红火了,一定遭人眼红。似穿越以后,听人说的谋人产业家财的事简直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这不是现代的法制社会。

    眼下有个进士哥哥,就算人家改了籍不认你也没关系,大可扯着这张虎皮来用,县城里也不会有人不长眼与进士家人过不去的。

    但这话章越开口直说,不然嫂子定然以为自己与哥哥是一丘之貉,都想赖掉她娘家的钱。

    反正哥哥也是没那么容易松口。

    而且要炒菜就要有油,有铁锅。铁锅不难,但油从哪里找,倒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宋人喜欢油炸的吃食,比如羊油饼就是羊油,羊的脂肪。

    还有馓子,吃货苏东坡曾为赋诗‘纤手搓成玉数寻,碧油煎出嫩黄深。夜来春睡无轻重,压扁佳人缠臂金’。

    这时候植物油主要是麻油,菜籽油,还有蔓菁油和莱菔油。不过植物油虽用了压榨技术,但提纯还差了些,有些味道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只是小问题而已。

    开了铺子后,再搞几个特色菜,比如东坡肉啥的,自己不抄苏东坡的诗和文章,抄个东坡肉啥的不是问题吧。这时候猪肉的骚味很重,必须红烧肉才能压得住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牛肉,宋朝吃牛肉真是是件不难的事。上档次的不会给你上,小饭庄真是有在卖。宋徽宗当年还不许吃狗肉,这才有了挂羊头卖狗肉的成语。

    不过小饭馆的牛肉多是病牛死牛,新鲜牛肉也有卖,但更少了。

    但想来想去,还有一个是股份的问题。兄弟二人还没分家,如何说铺子也有自己的一份,也有那挂名二哥的一份。

    但铺子还是大哥经营的,自己算上个技术入股,将来如何个分法,还是要坐下来商量的。这真的是要亲兄弟明算帐了。

    自己进了县学,家里有了本钱,最重要是有了那个不着家的二哥,日日会更加红红火火,一天天好起来的。

    章越对未来充满了希望,就如同窗外冉冉上升的太阳一般。

    最重要是自己必须有立身的本钱,靠山山会倒,靠人人会跑。至于二哥,章越的要求不高,先求不坑,其他以后再说!

    章越与郭林起身了。

    章越看见郭林顶着个熊猫眼,不由诧异道:“师兄,你一宿没睡啊!”

    郭林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郭学究在旁:“郭林啊,今日爹去学正那走动下,看看这一次县学录试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和爹去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郭学究知道郭林的心思,可谓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郭林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章越开了门,但见章实与于氏也开了门。于氏脸上正挂着泪痕呢。

    章实则一脸气呼呼的样子。

    章丘急步从父母身后跑出,躲在了章越的身后,一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哥哥嫂嫂出门?”章越笑着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于氏则不做声,章实道:“三哥哪去?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我陪同先生,师兄去县学一趟。”

    于氏歉然道:“先生,三哥还没吃饭吧?我给你们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章实道:“上外头吃吧!”

    于氏欲言又止,当即一家人下了楼。

    章越忍不住道:“多省些家,嫂嫂当这家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章实打开门道:“省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随即章实目瞪口呆,章越见此也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但见家门乌泱乌泱本是或蹲或立或坐一大波的人,一见章实开了门顿时哗啦啦地都站起来。

    但见门外全是热情和笑脸。

    为首的曹保正笑着对章实道:“章大官人,昨晚太迟了咱们不敢打扰,今一早大伙们都候在这了,又生怕你们昨夜睡得太晚,不敢打搅了,故都在这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章实一时说不出话来,章大官人这称呼已是许久没听人喊过了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!

    但见远处还不断有车马前来,一个个热情洋溢,好生热闹。

    什么叫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?

    势利,真太势利,俗套,也太俗套了,万恶的封建社会啊!

    ps1:感谢楠木的咖喱番书友成为本书第五位盟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