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媒婆(第二更)

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媒婆(第二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章越上一世时,只觉得小说电影里很荒诞,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势利的人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世,章越才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真实?看着眼前这热情洋溢的一幕幕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从章家离开的郭学究和郭林都快走不动道了,与汹涌而来的人潮相比,二人简直是逆流前行,而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远处行人经过,不由好奇找人询问。

    一旁人不耐烦地解释道:“进士,出了进士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这条街的人,你就说如何吧!”

    “端是了得!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我与你说,那章家二郎君从小穿开裆裤一起长大,一个坑里玩泥巴呢?那时怎知有今日富贵。”

    “兄台还有这番机缘,实在令人羡慕啊!少不了要提携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提携是少不了的,但少不了要去京里,但你也晓得我这人懒得动,难离故土,哎。”

    ”原来如此,失敬失敬。“

    两个街边妇人闲聊道:“这章二郎君啊!打小文章写得好,更是一表人才,不过说来还是傲气了些,虽说逃了婚不好,但毕竟是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逃婚的事,那是赵家小娘子没有福气,也不可都怪章二郎君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是赵押司还记什么仇啊,还不得赶着将女儿送回章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章家已写了放妻书了,回不了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赵押司真是惨哩,当初执意不离,把女儿往人家章家一塞还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看,连皇华寺的高僧也来了。出家人不是四大皆空,为何来凑此热闹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出家人也不能免俗的。”

    此刻自家的大门都快被人挤破,真让章越明白了为何大户人家都要换一个大些的门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这门要换啊!”

    章越转过头,但见章实早已听不到他说话了,满面春风,已是笑得合不拢嘴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章越此刻仿佛听到大哥心底的狂笑声了。

    “听闻捷报传来,我等为大官人,为大官人一家贺!”

    “一日之内章三官人中秀才,二官人中了进士,真是双喜临门,特来一贺!”

    “些许薄礼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章实一个劲地道:“都这么多年的街坊邻居,恁地客气了。诶,徐大都头,你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于氏则笑道:“徐大都头可是稀客,以往请都请不来。”

    但见徐大都头哈哈大笑道:“嫂子这是哪里话,以往衙门公务繁忙,如今知了二官人的喜事,就算天上下着刀子,也需赶来贺一贺。大官人你看这些都是衙里弟兄,平日都对章大官人仰慕得紧,今日都跟我来既是沾光,也来沾沾喜气。”

    徐大都头转头道:“这位就是我常与你们道的章大官人,最是爽利,爱交朋友,还不拜见!”

    章实早就乐开了花,见众人纳头便拜,连忙拦住道:“各位都是都头,我一介草民,岂敢受此大礼,以后还要承各位照应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道:“照应不敢当,章大官人尽管吩咐就是。”

    章实连忙道:“各位来就来了,怎带着……”

    徐大都头笑道:“弟兄们一番心意,大官人还是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章实见推辞不过道:“也罢,他日摆酒好生谢谢诸位,娘子,三哥,都收下来,好生记下。”

    曹保正忙道:“大官人,这些小事,就不劳夫人和三官人动手了,信得过的话,我来写,再来个吆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哩!我来作个吆喝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附耳过来,一贯以上需大声,至于百文以下则小声。好了,先吆喝我的,曹保正,铜钱一吊,瓷瓶一对!对对,屋里屋外都得听见!”

    于氏也在旁应酬道:“这如何使得?都是自己亲戚,也罢,不与你虚客气,饭就不留了,喝碗茶再走吧!”

    “溪儿不要乱跑,过来,这是咱家堂叔公,你堂弟。叔公头回来咱家,你带叔公去楼上转转。”

    人方走,一旁两位妇人上前笑道:“章家娘子,我当初就道你不仅有富命,还有贵命。如今应语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日二官人他作了大官,还不得给大哥一个荫官,到时你就是诰命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于氏笑容到了眼底道:“哪得话……于家娘子孙大娘子,你们才是好命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一幕,章越则显得很淡定。

    旁人自是免不了赞一句:“三官人果真见过世面!”

    “诶,哪里,你看三官人正与几个牙婆打得火热?”

    “这,这。少年人嘛,可以省得。”

    “大登科后小登科么。”

    旁人恍然道:“是啊,二官人远在京师,三官人就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听说了么?昨日二官人登科,城里几家官绅富户就许了谢礼,哪家牙婆能他们女儿与章三官人说合,这些谢礼足够那些牙婆一家老小吃喝年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有人口气酸酸地道:“昨日三郎中了秀才,我还想给我家侄女说媒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被这几个媒婆抢了先,没料到连许大员外都相中了三郎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啧啧称奇,又满是羡慕。

    章越此刻确实感受到了热情,看着眼前画着浓妆的媒婆,他也是不知如何是好,不如先把姑娘联系方式给我?微信里先发个照片?

    七嘴八舌说了一通,众媒婆见章越不吭声,还以为他眼光高,都看不上,但生意还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一名媒婆试探地问道:“或三官人心底有个模样儿,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替你寻一寻,官家的女儿说不来,但这浦城里哪个女儿家我会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嫁妆少于五百贯不给你说。”

    章越还没言语,就见一个人风风火火地进来,一巴掌拍在章越肩上。

    章越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经义?”章越问道。

    但见彭经义哈哈大笑地抱住自己,然后动手把自己往外扯:“咱们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众媒婆连忙急道:“三官人别走啊,至少先说过囫囵啊!”

    章越逃离时,不由想起自己有个朋友工作没两年,被家里逼去相亲,还很不情愿呢。

    整天想着如何表现才能不被人家看上,或者不那么的伤害对方自尊心,后来发觉完全是纯他妈的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没错,这个朋友就是我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