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三字诗作者(第三更)

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三字诗作者(第三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建阳考亭别野。

    陈升之将一页纸丢在案上斥道:“差些就被此子骗了,还道他十三岁能写出这等诗来,乃当世器材,原来真是个欺世盗名之徒。”

    州学李学正摆了摆手示意左右退下。

    李学正向陈升之道:“陈公勿要动怒,如今动身赴京在即,为这些小事动气,不值当。”

    陈升之转过身道:“幸亏你在建州的人留了个心眼,将此子作的诗送来,否则可就真弄巧成拙了。这是什么歪诗?”

    陈升之面前纸片上面所书,正是章越那首‘神童诗’。

    李学正言道:“陈公所言极是,学生这几日读三字诗,用心揣摩了一番。除了这一句‘玉不琢,不成器,人不学,不知义’完全抄至这本五代时的《祖堂集》,其余皆无摘抄临摹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这三字诗是文字浅显,但也是句短韵谐。比如这前言韵,姑苏韵,江阳韵,一七韵,人辰韵,皆可称为工于用韵,绝非巧合。更不是连押韵都不通的经生可作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此子在堂上更是亲口向浦城县令承认他不会作诗。”

    陈升之看向桌上这样纸道:“不错,如此神童诗,虽有不平之处,但论及格式,即便初入门的童子也不至于写成这般。三字诗绝非此子所作。当初我还想着给此子一个功名,赐他一番富贵,如今想来幸亏没开这个口。”

    李学正想了想试探道:“陈公,尊侄才学出众,诗才在年轻一辈中更是无匹,如今马上就随陈公入京,正是需要扬名京华的时候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陈升之摆手道:“诶,老夫岂可为如此无能之事。”

    李学正退一步连忙道:“胡乱言语,还请陈公恕罪。”

    陈升之一面望着窗外,一面抚须道:“你道此诗到底是何人所作?”

    李学正道:“陈公若有意知道,将此子抓来一问即知,他虽是县学学生,但陈公相问,他不敢不答。”

    陈升之道:“岂可如此强逼一童子,只是此三字诗背后到底是何人所作,老夫很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学正笑道:“说不准是哪位闲云野鹤,无意功名之士所作,被此子道听途说而来,如今要寻真是难了。”

    陈升之失笑道:“或许真是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陈升之道:“你可知我将此三字诗书信于介甫时,他如何评此诗?”

    李学正笑道:“这可让下官为难了,王知州可是当世公认的通儒,他一贯眼高于顶,寻常文字怕是皆难以入眼。”

    陈升之笑道:“介甫学问固然博学而多闻,然则守约则未也,不能一以贯之。不过介甫虽说好学,但却刚毅好强,向来轻易不肯许人,倒是不假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对此三字诗?”李学正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陈升之道:“他没有说,只是反复问我此诗何人所作,他言问过建州一位老友,建州并无甚治孟的大家。”

    李学正问道:“王知州这位老友可是章望之?”

    陈升之点点头道:“当年章友直与李盱江李觏交恶。李觏以信讽之章友直,章望之亦书信李觏,两边就师孟非孟各有一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牵动了不少儒生,李盱江有一学生名为曾巩曾子固,亦卷入此骂战亲赴建阳辩经。介甫是曾子固的好友,就此不知如何识了章望之。两人一并师孟,当然有许多话说,从此结交。”

    李学正道:“章望之与此番知贡举的欧阳公相善,其表字表民就是欧阳公所取,王知州与章望之相互为友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陈升之道:“不过当介甫能越过老夫向章望之亲自相询,我即他对此诗动了心。”

    李学正道:“果真不出陈公所料,王知州既是治孟的大家,见了此诗必是见猎心喜。”

    陈升之叹道:“见猎心喜是如此,但如今你要老夫如何答呢?”

    “这,”李学正一时也不知如何说,“下官办事不周。”

    又说了几句话,李学正即行告退,陈升之左思右想,方才陈升之虽没说,但他却懂得如何去做,大不了用一些手段。他料想自己一个州学学正,用些手段让一个县学学生开口当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此事还不用自己出马,只需书信给身在浦城的助教即可。

    正当走到门口,但见他下人一脸焦急地站在那与他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李学正闻之色变,当即又重新返回陈府通报求见陈升之。

    李学正得允亲至堂上,但见陈升之正在读史。

    他头也不抬问道:“李学正为何去而复返?”

    李学正行了一礼,走到陈升之身前低声道:“陈公,那章家二郎君今科中进士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升之抬起头,放下书徐徐道,“我早听说过这章二郎君非池中之物,但仍未料到如此了得,年纪轻轻即中了进士。真迟了一步,就失之交臂。”

    李学正道:“陈公,下官方才揣测,此诗会不会是章二郎君所作?”

    陈升之看了李学正一眼道:“倒有那么几分。如此一切都说得通了。可惜,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若真是如此,我即将章二郎君引荐给王介甫,”陈升之寻又思道,“我此番入京当面询之即是。”

    李学正连忙道:“陈公放心,入京之前,下官定将此事查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之后陈升之摇了摇头,李学正有些狼狈地离开。

    此事确实令他被动,这三字诗本就是他献给陈升之的,结果此诗引起了关注,常州知州王安石向陈升之询问此诗作者,他仍不知道此诗何人所作。

    陈升之难堪,即是他的无能。他还求着陈升之在官场上照拂于他,可眼下陈升之入京在即,他若不办妥此事,以后就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若说章二郎没中进士前,他还有些手段令章越开口。先是将录至州学来,此子出身贫寒,定不会拒绝,只要他入了州学,以后还不是随他处置。

    但如今即便是入了州学又如何,对于章二郎这二十岁的进士,李学正投鼠忌器,这些手段都用不上。

    那要他如何是好?

    让他恳请章越说出真相来么?只好硬的不行,来软的了。

    此遭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现在李学正仰望苍天,默然无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