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饭钱

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饭钱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章越,郭林即将入学县学。

    前一日郭林即提着大包小包赶来了,章越本以为郭学究和师娘会来送一送什么的,但却完全没有。

    就这么任着郭林一人如此带着如此多行李来了。

    章实见了有些心疼道:“怎么拿这么多东西?衣裳被褥不够就到这来拿,三哥那还有些衣裳,我与你道就拿这当自己家一般。你看看都过了冬了,还拿冬衣来。”

    章越这边笑道:“师兄,你和我客气啥。”

    郭林笑道:“多谢大郎君,师弟,其实在此住了许多日,实在打搅了。”

    章实笑道:“你这孩子就是规矩太多,这点倒是学学三郎。”

    郭林点点头道:“师弟性子大方,我见得世面少。”

    章实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于氏给郭林烧了热汤,郭林当下下洗澡。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腌菜罐,他不会拿此当饭吧!”章实不由道。

    章越点点头道:“县学只有一百个老生给米粮,其者皆不给。还有笔墨纸砚也要自备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吃食怎办?”章实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有馔堂么?我听说馔堂的饭分一二三三等,一等有些菜蔬,还会给肉菜,但一顿要二十钱,二等也给菜蔬,但不给肉菜,一顿十钱,至于三等只有蒸茄子和粟饭,不给菜,一顿三钱。”

    章实闻言默然片刻道:“你师兄整日吃腌菜和茄子这些也不成啊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没用的,师兄说了他最敬佩范相公。范相公当年也是家贫,每日煮粥分成数分,早晚各食一顿。同窗给他些好饭食,他却不肯。范相公说吃惯了这些,白粥就入不了肚了。”

    章实犹豫一阵道:“本也给你备了些钱,让你去吃一等的,但如今你师兄也这般,如何使得?”

    章越忙道:“兄长,你不会如此吧!这些日子……家里钱还剩多少?”

    章实道:“前些日子是收了不少贺钱,自打众人知道你二哥退回圣旨,不授进士起,就没人再送了……”

    章越闻言心道,太娘的这也太势利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说,二哥这殿试不如侄儿,就拒绝了这一次接旨,这不是让官家失了颜面么?

    如此一辈子的仕途就毁了,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二哥这一次弃考,下一次再考又要从解试从头开始,如此希望渺茫。

    但对于章越如释重负的是,他们终于不用关注二哥是否来信这事了。随他吧!

    章实叹道:“幸亏都是多年的朋友,也没叫咱们退东西。但如今三百贯放在食店那怕是不够,用钱地方尚多,少不得又得紧衣缩食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忍不住道:“哥哥,这些日子知道二哥中进士,你花钱大手大脚也罢了,但这个回礼那个回礼的也实不必,如今家里都没攒下些钱财来,你看看你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知一句话‘常将有日思无日,莫当无日思有时么’?”

    见章越身为弟弟居然敢数落身为哥哥自己,章实也有了脾气道:“三哥,你这是说我当哥哥不善当家么?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明白的事么?”

    “三哥,好!”

    被章越这么一说,章实气呼呼地走下楼。

    “哥哥,记得带门。”

    章实下楼梯走了一半,闻言又气呼呼地上楼将房门关好。

    章越躺在床上没过多久,就听门外章实道:“三哥你莫担心,等食铺有进项了,咱家日子就好过了。如今先委屈你一二,一等的饭食咱们暂且不吃,改作二等吧!”

    章越没好气地道:“哥哥,我要睡了,不与你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三哥早些睡。”

    楼梯又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片刻后章实又上楼来道:“三哥,明日我送你们去县学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我和师兄自己能走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片刻,章实又问道:“三哥你肚子饿不饿,我下碗面给你和师兄吃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我睡了。”

    章实叉着腰在楼下感叹了会,然后扳起指头数起:“二等饭十钱一顿,一日两顿即是二十钱,一月除去朔望,则是五百八十钱。”

    “若改作一等饭则需一贯一百六十钱,真是开销不起。”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章越和郭林起床梳洗。

    章实将章越拉至一旁塞了一贯钱到他包裹里道:“我每月给你一吊钱。早晚之间肚子饿了,就去买些点心,平日缺什么东西不用等到朔望日也可到家里来问我买。”

    章越这才神色舒缓了些。

    点心这词就是出自宋朝。宋朝把胃叫作心骨咀儿,点心就是安慰下心骨咀儿的意思。一般宋人是早晚两顿,故而点心常指,中午时候咱肚子饿吃点东西哄哄他。

    似章越如此家境殷实的市井之家,其实早就一日三餐了,二哥逃婚后,家境没落了才改作两餐。

    至于大部分人,尤其连殷实的地主之家,为了勤俭还是两餐。甚至大宋的天子,堂堂官家,御厨里也没有午膳这一说法,只有点心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单以求学而论,一月一贯钱还是够用的,远比当初在乌溪时好多了。

    章越问道:“嫂嫂溪儿够用么?”

    章实笑道:“那是自然,只是眼下稍紧些,等咱们家食店开张了就宽裕了,你想吃什么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章越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日去县学,章越郭林没让章实送,二人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章实不放心地将二人送到了桥边一路叮嘱道:“三哥以后好生照看你师兄,多帮着他提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没错,郭林大包小包的,一路上确实累章越提他扛了不少。

    二人到了县学,就先被人指引去馔堂缴纳饭钱。

    县学相当于公立学校,不用束脩钱,故而饭钱就是读县学的最大开支了。

    说是五百八十钱,其实是足百,实际上给四百四十七钱就好了。但章实给章越的一吊却是实打实的一千钱,这还剩下不少。

    “二等饭,章越,”对方抬头看了章越一眼笑道,“你就是此番县学录试的经生第一名?”

    章越笑道:“正是,让职事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全通啊!了不得!”

    章越很高兴,还以为对方是因为自己二哥才认识自己,没料到是因县学录试经生第一名的缘故。

    到了郭林时,对方则道:“三等饭,郭林!”

    对方将三等饭三个字念得有些重,然后抬起头将郭林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郭林顿感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章越不动声色地道:“职事,这位是我郭师兄,我读书能有今日大多都是他教的。”

    职事闻言恍然道:“了不得,更了不得!”

    ps:本书宋朝吃食方面的知识,不少摘至李开周先生的《食在宋朝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