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饭堂

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饭堂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虽说你是录试第一,但县学也是藏龙卧虎。将来走出县学到了州里更是如此,都说一山还有一山高,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。好好学,不可懈怠,来日东华唱名可期!”职事对章越勉励道。

    章越点点头,没错,这就是东华唱名可期,他日见之不晚。

    “多谢职事。”章越衷心道。

    章越一面走着,一面因孙助教,职事对他的赏识而暗爽。

    这时章越与郭林一路走向斋舍。斋舍在县学最高处,大概就是皇华山山腰的位置的。

    走近斋舍,但见四面都是参天大树所围绕,独一条山道蜿蜒至山下的学宫,而斋舍则一排排自下而上建于山腰之间。

    章越仰头望了好一阵心道,真是一个幽静读书的好去处,可惜没有妹子!

    职事带他们行至斋舍时,但见已有两名学子正在整理被褥。

    二人听得脚步声都是同时停下手中事。

    职事道:“你们四人都是这一科新录的经生!以后一并住此斋舍,彼此见礼吧!”

    四人相互作礼。

    “在下钱奇明见过两位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吴让见过两位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郭林见过两位。”

    轮到章越时他笑了笑道:“在下章越见过两位。”

    钱奇明,吴让二人都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一人心道,这就是本次县学录试第一之人?

    另一人则心道,就是此人的兄长考中了进士,又辞掉进士?

    几人见礼后,职事道:“你们二人的斋用钱都缴了?”

    钱奇明称是。

    但吴让却道:“学生从家里钱带得不够,还请职事宽容则个。”

    职事闻言皱眉道:“最迟不能过此月。”

    拖欠学费之事,对这些学校行政人员自是件不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“多谢职事。”但见吴让长长一揖,其礼甚恭。

    职事又道:“县学里一切听鼓声行事,何时起床,吃饭,功课都要听好,切莫错过鼓声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,职事即走了。

    章越心想,既是经生,又是通过录试取的,肯定大家都是一样没什么背景的。有背景的都去进士科或根本不通过考试。既是同一阶层的,那么同舍关系也是可处得来。

    既是通了姓名,下面众人序齿。

    儒家最重长幼之序,连名字都用‘伯仲叔季’来区别,就怕别人叫乱了。

    章越竟不是年纪最小,这钱奇明竟比他小一个月如此。郭林第二,至于吴让最长,今年已有十七岁。

    章越坐下后打量斋舍,四张矮榻,两架衣柜,靠墙有个三足面盆架。

    章越将毛巾挂在面盆架的搭脑上,看来是四人共同一个面盆了,面盆架上还有个胰子盒,目前当然是空。

    章越随身之物最少,已整理妥当,然后看门后有扫帚即动手扫起了门前门后都扫起来。这时候学堂还在上课,斋舍显得很安静。

    章越将门前打扫了一番,走斋舍时,吴让道:“章贤弟是本次县学录试第一么?”

    章越心底很高兴,面上却道:“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一旁钱奇明道:“章兄好生厉害,不知你是如何考得经生第一的。”

    章越不假思索地道:“无他,唯有一个勤字而已。”

    郭林闻言背心一耸,欲言又止了一番,继续整理包裹。

    吴让满是佩服道:“贤弟如此年轻,实是了得,定是下了不少功夫。”

    钱奇明道:“韩昌黎说了,书山有路勤为径。以后还请章兄多鞭策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章越忙道:“不敢当。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章越看了一眼郭林的神色连忙道:“其实我还不甚用功,以后还请诸位以后也督促我。”

    二人都以为章越谦虚各道。

    “一寸光阴一寸金,共勉!”

    吴让则正色道:“我经生科无他功夫,唯有死记硬背也!”

    收拾了差不多,众人各拿饭食吃了,然后各自从书箱里拿出书在塌上读了。

    章越方才刚吹了牛皮,也不好意思偷懒读了一会。等到二通鼓,章越实在忍不住了即上塌去睡。

    吴让,钱奇明以为章越今日整理了一日是累了,也没太在意。

    次日鼓响,众人收拾后都穿着襴衫前往学堂,入学自有一番手续,先拜了圣人,然后由经士斋斋长于众人宣读学规。

    第一等是开革,当众宣读罪状,然后斥退出县学。

    第二等是下讼斋,也就是关禁闭。

    第三等是迁斋,换寝室。

    第四等是前廊关暇,也就是禁足,连前门也不许出入。

    第五等关暇,也就是禁止出入县学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斋长又对众人道:“平日是由我和学录监督,但可报给学官则不报给学官。咱们私下立个规矩,每月犯多少次错,月底一录算总账罚钱,然后买了吃食,给未犯过错的同窗开开荤,当然要公事公办,让我禀给学官也成,你们自己选!”

    章越在内十名经生一听立即道:“一切听斋长吩咐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去吃饭吧!饭吃完即是早课,今日是学正亲授,穿戴整齐了不可怠慢。平日犯在我手上还好,不过罚钱罢了。若犯在学正手上,不仅要按上面五等规矩来办,还要吃夏楚的。”

    礼记里学记记载,夏、楚二物,收其威也。

    夏楚是什么?夏,槄也;楚,荆也。二者所以扑挞犯礼者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教鞭,用来打不听话的学生。

    四人边走边说走向馔堂,然后鼓声响起,不由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到了馔堂后,众人望去,呵,好一条长龙。

    但见众人排着长龙领着饭食。膳夫早就将一等饭,二等饭,三等饭等等打在饭盒里,众人依序就去拿就是。

    章越他们各自出示饭牌。

    章越,钱奇明,吴让都是二等饭,唯独郭林是三等饭。

    众人走到一旁空着的杉木桌坐下。

    章越但见郭林果真是蒸茄子和粟米饭,他们吃的二等饭,也不如何,只有几样萝卜青菜如此蔬果及大米饭。

    正巧旁边则是几位学生,他们桌上是丰富多了,具是一等饭,仅是几个大肉包子,已让他们一桌垂涎欲滴了。

    不怕自己吃什么,就怕有对比有反差。

    钱奇明,吴让笑容都有些苦,而郭林默默地将自己的腌菜罐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章越笑道:“大家快吃啊,咱们这是食二三等饭,作一二品官。”

    一旁几个吃一等饭的闻声都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ps:此诗乃达人书友牛魔王所作!大家双击点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