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书楼

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书楼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吴府。

    “主母,饶了我们吧!”

    当十七娘走到前厅,但见一名使女跪在一名二十余岁的妇人面前哭泣。

    那妇人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十七娘见此正要退下,却听妇人道:“十七,你来!”

    十七娘听了依言走到妇人面前道:“长嫂唤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十七,你评评理当如何处罚这使女。”

    “长嫂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范氏垂泪道:“以往你哥哥在书房用功最多不过半个时辰即回房安歇,但昨晚却两个时辰不回。我还道他长进了,随便一问哪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非你哥哥言语里有破绽,我还不知她居然趁你哥哥在书房用功之际,勾引他作那没脸的事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看去但见那婢女脸上虽被掌掴过,但仍有七八分标致。

    “求主母饶命,求主母开恩啊!不要将奴婢打死,给一条生路,来生来世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道:“长嫂,若打死了此婢,哥哥难怪会在心底责怪,外人也会说我们刻薄。”

    范氏点头道:“十七妹说的是,鞭二十,再给我赶出府去。”

    奴婢闻言如蒙大赦,磕头道:“谢大娘子,谢十七娘子。”

    这奴婢走后。

    十七娘握着范氏的手道:“长嫂心善,我记得二嫂家中也出这样的事,结果将那婢女打了半死,再赶出府去。”

    范氏道:“二嫂出身临川王家,他爹爹是出了名不讲情面,她的性子中自有三分似他爹爹。更何况他爹爹与咱们爹爹还是契友至交,有底气如此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道:“说来还是两位哥哥自己不好,否则嫂嫂们又何必拿使女来立家法。”

    范氏道:“我与你二嫂不过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罢了,若逼得急了,婆婆那边说我不能容人,小气善妒,或你哥哥养了外室,那就难堪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七,我与你道,你心眼实,眼底又容不得一点沙子,这性子到了厉害的婆家那怕是要吃亏的。你看二姐与你一般,也是容貌出众,自幼饱读诗书,未出阁时那性子多少厉害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道:“我哪里能和二姐姐比啊!无论哪样都逊之一筹,我在家只徒个安生罢了。”

    范氏笑道:“你在我这就不用自谦守挫了吧。你二姐如今嫁至东莱吕家一年多,她那婆婆也是出身名门大族,没料到却如此刁钻。二姐白日强颜欢笑,却写信诉苦几回,之前在京里我看着婆婆捧着二姐的信边读边哭呢。你二姐出身嫡女尚且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十七娘道:“长嫂的好意我也明白,官宦门第之家外头看来花团锦簇,但也有他的不好,可寒素出身的进士子弟也多有放荡负义之徒。这还是得看人吧!”

    二人把臂闲聊,这时正见吴安诗大步行来。

    十七娘见了问道:“哥哥这身打扮,又要出游?”

    吴安诗笑道:“家里来了客人,要往书楼还书,十七妹你也多陪陪嫂嫂,到处散散心。是了,过几日章家娘子要来了我们家了,娘子招待一番。”

    范氏没好气地道:“哪个章家娘子?”

    吴安诗道:“他是本县杨氏,他的夫君原来在苏州做官,如今方升了兵部职方郎中,他杨家与二伯家乃姻亲,但与我们并非如何亲近,这一次上门也是过年回家省亲,顺路过来拜个门,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范氏道:“又是杨氏,又是章家的,谁知道?”

    十七娘目光一凝道:“莫非她的儿子就是今科弃榜的章惇。”

    吴安诗笑道:“正是,正是。十七妹果真聪明,那章惇当初在县学时,与我可是莫逆之交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想了想又问道:“那么还书的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吴安诗道:“说来也巧了,是章惇的亲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亲弟弟?”范氏道,“这期间有什么名堂。”

    吴安诗道:“娘子你不懂了,章惇虽也是本县章家,但却是旁支,为了考进士改了官籍,这章三郎是他未改籍前的弟弟。不知为何改籍后,至今也未相认。”

    范氏道:“官人,你要借书还书可以,但别什么人都往家里引。”

    吴安诗目光一凛道:“怎么?这章三郎虽是寒门出身,但才学了得,此番县学公试经生第一,欲推荐至国子监,若有机缘我还想收拢他至爹爹门下呢。”

    范氏道:“我道的不是他,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十七娘道:“嫂嫂,别说了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吴安诗懵然道:“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说完吴安诗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十七娘道:“我就知道哥哥不会过问那使女一句。”

    范氏对十七娘道:“不过问更好,怎地不告诉哥哥,那县学的何七自上次在书楼碰见你后,总是隔三差五以借书还书之名来书楼转悠,分明是不好安心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道:“你若告诉哥哥,以他性子岂非坏了人前程,以后若何七在此,我就不去书楼即是。”

    范氏道:“这如何行,这等人不将心思放在功名上,还想打我吴家女子的主意,妄图攀龙附凤,一朝飞黄腾达,想得倒美。若不让你哥哥打断他的腿,怎熄了他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范氏随即脑补道:“你如此维护他,不会……我方才虽让你寻个寒门出身的子弟,但至少也需进士出身方可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没料到,吴大郎君亲至,实在是受宠若惊。”

    书楼外,章越从布包裹的三本书,郑重再三地交给吴安诗道:“大郎君,我已依诺还书,还请你查验。”

    吴安诗朗声大笑道:“我还信不过三郎么?”

    说着吴安诗将书交给了一旁的书楼管事。

    吴安诗道:“听闻你要去国子监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这八字没有一撇的事,大郎君就莫要嘲笑我了。”

    吴安诗哈哈一笑道:“我知道,你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若有了好消息,切莫忘了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吴大郎君看重,如此我也不客气了,有一事相求。”章越道。

    吴安诗哦地一声道:“三郎你我相交一场,有什么事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章越笑道:“那我先谢过吴大郎君了,我明春要去建阳交三篇史策给李学正过目。但史策之事必须熟读史籍,此并非我之所长,故想在大郎君书楼暂住两日,允我摘抄些史料。”

    “我道是什么事……”吴安诗正待一口答允,忽想起了方才范氏对己说得话,没来由的心底一凛,脸上略有所思。

    章越见吴安诗犹豫的表情,立即道:“是章某冒昧了,还请大郎君恕我打扰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妨事,三郎尽管来就是。”吴安诗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多谢大郎君。”

    章越见吴安诗态度如常,没有多想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吴安诗目送章越的背影对一旁管事言道:“这章三郎上次是几日来书楼借书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上月二十七。”

    吴安诗道:“当时书楼有别人么?”

    管事犹豫了下道:“有章家六娘子与十七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管事道:“当时此子在书楼下,她们在书楼上,并未见面,只是隔着楼说了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吴安诗释然道:“那还好。不过此子过些日子来书楼抄书,你可得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管事道:“大郎君,这章三郎我看得是规矩人,绝非……”

    吴安诗笑道:“我几时说他不规矩了,不过是叫你多留着点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吴安诗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后日。

    章越携着书袋来到书楼,见了管事行礼道:“见过管事,我方才去通禀,却得知大郎君已是出门去了,他让我来此抄书即是。”

    管事见章越有些冷淡道:“既是抄书,你可知规矩?”

    章越吃了个软钉子道:“还请管事指教。”

    管事道:“好教小郎君知道,只许借抄三个时辰的书。另有言在先,不得全帙携取,取一本还一本。最重要是只许在桌中抄录,吴家之书未经允许盖不借出!”

    章越大怒,什么盖不借出,这不明白着怀疑我会偷书么?

    章越忍着气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管事点了点头,当即允章越上楼,同时示意他将书袋放下。

    章越当即走上书楼。

    书楼前后有十几个书架,上面都盛满了书籍。

    一走进此地,章越即嗅至满满的书香,说白了这就是芸香,可以防蛀防潮。所谓芸香辟蠹自有读书人的诗意在其中。

    书楼正上方上写着一副字‘清俸买来手自校,子孙读之知圣道,鬻及借人为不孝’。

    这是唐朝宰相杜暹写给子孙之言。

    书楼主人写这幅字挂在这里,也是公然表示小器的意思。

    章越心道,吴大郎君借书给己,也算违背这句话,肚子里有些气,也可省得。

    章越当即动手找史籍,当即找到了数卷,但想到管事方才的话,只是携了一卷下楼。

    章越来至楼下,找了桌案于是动手磨墨抄书。

    这才坐了片刻,但见又是一人推门而去。

    章越见来人倒也是相识的,起身道:“何七郎,你怎地也到此?”

    对方正是县学进士斋的何七。他笑道:“章三郎,不也是在此么?我向吴大郎君求得抄书而来,你也是么?”

    章越笑道:“恰巧了,正好与何兄一起。”

    章越见管事见何七更是没好脸色道:“何七郎君,你怎地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何七好脾气地道:“课业繁忙,也是迫不得已,还请管事见谅啊!”

    “正好了,你们俩一处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