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建阳(感谢~~爱啊!~~双盟,)

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建阳(感谢~~爱啊!~~双盟,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过了年,于氏给章实,章越,章丘各准备了一身新衣裳。

    章越是一件新褙子,这个褙子两侧腋下不缝合,正好可以罩在襴衫外穿着。

    以往这褙子是身份低下的人穿的,可到了宋朝但凡有些身份的男女,衣裳外都罩着件褙子,如今章越也有了一件。咱总算也是有身份的人了。

    话说这褙子前面对襟,不用带子和纽扣系住,被称为‘不制衿’。

    北宋灭于金后,褙子就背锅了,不制衿就是不治金。

    章实看着章越穿着褙子的样子,不由满意地道:“三哥如今更有几分官人的模样了。娘子你挑得这身褙子真是好看,到了面见州学学正,他定觉得三哥是一表人材。”

    于氏听丈夫夸奖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章实又道:“你此去建阳落脚的地方找好了么?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已是找了一处,我经生斋的斋长与建阳一位书商多有往来,这一趟去建阳,咱们正好住他那。”

    章实道:“这怎么好,贸然打扰他人,我岳父正好住建阳。三哥去了建阳顺路去看看,在那歇歇脚。”

    章越看了于氏一眼,但见她不接话道:“哥哥不必了,我此去建阳行程匆忙,专程去考亭拜访一趟,怕是太过耽搁,容我日后再上嫂嫂家拜访就是。”

    于氏没说话。

    章实则道:“又不是要你去考亭,娘子,老泰山在城里不是有座三进的宅子么?平日也没什么人住,只是奴仆打理,正好三哥去了匀给他住一宿。”

    于氏正欲出言,章越已是道:“嫂嫂,去州学找学正的事,我自己能办。”

    嫂子点点头道:“三郎我去给收拾行李。”

    说完嫂嫂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章越对章实低声道:“哥哥,咱家已是劳烦嫂嫂一家太多了,不敢再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白费了我一番心思。”章实有些气恼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章实道:“我岳父在建阳交游广阔,你在去见州学学正前,先到他府上见一面,难道他不会托人帮衬你一二么?只要有得力的人给你说句话,不说是去南京国子监了,甚至汴京也大可去得。”

    “且不说麻烦不麻烦的话,咱们章家发迹了,难道将来不会顺手帮着他于家么?我岳父是精细之人,定会帮你这个忙的。你嫂嫂也是的,这会要她说话却不开口了,你还帮得溪儿入了族学呢。这女子就容易忘恩记仇,你将来找浑家要看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心想如果这个忙能帮,于氏早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章越道:“哥哥,嫂嫂是好嫂嫂,你千万不要怪她。不然凉了她的心!”

    “这我省得。”

    章越正要回北屋歇息,却见于氏开门从南屋出来。

    “嫂嫂!”

    于氏点点头道:“三哥,有些话方才你哥哥在,我不好说,如今我与你透个底。我父亲与哥哥对实郎有早不满之意了,若非看着溪儿这面上维持着,怕是早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瞒你,自你哥哥当这家来,出手阔绰,又要供你们兄弟和溪儿读书,我一直拿嫁妆钱来补贴家里。上一番你二哥逃婚,赵押司搬空了咱们家,我剩下了嫁妆也一并被卷走了。我是好说歹说从向爹爹哥哥借了八十贯钱来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这八十贯钱还未还,我又如何向爹爹哥哥开这个口呢?我在娘家也是要颜面的。”

    章越心想,哥哥拿嫁妆钱贴补家用,这说出去也实在太丢人了,难怪岳父和大舅哥有意见。而且这些开销又有很多花在了自己和二哥身上。

    如今自己去建阳再找人家不是去找骂吗?

    章越道:“嫂嫂,以往是我不是,乱花家里钱的……”

    于氏道:“不是数落你以往的不是,你如今能读书上进,还筹了钱重开了铺子,我真不知多高兴。你哥哥是乱糟蹋钱,但对我和溪儿倒是好的,这半年多铺子赚得钱都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钱我未经你们哥儿俩同意,也不好将八十贯还给我爹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我是哥哥嫂嫂一手照料长大的,不说这八十贯,嫂嫂如何处置家里钱财,我都没有二话。”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章越即背了行李入了县学。

    章越与郭林一并将三篇史策交给胡学正过目。

    胡学正见了章越的文章笑道:“写得好,可圈可点,我本来不想替你参谋,是要你自己琢磨一番的意思,没料到写得这般好,说实话是不是请了伯益先生先看过了?”

    章越神色一僵道:“学正慧眼……”

    胡学正笑道:“伯益先生乃当世名儒,他来改你的文章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章越心底一松笑道:“多谢学正。”

    说完胡学正又看了郭林的文章道:“你的史策呢?也请你爹爹改过了?”

    郭林支支吾吾地道:“是,先生。”

    胡学正看了后道:“也算上佳。”

    当即胡学正道:“但三篇史策不过是过场,你们见了州学学正小心说话即是。听闻这一番州里要推举一名进士,一名诸科,一名经生去汴京国子监,两名进士,两名诸科,一名经生去南京国子监,你们二人都大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若是没有选上,州学学正多半会招揽你们留在州学,此事你们切不可答允。你们回到县里,县学会给你们免去五年斋用钱,过个几年廪粮也可领得。”

    章越,郭林二人一起称是。

    章越,郭林走出胡学正的斋舍,心情又是不一般。

    郭林道:“听闻州学就喜欢至各县学里抢人,难怪学正从原先免去三年斋用钱改至五年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你不感叹一番么?以往是人见人嫌,狗见狗嫌的穷措大,如今倒是成了你争我抢的了。”

    郭林笑着道:“我肯定不去州里啊,若去州里以后要回乌溪见一次爹娘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汴京,南京的国子监你都肯去,为何州学不去?”

    郭林叹道:“国子监毕竟贡举容易些,若是读个几年,一朝春试及第了,爹娘就可以不必这么大岁数仍再操劳了。但若真去了国子监,想到要离开爹娘好些年,我还是不舍得。”

    章越安慰道:“莫要如此,监生也可回来探亲的,只是咱们家离汴京,南京都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临出发至建阳的前一夜里,二人都翻来覆去想着心事,没有睡得太好。

    这样的心情既是对前路充满着期待憧憬,又有几分忐忑不安,以及对家乡家人的眷念,如此别样的情绪混在一处,倒是令人心潮起伏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这日,章越,郭林,何七辞别了胡学正一并前往建阳州学。

    三人先试沿溪而行,然后穿山而过,最后又至水边,跋涉了一日方才抵至建阳。

    建州三物,建本,建盏,建茶。

    其中建本就在建阳。

    章越,郭林,何七此番崇化里,自是有一番读书人崇圣的心情。而章越下榻之处也在崇化里书商家里。

    三人到了此处,但见书区比屋,皆鬻书籍,方圆之内有堂号的书肆竟有百余家。走到这里,处处可闻墨香,也随处可见峨冠博带的读书人。

    章越三人走进街角一间书肆,那家书商姓余,之前也与章越打过交道,当下款待三人坐下喝茶。

    章越一面感受这书肆外喧闹气氛,一面与余姓书商闲聊。

    这时候看着一旁垂帘一动,似后面有人窥视。

    余姓书商见此笑了笑道:“此必是我侄女,她自小没有爹娘,寄养在此。云若出来见见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郭林先是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余姓书商笑道:“咱们商贾之家的女子,没那么多规矩。”

    说着垂帘一掀,一名二八年华的女子走了出来。对方穿着襦裙,容貌有六七分的样子,不知为何看得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姿态,如此风致倒为她增色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三位都是浦城县里的秀才,至州里面见学正,如今下榻在咱们家中,你快来拜见。”

    对方盈盈行礼道:“奴家见过三位秀才。”

    章越,郭林二人都是起身行礼,何七则则动作有些迟缓。

    那女子这才抬头打量章越,郭林,何七三人。章越穿着一身新裳,人也是挺拔俊秀,郭林则是一身布袍,虽洗得干净,但不起眼处打着补丁,至于何七也是不凡,不过对方目光有些凌厉,倒令人不敢对视。

    余书商道:“我柜台有些要事,云若你先陪两位客人说说话。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说着余书商即大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章越,郭林与余云若一对视,都觉得甚为尴尬,何七则自顾着喝茶。

    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,这时余云若看向章越道:“章三郎君,你既行三,那么不知两位哥哥是作何营生的?”

    章越有几分拘禁,如实答道:“大哥在经营一间食铺,二哥在京里读书,久已不通音讯。”

    余云若问道:“为何不通音讯,二哥有什么难处么?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那倒是不知了。”

    余云若笑道:“汴京至浦城有千里之遥,书信一来一去往返哪有不出差池的。我想其中必是有什么情由,三郎君不必忧心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”

    章越苦笑,哪里是有什么差池,分明是人家不想寄么。

    不过章越仍是道:“多谢余家娘子的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ps:感谢~~爱啊!~~书友成为本书第八位盟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