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瀑布

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瀑布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离家前一夜,家中小宴。

    章实还请了衙门派给章越的两名厢兵,以后这一路上都靠他们照拂了。

    唐九不用多说,一坐下就喝酒。

    章越也算长了见识,啥叫从头到尾一直喝。

    宋朝文官犯事最重的是流放,走得远远的,比如苏轼被章惇流放至海南岛,这几乎就是文官最严重的处罚了。

    很有意思是,海南不是称儋州,苏轼字子瞻,故而有章惇纯粹恶心人的说法。

    类似的还有,苏辙字子由,被贬雷州,黄庭坚字鲁直,被贬宜州。这贬官贬的地方都用偏旁部首来,都出贬味道来了,这些听闻都是章惇的手笔。

    至于武官除了杀头,次一些的就是刺配。

    比如狄青狄太尉,年轻时候脸上即被刺字,不过他那时还没当官。

    另一名厢兵叫马常,行五,见了唐九恭恭敬敬地称了一声殿直。

    称呼殿直不一定就是殿直,这唐九是小使臣,也可能是三班奉职,甚至三班借职,但怎么说也算是正儿八经的武官了,但遭刺配后,可谓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。

    刺配的犯人被官府重新征召充作厢兵,这是很正常的事,如水浒传里的杨志杀了泼皮后,贬至大名府,就被梁中书任命为军官,还派他押送生辰纲进京。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马五已是放开了话匣子,高谈阔论。

    至于唐九喝了也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章实亲自把盏给二人敬酒,说了很多多多照顾的话,当夜喝了一晚上酒。章实见唐九喝了二三十几碗酒且脸色不变,稍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章越明白了哥哥的意思,若唐九真是喝酒误事之人,那么章实真不放心将弟弟托他上路了。同时喝酒也正好可看看唐,马二人的人品。

    唐九精明老练,马五忠厚老实,应该可以托付。

    当夜吃完酒二人各自回家中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次日,众人动身。

    章越先是与于氏辞行,于氏道:“叔叔好生去考,勿以家中为念。”

    章越拜别道:“以后全仰仗嫂嫂在操持家里。”

    于氏忙道:“叔叔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,章实与黄好义一并行了半日,抵至渔梁驿。

    渔梁驿正位于渔梁山,南浦溪正发源于此山。

    渔梁驿也是入闽第一驿,是江浦驿道的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出闽北上的官员士子,都须留驿住夜,养精蓄锐明早越岭过关,否则一日之内翻越不了仙霞岭,上不上下不下的可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驿舍住得都是出闽的官员士子,章越没有驿券,自不能居住,不过驿站左右皆是传舍逆旅。章越抵达渔梁驿时左近时,但见商贾云集。

    在岭下远远望去仙霞岭下云烟升起,过岭而去,更远的地方则是白茫茫一片与天际混作一色。听人说岭南这边尚好,但岭北下了好几场的雪,昨日没见一个从北过岭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这天候过岭还是比较艰难的,故而渔梁驿附近商贾们在此宁可多住一两日,等个好天气过岭。

    章越章实到此,就是看见这样热闹景象。渔梁驿的传舍逆旅外,到处都是驮驴骡子。商贾们带着北苑贡茶,建阳的版书,闽地海味等候在此,待天晴了即越岭而去。

    章越黄好义一问到处都住满了,没有空余的房间。店伙计向章越他们建议,若是没有带着货物,倒不如去万叶寺求宿一晚。

    众人商议了一番,即往万叶寺行去。

    寺下有一道清溪,走到近处溪水泊泊有声,溪边的大树树梢上覆着白霜。之所以名为万叶寺,听说是因寺旁遍栽枫树,秋时枫叶红了,万叶千红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溪故名为枫溪,林木之中一条石阶自下而上直抵深山。

    宋人有诗云形容此景,万石阶前万叶红,觞流曲曲乘溪枫。

    众人经过长长石阶,抵至寺前,但见寺前七株苍松,高大古奇,此刻但闻松涛阵阵,倒似替僧人出门迎客一般。

    章实与知客通禀说了难处,僧人匀了两间寮房给他们住宿。章越黄好义都是十分感谢,二人添了些香油钱。

    章越到了寮房下榻,这万叶寺的寮房有二十余间,并有男女之隔,众人也遵守规矩,静默不轻易说话,也不敢乱走。

    几人收拾行李,片刻有僧人奉上山茶。

    黄好义向僧人问道:“听闻万叶寺有一瀑布,有天下第三之称,不知可否见得?”

    僧人道:“那是自然,就在寺后几十步。眼下初春时节,水势尚小,夏日时瀑声隆隆,在寺内也是可闻。”

    章越黄好义不由憧憬这一幕,当即问道:“可否去观赏一二?”

    僧人笑道:“居士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愿同去否?”章越招呼道。

    章实则摆了摆手道:“三郎明日一大早还要过仙霞岭,莫要乱走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我去看看便回。”

    章越与黄好义一并前往寺后,没走几步,即远远见到一条银链遥挂峭壁,轰隆隆地水声传来。

    章越与黄好义皆道了一个好字,然后快步向前。

    走到几十丈除,但见瀑布的水花斜斜飘来打在脸上,只觉得点点冰凉凉的。

    空气清新得如同大雨过后一般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山前,果见一条瀑布,这时水珠飞溅打在脸上。

    黄好义皱眉道:“早知取伞和蓑衣来了,弄湿了衣裳受了风寒如何是好?还是折返回寺好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来也来了,如此折返令人笑话,四郎若顾忌,我自往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道:“也罢,我倒不是不敢,只是不愿湿了衣裳,石上湿滑,三郎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我省得。”

    章越取了竹杖在手向前,近处看这百丈瀑布,宛若珠帘,水帘之上从岩顶分下,似雪般浇打在岩壁潭石上。

    章越身处此间,但闻潭边风声水声,震山撼谷。

    章越本以为这等恶劣天气来看瀑布的,只有自己一人,但转头看去却见有一名戴着白色帷帽,着鹅黄色裳子的女子,亦在潭边持伞看景,更远些还有两名侍女。

    一名侍女见了章越忙道:“姑娘,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听有人来,放下帽檐上垂纱,朝自己打量而来。

    虽说有些突然,但章越向女子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这帷帽称作幂篱,原来是胡服,乃西域那边女子为了防风沙所戴的,但传入中原,到了唐宋却成为女子出门所戴,渐渐形成了时尚。

    清明上河图里不少女子出行即带着此帷帽。

    不过一般只有大户人家的女子才戴,而小户人家不是不想戴,而是买不起。

    “在下本是来看此瀑布,却不意姑娘在此,实是失礼了,告辞!”

    章越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章兄,为何总喜不打伞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章越大吃一惊,回过头来,听声音一辨恍然道,“是了,姑娘是吴府书楼……幸会,幸会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那日还未谢过姑娘借书,与我方便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笑道:“些许小事,不足挂齿,章兄住此万叶寺,可是明日过岭去?”

    婢女拿起一柄多余的伞递给章越,章越道:“确实如此,在下此去上京,前往太学赴试。”

    因为隔着瀑布,二人一言一语说得都很费力,章越不得不近前几步。

    耳旁皆是隆隆水声,那女子道:“章兄,既是有此机缘,当好好珍惜才是。此去京师千里迢迢,这山间春寒之下,淋坏了身子如何行路,一旦若耽误了考期,岂不是事大?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姑娘说得是,但欲赏此景,却不得不顾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看了一眼,远处一个士子笑道:“那是你同伴?”

    章越回头看了一眼笑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道:“为求书冒雪前来,尚称可嘉,为了观瀑布,则大可不必。”

    章越爽朗笑道:“姑娘说的是,我一时鲁莽了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歉然道:“章兄,是我不是,兄长常说我是天生爱数落人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章越听那女子柔声道歉,不由心底一动,忍不住想到,我又不是你的夫君,那么以你爱数落人的性子,将来头疼的那个人自不会轮到我。

    章越正色道:“姑娘能够忠言相告,足见关怀在下之意,何谈数落二字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闻言一笑。

    章越听女子笑声动听,不由暗道可惜,自己不能侧过身看这女子笑的样子,不过有垂纱遮着也看不清就是。

    章越定了定神道:“姑娘,我先告辞了,不然我同伴等得不耐烦了。这伞还给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章兄此番马到功成。这伞你持之离去,搁在道旁即可。”

    章越称谢一声持伞离去,走到黄好义旁,即将伞搁在道旁石上,回顾下但见那女子仍立在潭边,持伞仰望瀑布。

    黄好义一见即打探道:“章兄,这是哪家姑娘?与你相熟么?还将伞借给你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道左相逢,称不上认识,累四郎久候了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继续八卦道:“无妨,只是那女子与你道左相逢,怎会与你说这么多话?看那女子出行的行头,必是富家千金无疑。章兄,你看清她的容貌了没有?是不是与我们一道明日过岭去。”

    章越一听黄好义言语心想,是啊,吴家也要返京么?

    二人走到寮房,但见一行人正好迎面行来。

    章越不由道:“这不是吴大郎君么?”

    “三郎,果真是三郎!三郎明日可是要过仙霞岭上京?正好与我同道。”吴安诗笑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,”章越道,“在下那日县学辞行,未见大郎君言要上京之意,为何如此匆忙?”

    吴安诗闻言神色有些黯然,他这一番突然进京是因为他大伯吴育身子不适的原因,故而比预计的要提前进京。

    吴安诗面上却笑道:“早有此意,不过那日却未来得及与三郎说道。哈哈,此地相逢足见你我缘分极深,正好明日一起过岭,再乘船上京。听闻两浙地界不太平,这一番我带着几十个家丁护院同道,一般毛贼也是不怕。”

    章越大喜道:“如此多承吴大郎君照应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又将黄好义引荐给吴安诗道:“这位是州里推荐太学赴进士科的黄好义,正与我同道。”

    吴安诗眼睛一亮心道,正愁着无处结纳英才,如今又多了一个结交。

    “甚好,甚好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当然也听过吴安诗的名声,听闻他肯携自己上京,也是极为高兴,同时也怀了结识之意。

    章越回房将吴安诗愿与自己一同进京之事告知章实,章实听了顿时大为放心。

    次日,众人都是起了大早。

    章实给章越收拾行李,临行前反复交待路上要注意话,比如大钱要放好,小钱又放在什么地方,章越听得这些耳朵都长茧子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好了,同样的话,我……我已是听得你说了十几遍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忍不住语气重了些,但见章实看着自己愣了半响,最后说不出一句话来,然后又低头给章越收拾起行李。

    章越也猛地一阵后悔,自己怎就脾气大了呢?章实一声不吭地给章越扛着行李一路走出万叶寺。

    这时候天刚还未亮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一路走一路沉默,一直走到了仙霞岭前。

    章越从章实手里接过行李。

    “三哥,当日你问我有没翻过仙霞岭时,我即知你断然是要走,但没料到走得这般快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哥哥放心,我若入了太学会勤勉用功,早日将你和嫂子还有溪儿一并接到京里去,一家团聚。”

    章实道:“这话我还道你那日是随便说说的,那铺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咱们开到京里去,或者不开也没什么,最重要是咱们一家人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章实点点头道:“是啊,溪儿将来要读了书,也是要进京的,何况二哥他如今也身在京师。你说得是……我再想想吧!”

    “哥哥!”

    章实摇了摇头道:“多余话不说了,你不要挂念家里,但要多给家里稍信,不必说些什么,说说近况就好,若是课业繁忙,写几个字报个平安也成,你二哥就是功课太忙太紧之故,无暇于此。你切记不要学他,常写信回家。”

    章越红了眼眶道:“我知道了,有什么事了,我第一个写信告诉家里。哥哥保重!”

    “好,三哥也保重!”

    章越挥别章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