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说亲(感谢书友小抽的金爷双盟)

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说亲(感谢书友小抽的金爷双盟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吴家人数虽多,五艘船人数却是不一。

    家丁护院这些粗使之人自是坐了三艘,在一,二,四艘船上护卫着,每艘船上挤了近三四十人之多,还不算船工。

    至于吴安诗与吴家女眷则坐在第三艘船上,这里除了船工就是贴身的女使,老妈子。

    至于章越,黄好义与一名虞侯,一名都管坐在了尾艘。

    章越所承的客舟,有上下两层,上层是一个人字大桅杆,桅杆下面搭着好几个用草棚搭得矮船舱,这都是船工于下人住的,船上除了舵工,一律都叫船火儿。

    水浒传里的张横外号即是船火儿。

    章越来到甲板顶上逛了逛,但见有晾晒衣裳的,还有搭载行李的,以及压舱之物。

    至于甲板下方是真正的船舱,四壁施以窗户,如房屋之制,船舷两旁都是栏循,再用帘幕增饰,里面有桌椅床铺、茶水饮食,边坐船边可浏览沿河风光。

    原来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如此啊!

    章越见这一幕,不由感叹了一番,再看看其他江上客船,那简直是挤得除了坐的地方,几乎没有其他可下脚的。

    有点像坐绿皮车,硬座与硬卧的区别。

    当然吴大郎君的坐船肯定是软卧,还有客厅之类。

    通关前,津渡,关口派人巡查。

    宋朝津渡都有监渡官员。反正宋朝是赚钱机会全部卡死。

    宋朝只有官渡和买扑渡,也就是说任何渡口,除了官府运营的,就是要向官府扑买获得运营执照。

    同时禁绝一切私渡。

    但是这私渡与牛肉和酒一样,总是禁之不绝的。

    官府反正在要紧地方设卡,禁绝民间竞争外,对于一般的私渡也是睁一眼闭一眼。

    说来宋徽宗时期的政策,也一直都在玩这操作上。

    方腊起义,方腊提出的口号是因‘官吏侵渔’。

    宋江起义的原因是是朝廷宣布将八百里水泊‘公有’。百姓凡入湖捕鱼、采藕、割蒲,都要依船只大小课以重税。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入舱后,吴府的严虞侯与张都管已是烧好了茶,等候二人。

    几人见礼后坐下喝茶。

    严虞侯笑道:“两位年纪轻轻,即入京考太学生,一旦及第,那么金榜题名也是迟早的事。”

    章越笑了笑没说话。一旁黄好义已道:“虞侯哪里的话,我在县里,州里也不过是不值一文罢了,侥幸被取中也是旁人不愿去,这才便宜了我。即便不说能不能侥幸过了太学录试一关,即便是入了,太学里面也是藏龙卧虎,我这样鱼虾般的人物,又怎能出头呢?”

    章越心想很好,有黄好义这样的人在,自己一路上可以少了很多口舌。

    张都管笑道:“黄秀才真会说吧,似你这般岁数,将来日子还长着呢,怎好说自己是鱼虾般的人呢?两位还不曾婚配吧?”

    章越心道,自自己去太学赴试以来,怎么到处都有人问自己婚配,还真成了香馍馍了。

    黄好义继续道:“寻常人家怎么看得上我们这样的人。家中有严令‘不及第不成家’,故而我是想也不敢想,三郎你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章越连连点头应和道: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道:“咱们读书人三十几岁不曾婚配也是有的事,甚至四十几岁了也未成婚也不少呢。真不知如何会选读书这条路,哎,不能提不能提。”

    章越心想这也是,人家大儒邵雍四十五岁才成婚,还是邵雍学生看不下去了,将自己的亲妹妹许配给老师当媳妇。

    张都管笑了笑道:“说实话我与虞侯在京二十余年,也见过大户人家,在汴京家资十万贯之家可谓陈街铺路,至于家资百万贯的也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两位小郎君有意思了,凭你们太学生的身份,百万贯的说不来,但十万贯的亲事还是能说一个的。”

    章越闻言会心一笑,想起了王安石一首诗来‘却忆金明池上路,红裙争看绿衣郎。’

    章越心想,从榜下捉婿来说,这不就是光明正大的吃软饭么?

    但在宋朝这社会很普遍,嫁妆钱要高于彩礼钱,比如范仲淹的义庄女子出嫁给钱三十贯,男子娶妻才给钱二十贯。

    嫁女儿要远比娶妻难得多,常常是要贴补大量嫁妆的。

    所以很多读书人也有‘不高第不成亲’的说法,很显然之前的何七,黄好义都是如此,都是想将来及第后给自己找一门好亲事。

    这在当时不受诟病,反而是官府民间以及读书人中都十分嘉许的一种行为。

    故而考不中的读书人,三十几岁‘晚婚’的在当时可是真不少。

    对于章越来说,自家不算富裕,自家在浦城算是个家财几百贯的一等户,但到了汴京……

    汴京的房价可是整个大宋第一高,连寇准这样宰相都盖不起房,说白了普通人家随便一间破屋,都妥妥地碾压了章越的身家。

    至于黄好义看起来也与自己差不多,在小地方可是人人称羡,当到了大城市恐怕就要泯然于众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严虞侯和张都管来找二人说亲,是不是吴大郎君安排来拉拢他们的。

    下面但见严虞侯道:“两位若是不方便,我在这里可以与你们私下做主说个亲事,我有一个好友乃将虞侯,有一个爱女到了二十仍没有婚嫁,他乃武官出身,家里也小有家资,就寻一个太学生为女婿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是不是在京里按个家,当然我事先与你们说好,需考上太学生方可。”

    章越突然想起,除了榜下捉婿,还有榜前择婿比如王曾,富弼都是考前即被宰相李沆,晏殊选中,然后考中进士,王曾还是三元及第。

    当然榜前择婿风险太大,那只有宰相才玩得起的。

    那么就是榜前约定,榜后成婚,这在宋朝也很普遍的一等婚姻。

    当然毁约的也不少,如考上进士后,抛妻弃子的陈世美虽说是个段子,但毁约之人肯定不少。

    但是有陈世美,也有正直之人。如刘庭式进士及第前在老家许了婚姻,那女子因以病失明而且贫甚,知刘庭式中了进士不敢此事。

    有人劝他娶此人的妹妹好了,刘庭式笑曰:“吾心已许之矣,岂可负吾初心哉。”

    后来刘庭式丧了对方,数年此女病死,刘不肯复娶。

    苏轼问他曰:“哀生于爱,爱生于色。你到底爱她那一点呢?”

    刘庭式答道:“色衰爱弛,吾哀亦忘。若是以色娶妻,只要看上姿色好看的,都要娶回来家不成。”

    话说回来,赵押司当初看上自家二哥,也是榜前择婿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一旁张都管似看出二人的疑惑,连忙问道:“这位女子容貌如何?二十未嫁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貌平平,倾国倾城那等女子,就算娶回家,也是不好是不是?”严虞侯暧昧地笑道。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都是点头,没错,漂亮女人娶回家,会让咱们读书分心的。宋朝男人也很现实,婚姻嘛,还是容貌普通,而且能在钱财或仕途上提供帮助的女子最好。

    黄好义道:“正是如此,我娘说了好看的女子都是老虎精,会将人吃得骨头都不剩的。”

    章越瞠目结舌,你娘初衷还是好的,说到底还是怕你沉迷于床榻之事啊!

    这时候船已张帆摇撸,缓缓行进在河中央。

    人家明朝有《夜航船》之说,说得是晚上行船看不见景色无聊,众人聊天的谈资。

    但衢江的景色虽好,两个少年听到了这事都很敢兴趣,加之旅途寂于是一直聊个不断。

    在陆虞侯和张都管的鼓动之下,黄好义已是决定上门去拜访一下这位虞侯家的女子,章越则是犹豫了一下,既被黄好义抢了先,自己不好再说。

    换了上一世肯定是加个微信号,先看个朋友圈,然后聊一聊再说嘛。

    而这边张都管也给章越又介绍了一个女子,虽说好似不如陆虞侯介绍的女子。章越想了想也没不去,一来拉不下对方的面子,二来自己确实也想看看。

    一个人飘零在外,这样孤寂的感觉,不是谁都能顶得住的。

    上一世他漂在异乡时,已是尝过了这样滋味,要不然怎么刚毕业就着急着相亲,也是想早早认识一位宜家宜室的女子,早早成婚然后开开心心地当一辈子房奴嘛。

    如今再去汴京,章越也是害怕如此,如果能有这样一位女子早早成家也是不错,反正兄长之前有交待,他的婚事自己做主就好了,毕竟浦城汴京隔了这么远,他也不能替自己拿主意不是。

    万一哪天碰到一个榜下捉婿的,咱装作挣扎一下也就从了不是。

    如此一路谈天,读书,船从衢江进入了钱塘江,然后抵至了杭州。

    章越本想是在杭州停留个两三日的,没有修苏堤前的杭州西湖是如何样子,看看许仙,白娘子还未相会时的断桥是如何模样。

    故而吴大郎君一行似十分匆忙,直赶往汴京,没有在杭州停留则是直接换船去了汴京。

    这时杭州还没叫作临安,但章越从旁人口中得知杭州城人口已达二十万户,连苏州,越州也是不如杭州繁华。

    杭州仅官酒岁入二十万贯。

    换了船后继续北上。

    这一日章越在船舱里睡至半夜,忽被唐九叫醒。

    ps1:感谢书友小抽的金爷双盟,老书友了谢谢。

    ps2:再次感谢楠木盟的二十五万大赏。

    ps3:年节前事忙,更新迟了请见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