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馒头不错

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馒头不错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吃完太学馒头,下一步即是找住处了。

    依蔡确的建议,如今太学还有些空余的斋舍,随意给章越和黄好义找几个空床榻即是。

    但章越不敢如此麻烦,何况唐九在身边,黄好义也有个书童。

    于是蔡确即给二人在太学旁找了家客店,让二人暂且先行住下。

    在客店里,蔡确进去给二人讲好了价钱,直接是砍了一半。

    章越黄好义二人侯在门外。马五章越已是打发回家,临行时章越还给了他一吊钱在路上花销。马五是一个劲的感谢。

    不过付了客店钱后,章越上汴京带来的盘缠已用去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蔡确办好事出门与二人道:“这些日子金明池争标弄潮,京城必是热闹,不过你们二人不要贪这热闹,还是在店里温书,考上了太学,以后要看得功夫还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章越和黄好义都是称是。

    蔡确道:“到了客店里最好也不要出门,有什么酒菜直接端至房里就好了,也不要与三教九流的人闲扯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出客店还能省得,但连客房的门都不能出么?”

    蔡确道:“确实除非要倒便溺之物,吃食也在店里。”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蔡确斜眼看二人道:“你们不听我言?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不敢,只是我们一路行了几千里,并非无知之人,持正兄也不必将我们当三岁孩童吧。”

    蔡确摇头道:“不是三岁孩童,我与你说个事,就在前几个月,咱们太学有个吴姓太学生,家中多金银钱财,有车马出入不说,仅那契丹马鞍就价值不知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有日出游时他认识一个富商。富商待他很是器重,多带蔬果至太学慰问。有一日甚至请他至家中,请其妻与之同宴席。但吴姓太学生自己有妻室却仍被富商之妻的美色弄个五迷三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有一日其妻邀其这位吴姓太学生到家中,言这富商不在家。此人也是色迷心窍前往其家,结果被富商当场捉奸。吴姓太学生其父与岳家都是当朝高官,岂敢伸张,心虚之下,舍了几十万钱恳求遮掩。过了好些日子,此人方才得知富商妻室乃是妓女所扮,二人根本非真夫妻,富商得了财即远走汴京了,此人倒落得大病一场。”

    章越心道,这不是仙人跳么?原来我宋早就发扬光大了。

    黄好义则听得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蔡确想了想道:“你们涉世未深,而这汴京三教九流皆有,你们在太学试前安心读书,切莫生事来。需知道太学的名额就那么多,你们二人是州里推举上来的,把握本就比他人多个几分,但以往也有榜下之人故意使坏,些许恶名即可令人十年寒窗,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闻言都是一激灵。

    蔡确背手言道:“说起妓女,再与你们叮嘱几句。咱们太学贡院旁除了读书人外,最多的就是妓女了。切记莫要贪图姣好姿色,好玩一时。”

    章越失笑道:“持正兄过虑,我们二人身上有几个钱,哪敢好玩。”

    蔡确笑道:“那也是,但总不免心猿意马,若你们信我,就十日内都不出客房一步,不信我,就当我白说了。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蔡确大袖飘飘而去。

    章越目送蔡确离去,不由对黄好义道:“这位持正兄看起来似个好人啊!”

    黄好义一脸不可置信地道:“三郎,这是哪里话,持正兄当然是好人,否则我们与他不过萍水相逢,他又怎么会如此费心费力帮忙。”

    章越笑了笑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于是接下来章越,黄好义就共住了一间客房内读书,除了倒马桶外真是不出门一步。

    如此到了第六日了。

    黄好义心想,这几日客店里一直风平浪静,也无他事。蔡师兄是一片关心爱护之意,故而危言耸听些许也是可省得。

    我在客店房里连住六日有些气闷,心想到楼下吃酒,不出店门一步就是,也不算太违背蔡师兄的话。

    黄好义见章越又在‘昼寝’,心想三郎太过谨慎,必不会答允,不叫他就是,于是推开门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黄好义到了楼下找店家,要了一壶酒,一只肥鸡。

    当即坐在店内自斟自饮,大快朵颐,有时也与人攀谈几句。

    这时客店里有不少妓女出入,这些妓女不呼自来直往席前歌唱,临时以些小钱物赠之而去,这被称为‘打酒坐’。

    汴京城的妓女可谓无处不在,遍地皆是,比如客店酒肆茶坊之地,经常有这样妓女打酒坐。

    黄好义初时也没有太在意。这时候一名女子步行款款入内,直坐在了黄好义面前,捧起了龙阮琴瑟,一舒歌喉,唱了一曲柳词。

    才过笄年,初绾云鬟,便学歌舞。

    席上尊前,王孙随分相许。

    算等闲、酬一笑,便千金慵觑。

    常只恐、容易蕣华偷换,光阴虚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好义本想拿几个铜钱打发了就是,但听得歌声婉转动人,不由抬头看了一眼这女子,随即魂魄一颤。

    世间竟好这般好看的女子!

    一曲唱罢,那女子欠身道:“奴家命苦,唱曲为生,还请官人看着赏赐,哪怕滴水之恩,奴家亦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这时候,魂魄才回来了一半,他不知能得这样天仙般的人儿要唱一曲,需费多少钱。

    于是黄好义立即收刮钱袋,将身上所有银钱掏出摆在桌上,然后难为情地道:“不知这些够不够,不够我再去问朋友借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看了黄好义不由嫣然一笑,然后从桌子取了几十个铜钱道:“如此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那女子朝黄好义一拜,之后盈盈起身又到别桌献唱了。

    倒是黄好义魂不守舍地盯着那女子看。

    女子离去时,黄好义不由向他人打听这女子身份。

    这才得知这女子出身确实可怜,其父是烂赌鬼,吃酒后打骂其妻,逼其妻唱曲赚钱供她吃喝。其母年轻时即唱曲为生,后来年纪大了唱不动了,其女又接着唱,来供养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黄好义听了好是难过,既恨不得去暴揍对方父亲一顿,又替那女子可怜,胸中莫名涌动一等英雄情节,要将你救出苦海。

    三日后,黄好义一身疲惫地返回与章越的客房后。

    章越即道:“四郎,你这几日都去哪了,再过一日就要考试了,持正兄不是交待我们这几日就在客房么?这几日我看你回房倒头就睡,真是好生奇怪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颓然坐下道:“三郎,你真厉害,整整八天都不出房门一步。”

    章越心道,这算啥,放了大学那会,要给我部手机,能一个月不下床!

    章越道:“四郎,你到底怎么了?你这几日都是魂不守舍的样子!有什么事与我说一说吧!”

    黄好义闻言笑了笑,沉默了半响问道:“三郎,你能借我些钱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章越吃了一惊,上下打量黄好义:“你借钱作什么?”

    章越看着黄好义一脸疲倦无精打采的样子,不由拍腿道:“你不会是去……好歹也与我说一声啊!”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了?”黄好义惊问。

    章越:“???”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。”

    下面黄好义又不说了,章越问了几句,对方已是将脸朝向的墙壁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日。

    太学考试。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二人皆是收拾好笔墨纸砚,然后前往太学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走,章越看向黄好义一脸沉默的样子,于是道:“四郎,你这些日子有点不对,一会就要大考了,听闻勾管太学的官员会亲面你我,你如此样子,他怎会高兴?”

    黄好义闻言长叹一声道:“自古以来,情字虽伤人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黄好义道:“三郎好意,我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黄好义果真振作了些精神,章越看黄好义如此也稍稍放心。

    二人进了太学大门,然后抵至厅堂前。

    但见这里早已来了六七个人,一打听原来都是各州举至太学的人。这些人都是一州翘楚,当然都带着几分天之骄子的味道来。

    一旁数人正负手指点江山,章越不好打搅他们的雅兴,又转向另一旁的二人。

    章越上前打招呼,正听一人与同伴闲聊。

    但听此人有几分忧郁地道:“本来我不是来汴京的,毕竟离咱们蜀地太远了,在何处读书不一样呢?所以州学举荐我至太学时,我好是左右为难了一阵。我当时想,去汴京,则太远,不去汴京,这太学么也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也是以手扶额道:“我也一样,当时我也不愿去汴京,但亲戚,师长,同窗都是好一阵劝,我这才动了念头来汴京一趟,但想到到了汴京又要租房之事,你也知道汴京居大不易,我哪有这么钱财。后来听说太学给太学生吃住。我就想么,既能白吃白喝,我来也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二人都是一笑。

    章越听完二人言语,回头看了黄好义心想,这两个人功力可比你高深多了。

    黄好义闻言高深莫测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二人又看向章越,黄好义问道:“你们为何来太学的?”

    黄好义抢着上前道:“说来惭愧,听闻太学的馒头不错!故而就来试一试了,也不知成与不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