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大学之大义

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大学之大义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太学考试就在厅堂之内。

    一共十人,五名进士科,五名诸位经义科如此。

    章越拿到卷子一眼扫过去,但见出题范围很广,从九经皆有,包括论语,孝经两经。

    但是帖经,墨义上都没有偏题怪题,可知这一次考试不难。

    最后三道大义,其中最后一道,正是阐发《大学》一章。

    章越吃了一惊,不会如此巧合吧,自己方才提了‘正心诚意’四个字,作为读书人的‘明体’之学。

    而如今大义上却正好考了《大学》这一章。

    要知道诸科的大义就似汉朝的章句之学,明清的八股之学。

    到底什么是章句之学?比如说整本书,好似春秋经一经二十万字,都可以算是章句。

    让你阐发正本春秋经,到底圣人讲得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再下来,比如《礼记》的《大学》一章进行阐发,说出你的见解。

    再下来比如一句话是什么意思,好比大学第一句。

    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

    这句话进行阐发。

    前面这些都还算是比较正常,但到了明清八股文将章句之学,发挥到登峰造极。

    比如考‘子曰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子曰直译过来就是孔子说,其中哪有什么内涵与深意?考官说不行,就是有!

    好比老师问鲁迅先生说了晚安是什么意思?晚字点明了时间,令人联想到天色已黑,象征着当时社会的黑暗。安字代表了老百姓的麻木不仁。

    但这难不倒考生,有人用苏轼的话破题‘匹夫而为百世师,一言而为天下法’。

    匹夫而为百世师,对应得是‘子’,一言而为天下法,对应得是‘曰’。

    这答得很巧妙,但实际上并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考官考了一个‘o’,让你阐发经义,你说圣贤写这个到底有什么用意呢?

    ‘ o’是什么意思,古人虽没有标点符号,但每个段落间是用‘ o’来分隔。你让考生阐发这标点符号‘ o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题目,竟也有考生机智地答道‘圣贤立言之先,得天象也’。

    反正这样的题目,与内容没啥关系了,就是脑筋急转弯,抖机灵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阐发《大学》这一章,却正好难倒了章越。要是刚才在胡瑗与众考官面前没有大言不惭说了那一番话,那么这题目倒是好答,他有足够多的应试技巧来作这样的题目。

    但好巧不巧的,自己刚刚说过了。

    这样就犯了考场文章的大忌‘说真话’。

    章越不着急着回答,先把题目看一遍放在心底。这好比高考时考作文,老师都交待你拿到卷子先将作文题目看一眼,然后边答题边想。

    前面的帖经,墨义对于章越而言,简直一点不难,马上就答完了。至于最后三道大义,章越也是飞快地答完了两道。

    写到这里,章越发觉自己竟是诸科明经之中答得最快的。

    不过明经的题目与自己不同,他们不考大义,故而帖经墨义的内容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现在章越用了两个多时辰答完了其他,只剩下阐发《大学》这一章。

    怎么答?

    他终于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‘

    不如这题就不答,反正其他题目已是十拿九稳,但转念一想,不可如此,这样就给胡瑗他们一个伪诈的印象。

    这可使不得啊。

    章越盯着卷子,思绪在飞速的运转,突然他发觉以他目前的学识,要驾驭这样一篇文章,实在是力有未逮。

    也就是写‘真话’自己架构不出,这样宏伟的文章来。

    若写‘假话’也骗不了人。

    此刻章越脸涨得通红了,双目感觉已是红通通的,这是自己脑力使用到极处的体现。但是即便如此,笔下仍是只言片语都写不出来。

    章越感觉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而此刻一旁监考的太学讲师在窗外镀步,看见章越这副样子,也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进士科因诗词文赋写不出来,是常有的事,但是经生写大义怎地犯了难处?这不是随便编么?

    讲师摇了摇头,回到了讲室喝了茶又回来后噶觉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竟是在考场上睡着了?

    章越确实是累及,写文章就是这样,知识阅历积累的不够,你就是写不出。就好比高考考场上的作文,写一篇你自己的文章不难,但要写一篇媲美鲁迅的文章,那真的……

    强行拔高自己且负荷不住的结果,只能当堂晕过了(睡去)!

    所幸讲官还以为章越不过是打了个盹,若是知道章越是晕了过去,那也实在是太耻辱了。

    章越虽说晕过去了,但心底还是清醒的。就在考场上眯一会算了,反正也剩最后道题了。

    然章越不知不觉地进入睡梦中那片天地。

    在这里章越可以逗留六个时辰。

    章越心想,这不是意味着他又多了六个时辰来思考答最后一题?

    还有这个用处?

    但章越更怕自己直接睡了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他记得以往学生时代,经常作的一个噩梦就是梦见自己一觉醒来,人身在考场上结果时间不够了,一看卷子还有好多道题目还没答。

    如今就要成真了?

    章越心想反正也是答不出,与其空着最后一题,倒不如在这里想想法子。

    章越于是认真地想着这一道题目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自己上一世看过的资料书籍,一一浮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思绪一时在自己脑子里千变万化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玄妙的东西。

    好似雪爪鸿泥,又似浮光掠影,章越明白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在脑子深处,但一时之间却抓不住也摸不着。

    有时候看着要抓住了,但一打岔又飞走了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去了,丝毫无功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时辰过去,好似有些头绪。

    又一个时辰过去了,终于有了些灵感。

    但下一个时辰,灵感又没了。

    如此到了最后一个时辰,章越好似抓住了什么。

    轰了一声!

    当章越还没来得及好好把握,他已是醒了。

    当章越睡眼朦胧地睁开眼睛时,但见左右的人已是考得差不多了,桌子已空了好几张了,唯独剩下两三人也已是停笔。

    一看外头天居已是开始黑了。

    章越吃了一惊,我这是睡了多久?

    怕是有两个时辰吧!

    太学考试没有时间限制,但不给蜡烛,也就是说考到天黑为止。

    还好还有一些时间,就怕一睡睡到收卷。

    章越看向了最后一道题‘《大学》之章句’。

    此刻已是无暇多想了!

    当即章越要提笔写字时,却发现墨已是干了。章越重新倒入砚水磨墨,最后于纸上刷刷地写下了这样的文字。

    大学之书,古之大学所以教人之法也。盖自天降生民,则既莫不与之以仁义礼智之性矣……

    章越想了想将上一世后人的了解,以及自己读经所得,最后以朱熹《大学章句》为根底写了这篇文章。

    大学有三纲领,明德,亲民,至善。

    八条目,格物,致知,正心,诚意,修身,齐家,治国,平天下。

    也就是朱熹所称的‘三纲八目’。但与朱子不同,章越认为三纲目中新民尤高!

    后世《大学》为首的四书,取代九经成为儒家入门之书,大学又为四书之首,确实有他根本之处。

    读了大学再看其他儒家经义,都是其脉络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但大学还有另一个版本。

    南宋时章越另一个浦城同乡真德秀写了一本《大学衍义》,这本是帝王之学,是明清皇子的从小所必读。

    这与读书人读得《大学》又是另一个角度来诠释。

    如果说章越之前在胡瑗面前说‘正心诚意’是明体,如今这篇文章就是阐述如何明体了。

    若说被誉为‘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’的韩愈,第一次提出了四字书。

    那么韩愈之后就是我了,我辈读书人当为往圣继绝学!

    带着如此中二的念头,章越就在考场写了这篇《大学之大义》。

    少年人就是来作梦的!

    此刻章越目中似有火,熊熊燃烧,笔下如刀剑于纸上搏杀,开疆辟土!

    纸上的字迹越来越多!

    章越下笔写着,可是天也是渐渐暗了,终至再也不看清。

    “乞给烛!”

    “给什么烛?”窗外斥道。

    章越摇了摇头心知一点办法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正写到意犹未尽之时,此刻暗自于心底大呼‘天不假时予我’!

    “这难道就是时也命也?”

    章越道了一句,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起身收拾交卷。

    门口燃着数根庭燎,监考的太学讲师接了章越的卷子,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了句:“吾平生监考数千学生,你倒是第一个能在考场上梦周公的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章越没有其他想法,只是为未完成的文章可惜,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写出那样的文章来。章越长叹道:“是我学艺不精罢了。”

    那讲官本以为章越会狡辩什么,准备了一番疾言厉色的话,但见章越如此懊恼的表情,却不忍再责只道:“去吧!”

    章越向对方施礼,然后提着书箱离开了太学。

    那讲官看着章越的背影摇了摇头道:“如今后生真不知分寸,这样的人是如何被举至太学来的?”

    那讲官对着庭燎看了一眼章越的卷子,不由道:“但是字倒是写得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