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抽空见一见

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抽空见一见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金梁桥街的吴府有二,一为吴育的宰相宅,一则为吴充的府邸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本是住一起的,如今吴充迁为陕州知州,便也在京里买了房,就买在吴育府的一旁。建成之后二府也是连在一处,子弟可以自由走动。

    知道吴育身子不适,在京官员姻亲皆来探视,如吴育长女二女虽是早逝,但其大女婿尚书兵部员外郎判三司盐铁勾院的韩宗彦,名相韩亿之子,二女婿庞籍之子庞元英都是上门探视。

    三女婿则是太常博士任逸,其父则是太子少师任布,夫妇二人更是伺候在一旁。

    吴育有十个儿子,但多不住在京师,只有长子吴安度在京,由他接待宾客。吴安度没有官身镇不住场面,吴充府上的吴安诗,吴安持也帮着接待。

    至于吴安度之妻乃尚书左丞范雍之女,作为长媳接待过府的女眷。

    欧阳修与欧阳发及欧阳发之妻吴氏前来探视吴育。

    欧阳修被吴育留下说话,至于欧阳发知二人有要紧话,于是和吴氏先行一步离开院子。

    欧阳发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络绎不绝的高官大臣,也很是感慨一番对吴氏道:“爹爹来时曾说,吴参政十个儿子没有一人考中进士,实在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安度本是最出类拔萃的,怎料不得考官青眼,连番科考不中,看来他们都要等着荫官了。可惜本朝高官大臣一定要进士出身才行,看来以后吴参政家里都要仰仗老泰山了。”

    吴氏道:“我那两位兄弟怕也是不成器。不说这个了,我先回去看看妹妹,一会爹爹离府了,再派人来唤我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笑道:“娘子自去就是,一会我让爹爹先回去,我再来泰山府上寻你。”

    当即几名老妈子,女使跟着吴氏,出了角门直抵自己府上。

    在角门的老妈子是家里的老人见吴氏,激动地上来磕了头。

    吴氏抹了眼泪后,即步入府中。当初她还没出嫁时,吴充方才在这金梁桥街买下宅子,如今过了数年,来一次更生疏一次。

    行了半盏茶功夫,吴氏来到内宅,走到回廊见到迎面行来一位穿着杏黄色衫子的女子。她不由道:“十七娘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十七娘。

    姐妹相见自是述一番衷肠,二人牵着手在回廊坐下,十七娘问道:“姐夫怎么舍得你一人来此。”

    吴氏笑道:“大伯父还有许多话交待公公,故而我就来了。至于你姐夫也没什么肯与不肯的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笑道:“姐夫人真好,待你还如从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吴氏听妹妹说自己夫妻和睦,自是眼中含笑,神采飞扬,有那么些得意的意思。

    十七娘道:“咱们吴家两府的姐妹中,就属姐姐你夫妻和顺了,听闻大伯父的五娘也是,但还是不如姐姐。

    吴氏笑了笑问道:“十五娘呢?她如今不住府里么?”

    十七娘道:“如今家中正凑备着与文府上的婚事,爹爹说了当朝宰相家的规矩自不比一般大臣家里,处处都要体面。那边婆婆又是个严谨的人,故而大娘从宫里请了几个教习宫女来,要让十五姐学到一点错处都让人挑不出来。她这半个月在碧云轩学些规矩,连我回汴京至今也才见了她一面。”

    吴氏叹道:“真是苦了十五娘了,这天下哪有什么一点都不让人挑出错来的人儿。这宰相人家的婆婆姑嫂,哪个是好易与,这才刚开始罢了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抿嘴笑道:“姐姐倒似不看好十五娘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吴氏道:“我是刀子嘴豆腐心,你把我的话多给她提个醒,免得日后回娘家哭哭啼啼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家里几个姐妹属你和她最聪颖了,学什么都一学就会。如今十五娘要嫁,你自己也要打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你怎么不去与十五娘一起学着?”

    十七娘笑道:“我刚到汴京舟车劳顿,但我却是巴不得清闲自在些。”

    吴氏深深看了十七娘一眼心知,自家母亲虽说面上都是一碗水端平了,但到了这时候还是偏心了。

    她连岔开话题道:“如今大伯父身子不好,但盼十五娘的婚事别有什么波折才是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笑道:“别说这些不高兴的事了,去我房中坐坐。”

    吴氏笑道:“也好,真有个好玩器物带来与你。”

    吴氏到了十七娘的闺房,但见依旧简洁大方。她知道自己两个妹妹嫁至吕,夏两位宰相府邸,都带去了极多的陪嫁之物,陈列满屋,恨不得让婆家的人都看到。平日起居奢侈,席子是每三日一换,被褥旧了就扔,倒有些压着妯娌们的意思。

    倒是十七娘屋子却是简单,用的东西都是半新不旧,如此才是大家闺秀女儿家的气度。

    吴氏心想,十五娘十七娘平日关系不睦,皆因二人在吴府里一起长大,在一众姐妹中都属拔尖的。

    十五娘是嫡出,打小心气就高人一等,看了两个姐姐嫁入宰相家后,父母那等颜面有光的样子,从此也是一心一意想嫁入高官府上,什么都要学,什么都要与人比较。平日她与十七娘就有比较之心,故而二人姐妹感情倒是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吴氏取出一个印章道:“你看这如何?”

    十七娘拿起印章看道:“这是寿山石,倒是第一次见了有人拿来刻章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又看了阵道:“这不似工匠所刻,雕工有所欠缺,但这篆字的笔势倒是出来,是文人操刀自刻的吧。”

    吴氏笑道:“十七姐,你这样眼睛也太毒了,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道:“倒是此人好巧思,居然想出用质地甚软的寿山石来刻字,如此也不需巧匠即可自刻印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毕竟是石印,不如玉印金印来得端重,倒是这篆字实是太好,不计较刻工,可见书者的眼光和意境都在其中,倒是有些似曾相识……多谢姐姐送我这样的礼。”

    吴氏笑道:“你喜欢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心念一动,笑道:“倒是亲家公与姐夫都喜欢这样金石之物,不知他们为何肯割爱呢?还是府中还有许多这般印来?”

    吴氏笑道:“好啊,你倒是打起其他的主意来,府中当初一共送了五枚来。是一个闽地来姓章的读书人送的,他的先生正是当今篆书大家章伯益。”

    “你姐夫说他写得一手好篆书呢,至于这刻印乃他顺手为之,但已可见不凡了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他。”十七娘的目光中透出片刻迷离,寻又看了一眼手中印章。

    吴氏见十七娘脸色有异不由问道:“什么叫果真是他?”

    十七娘将印章捧在手中,然后道:“他这一番是从浦城进京考太学的,故而与哥哥同路的。此人见识不凡,兼有赤子之心的,我想与姐夫定是能相谈投机。”

    “你姐夫倒真与他一见如故,只是倒少有见你如此称赞人的。”吴氏仔细看十七娘的脸色。

    十七娘失笑道:“哪里,平日我也常说姐夫好啊!”

    吴氏笑了笑心想,十七如此说,是想将此子引荐给官人的意思么?

    吴氏道:“姐夫确实喜欢这印章,但我知道你更喜欢就讨来了,此事可别被十五娘知道。不然该说我偏心。”

    十七娘笑道:“好,但十五姐如今忙着出嫁的事,也没功夫与我置气了。对了,欧阳公是否作了一首诗?”

    “公公那么多诗,谁知道那首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首‘修已知道你,你还不知羞’!”

    看望过吴育后,欧阳修已与欧阳发回府。

    到了半夜,欧阳修将欧阳发叫到了书房来。

    欧阳修今年五十二岁,但却保养得很好,目光深邃,气度渊然。

    他见了欧阳发问道:“功课近来如何了?”

    欧阳发谨慎地答道:“孩儿一直都有用功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道:“我今日我去吴家深有感触,吴家一门一父四子五进士,然而到了孙儿这辈迄今无人及第,你可知为何么?”

    欧阳发道:“吴家的子弟孩儿平素也有交往,为人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道:“为人好,但读书一事上却少了几分劲。你可知如今韩,吕两家为何几十年来在朝堂上长胜不减,那是因人家世世代代出进士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才有人闲云,天下之士,不出于韩,即出于吕。人家的子弟,从不指着恩荫美官,如此易生骄纵享乐,不思进取之风。”

    “是,孩儿谨记父亲教诲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道:“你是长兄,当给几个弟弟作一个榜样!你若不愿读书,即回去颖川当寓公过活好了,别在汴京丢我的脸!”

    欧阳修说完这一番话后,寻又问道:“是了,章伯益,章望之的弟子安顿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孩儿给了他钱和银子,让他先住下来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道:“人家千里迢迢来至汴京,又带着礼物书信,你需仔细相待,万万不可有失礼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公事缠身,又兼吴参政病了,一时抽不开身。你替我好生招待着,等他日清闲了,再让他过府一趟就是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不由道:“爹爹,章三郎君是一个难得的人才,我看还是抽空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