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说亲

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说亲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看着欧阳修对己抚须大笑。

    章越也是一脸尴尬,自己预料不是这样的,怎地变成了说亲大会了。

    一旁欧阳发也是恭敬地答道:“三郎如此仪表,如今又兼为太学生,说亲应是不难。一会儿我回去给娘子说说,看看能否给三郎说一门好亲事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笑道:“当得,最要紧什么门第不门第次之,要是贤良淑德的女子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孩儿谨记爹爹教诲。”

    被欧阳修,欧阳发如此称赞,章越有几分窘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上一世被发了无数‘好人卡’,这一世倒是苦尽甘来了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改变,当然还是要感谢沾了亲二哥的光。

    时人是如何描述章惇的外貌的?

    魏泰曾言,‘骨气清粹,真神仙中人’,宋史记载‘豪俊,美姿容’。这样的相貌已不是路人甲的水平了,满满的赞誉之词都写进史书了。

    身为章惇的弟弟章越相貌自也有几分相似(为了满足读者们的带入感也是很不容易)。

    难怪连大佬欧阳修见了都要给自己说媒啊!

    章越不由自思,原来从屡战屡败的相亲达人到欧阳修这样的大佬亲自出山说媒,我只差了这一张脸啊,枉之前老是归咎于钞能力不够的份上。

    此刻他总算是略有所悟了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没想到能用这个方式被大佬赏识,这也算是不错的方式,再如何说‘脸’也是自身实力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章越不由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就心安理得地踏上相亲之路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章越不由对将来有些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章越道:“在下如今孑然一身来到汴京,虽与欧阳学士第一次见面,但学士就如同我家长辈,一切听学士吩咐,唯独就是实在是怕劳烦学士和伯和兄了,实在心底有愧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笑道:“三郎喝茶,否则茶冷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依言端起茶盏,就听欧阳修抚须道:“你说与老夫第一次见面,怕是劳烦老夫,但你不知道的是,老夫对你是一见如故,正所谓是‘修已知道你,你还不知修(羞)’啊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章越一口茶水差点喷出,虽说强自忍住,但不由仍是少许茶水滴在衣袖上。

    章越心道,欧阳学士你这绝对是故意的,看我出糗么?

    欧阳修已朗声大笑,欧阳发也是一副想笑而不敢笑,强自忍住的样子。

    章越忙道:“在下失礼,失礼……在下平日最是敬仰欧阳学士,故而不免杜撰了这故事,本不意拿出,当日实在是气不过,故而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修莞尔道:“无妨,你倒是好巧思。老夫读此段也是身临其境,感同身受,仿佛当真作了这三首诗般!哈哈,修已知道你,你还不知羞。”

    章越顿时老脸通红,不由在心底大骂,是哪个人如此多嘴的将这事传到了欧阳修耳里,然后被他拿来取笑自己。

    但这也是自己所知欧阳修。

    诙谐自然,正如写出《醉翁亭记》的欧阳修。

    然后欧阳修正色道:“好了谈笑话到此为止,是了,伯益,表民近来如何?”

    章越也是收敛起来,谨慎地道:“两位先生平日身子一向很好,这一次离闽辞行时,倒是伯益先生他身子有些不好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叹道:“老夫也是怕听到故人近况,但又是不得不问。”

    “听发儿道,你从闽地来一路受了些惊险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多谢学士关怀,在下过仙霞岭至衢州登船行至杭州一路无事,只是在淮水遇上劫江贼,所幸有吴知州大郎君同行得到护卫,最后有惊无险。”

    “详细说说遇贼经过,还有一路所来,风土人情如何?”

    欧阳修与章越一问一答,欧阳发见二人聊得气氛不错,也想章越尽展其才,然后借故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章越答完,欧阳修又道:“嗯,听闻你还得了伯益篆书的真传,正好写几笔给老夫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遵命。”当即章越起身。

    章越写完几个篆字后,欧阳修看了不由道:“当年伯益赴京抄石经,几位篆字待召皆是不服,他即提笔在几张拼接的纸上画棋盘,众人无不叹服。”

    “后也有人效仿,唯独你是练就了。他日可承他衣钵,伯益也算是后继有人了。三郎再写楷书!”

    章越承应了。

    章越写完,欧阳修笑了笑提笔写了几个字,但见欧阳修下笔沾墨极少,但几个字书来如行云流水般。

    章越叹服道:“如何由枯笔至飞白,在下一直不解,如今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笑道:“飞而不白者似隶,白而不飞者似篆,我这哪称得上‘飞白’,不过得之皮毛罢了,真正了得是当今官家。你以篆法入楷法当然好,但用墨却少了几分‘干裂秋风,润含秋雨’。坐!”

    章越将欧阳修的话记在心底,又感觉欧阳修思路很快,很多地方只是勾勒几句,问个大概,似要全方位,方方面面都来考察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章越不免应对有些吃力,之前想来用来应对的套路一时有些用不上了。

    二人重新入座后。

    章越道:“学生于文章之道所知甚浅,但管勾太学的号盱江先生,要我从经生转至进士。在下一时无所适从,还请欧阳学士点拨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则笑了笑道:“其实不仅仅是这首诗,伯益的来信,老夫还从太学胡先生那听到你的名字。吾十七岁读韩退之之文,但觉其言深厚而雄博,浩然无涯若可爱。韩氏之文章之道,万世所共尊,天下所共传而有也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文赋不难,你既尊韩退之的经论,又何不学他的文章呢?至于李泰伯此人嘴硬心善,你不用担心因他与你先生之嫌隙,而被他排挤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在下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点了点头道:“吾先去更衣!”

    说着留下了章越在室内。

    这时候欧阳发也回到室内,吴氏见了上去给欧阳发更换衣裳。

    欧阳发一面系着衣襟一面言道:“一会家父要留章三在家里用家宴,你去后厨一趟,章三是你的家乡人,你看看菜色合不合他的口味。”

    吴氏闻言问道:“哦?这么说,爹爹对这章三很是赏识了?”

    欧阳发笑道:“差不了多少,章三是伯益先生,表民先生的子侄和高足,郇公当年也提携过爹爹,对于章家子侄爹爹自是能帮多少是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爹爹与章家甚近,但也要看这人是不是争气,若烂泥扶不上墙不是白帮了?”

    欧阳发笑道:“你放心,不说爹爹,官人我的眼光总信得过吧,不会差到哪里的,是了,方才爹爹说,要我给章三郎在京里说一门亲事。我说娘子见多识广,必是知道京里不少及笄的闺阁女子,让她来给三郎说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吴氏笑道:“你倒好,莫非怕我闲在家里闷得慌么?故意给我找事作?”

    欧阳发笑道:“娘子是大家闺秀,是能给三郎找一个好女子,这才找你。不过爹爹说了,门第次之,最要紧是寻一个贤良淑德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吴氏道:“门第倒是好说,但贤良淑德又怎么好寻,再说了你们也不问问这章三郎老家可定亲了没?”

    欧阳发笑道:“当然问过了,三郎说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说没有即是没有?有的人入了太学或中了进士,自觉得如今不同,将结发妻子休去,也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不悦道:“你怎好无端猜测人家呢?”

    吴氏笑道:“好,好,官人算是我以女子之心揣度君子之腹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笑道:“我知娘子不会让我失望,如今京里这榜下捉婿之风盛行,似三郎这样品貌才学出众的,倒是不难找。我看他日若中了进士,也是可能,到时候可就论不到咱们给他议亲了。”

    品貌才学,吴氏将这几个字放在心中揣摩了一番,然后道:“什么叫中了进士?要不是爹爹没有女儿,难不成他中了进士就可将欧阳家的女儿许配过他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笑道:“那有什么不好?当年爹爹中了进士,胥学士不就将女儿嫁给她么?三郎若有朝一日中了进士,咱们欧阳家有女儿也是嫁过去。”

    吴氏闻言笑道:“好,你心心念念想有个妹夫也不至于如此啊!不过你要我给章三郎说亲,倒也是不难,只是总要让我先见一面,如此方好在心底拿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道:“娘子说得是,我倒是一时失察了。是了,一会爹爹会让他至偏厅用饭。我与他必会经垂花门过抄手回廊,你在隔壁厢房候着隔着垂帘看一眼便是。”

    吴氏道:“也好,那我先去后厨看看。”

    当即吴氏到了后厨吩咐厨子加了两个家乡菜,然后即来到厢房里等着。

    不久吴氏看到欧阳发与一名少年郎君一并经过抄手回廊望偏厅走来。

    吴氏拿着团扇遮在脸上,透过垂帘后的缝隙侧目仔细打量这位少年郎君,然后自言自语地道:“端的是好相貌,难怪难怪……”

    等欧阳发与章越走过后,吴氏步出了厢房当即唤过自己的贴身女使道:“去我房里将木犀茶端来给姑爷与客人端上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十七从老家方给我带来的。”

    ps:求一下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