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家风门风

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家风门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吴安诗此刻想,母亲的心思,绝对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之前十五娘嫁给文彦博的六公子前,李氏特意请了宫里的宫女,以及几位伺候公侯府上的老妈子教导十五娘礼仪举止。

    但十七同在家中,李氏却不让她旁学,这不明白着,就不打算让她如几个姐姐那般嫁入高门吗?这是明白着偏心。

    那嫁给出色寒门子弟也成,万一哪一日人家发迹了呢?

    真宗时的宰相王旦也有一女,当时不少名门望族都来求亲。但王旦挑来挑去,最后将女儿嫁给了一名名叫韩亿的进士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吃了一惊,韩亿虽说是新进士,但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寒门出身,而且还带着孩子。

    家里人都质疑王旦的决定,一起反对。

    王旦则直接来了一句‘此非渠辈所晓知也’,坚决将女儿嫁给了韩亿。

    日后韩亿如何?

    韩亿自己官拜副宰相就不提了。

    韩亿的八个儿子全部都中了进士,其中三个儿子两人官拜宰相,一人则为副宰相。

    再说回宰相王旦,他将另一个女儿嫁给了宰相吕简夷的儿子,又让自己的儿子娶了吕简夷的女儿。还有一个女儿嫁给了宰相范质的孙子。

    宋朝大臣政治联姻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但唯独王旦极有眼光,既有政治投资,也有政治联姻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但是把刘几与章越放在一起看,瞎子也知道刘几的前途更好啊!

    刘几人家是太学第一人,这一次国子试第二名,明年春闱中进士极有可能。哪能因为人家常逛青楼就将人否定了。

    欧阳修,柳永还日逛夜逛,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灵感,最后成为了文坛大宗师。

    故而吴安诗还是决定劝一劝道:“母亲大人,这位章三郎君不到十五岁入太学,定然是有才学,但断然是远远不如刘几的。孩儿看刘几不仅才华好,还有状元之才的,文章写得好不说,还是如今太学生中的翘楚,听二郎说他的为人,对抚养他的祖母,堂伯,那是称得上孝字,无论人品才学都无可挑剔!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状元之才又如何?还不是被欧阳公一句‘秀才刺,考官刷’给讽刺了,我看也不过尔尔。倒是章三郎君,你没看到他的族亲章子平乃当今状元,其兄又乃府元,不说他自己,这二人他日也是青云可期。”

    吴安诗道:“可是母亲,这刘之道虽寒门出身,但其族乃当地大族,他为家中嫡子,家中也还算是富裕。至于章三郎君家中只有一店铺,此外并无恒产,否则他兄长又何必改籍?十七自小锦衣玉食,怎能去受苦?”

    范氏闻言心道,若是李氏有意让十七嫁得不好,那么你如此说岂非顺了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但范氏明知如此,也不出言提醒,似另有主意。

    但见李氏横目道:“你道我是杂赁院子的妇人,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?论看人的眼光还不如你否?你爹爹当初尚是我相中的,央你外公外婆作得主,那时你大伯还不过是一个知县罢了。”

    吴安诗慌忙退在一旁道:“不敢,孩儿自不敢作母亲的主。”

    李氏又道:“那是自然,你外公外婆都不敢做我的主,你又岂敢做主?”

    吴安诗满头是汗道:“母亲说得是,家里一切当然都是听母亲的。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你又说错了,此事我也做不了主,你还是让你爹爹做主吧!”

    吴安诗又被怼了几句,狼狈得不敢再接话。

    这时李氏,范氏二人又看向水榭。

    随即看到,吴充返回至戏堂,吴安持则留在水榭待客。

    范氏不由讶异地问道:“这是为何啊?才这会功夫即见完了,爹爹是不是没看上啊?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这你就不知了,你爹爹是最要颜面之人,即说是宴集,当然不能让人看出端倪来,若是问了仔细,叫人看在眼底,将来传了出去,还以为咱们吴家的女儿愁嫁呢。”

    范氏失笑道:“原来如此,娘真是慧眼如炬。”

    面对媳妇的殷勤,李氏则笑了笑。

    片刻后吴充入内,吴安诗也是离开了戏堂。

    范氏给吴充奉茶,李氏向吴充问道:“官人看得这般块?是不是没有入眼的?”

    吴充呷了口茶道:“哪里的话,今日是以安诗,安持他们名义宴集,我不过是凑巧路过罢了,见个面招呼一番即是了。若问了仔细,被有心人看在眼底传了出去,我脸面往哪搁?”

    李氏闻言笑道:“原来如此,还是官人事事想得周全,是我愚钝了没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范氏闻言忍不住看了李氏一眼,又迅速垂下了眼,默不作声伺候在一旁。

    吴充放下茶盅,李氏又问道:“那可有和老爷眼缘的?”

    吴充道:“仓促说几句话,只是相了个面,哪好顷刻下决断。”

    李氏笑道:“官人素来相人最准,哪个人被你看一眼,底还不是被你摸了七七八八。上一次那牛姓的书生,你言三科之后方能中进士,果真到了第四科方才中了。我都觉得官人你神了。”

    吴充失笑道:“夫人倒是还记得此事,我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官人说过哪句话,我还能不记得么。”

    范氏听了直欲掩面。

    吴充淡淡笑了笑道:“那刘道之倒是真不错,要文才有文才,相貌也可入眼,我托人看过他此番秋闱的文章,文风大为一变,之前是诘屈聱牙,辞意艰涩。如此不仅要文有文,要笔有笔,且言之有理,果真是有状元之才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赞了他几句,还让安持问他成亲了否?他道,老家是许了一桩婚事,只是太久了无音信。此事我早已知晓,但他如此道出,足见此人实诚,着实让我高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官人,若是他有意,即是多年前许了婚事,那也是可以推却的。”

    吴充道:“此事我们不可替人家做主。再说即便是人家真退了,那我们又如何看?富贵易妻之事令人不耻。我们吴家娶媳招婿,最要紧的是先看家风门风,再看人品,其他则为次。”

    一旁范氏听了脸色顿时大为好看。

    李氏则笑道:“官人的话我记住了,十七将来的夫君,照着如此去寻就是,那其他人如何?”

    吴充道:“还有个章三郎君,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范氏嘴唇不由动了动。

    李氏笑道:“官人能说不错,定是极好的。我看那章三郎君倒是相貌端正。”

    吴充笑道:“确实可称得上一表人才。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可是方才安诗所言,他还只是太学生,之前习经如今方才习文,到底文章才华如何,还没有数?”

    吴充笑道:“不会有错的,那日安持所言宰相李沆之言,就是此子所说,我当时还道安持长进了,此子年纪轻轻能说出这样话来,真是了得。后来我见了欧阳永叔,他也与我提及此子,称他是章伯益的高足,还道安定先生离京前特意将他的文章给自己过目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欧阳永叔,安定先生,章伯益都看重的人,文才还能差到哪里去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吴充收敛起笑容道:“我听安诗说过,章三郎的二兄子厚曾弃婚而去,此事虽说在浦城,京师没几人知道,后来也听说是错在妻家,但于家门的名声总是有损。。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官人说家风门风最重,我是深以为然。不过这章子厚乃当今开封府府元,主考官选其人,自也是先认可了他的品行,才点了他的文章。更不用说他的族亲乃当今状元郎!”

    吴充道:“这倒也是。我看过些时日,将这章三郎君请上门,我亲自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李氏笑道:“有官人亲自过目,那断然是再好不过了。那刘几何时请到府上?”

    吴充略一沉思道:“刘几罢了,不请。”

    李氏笑道:“就依官人吩咐,这章三郎君家世毕竟是差了些,官人真要在寒门之中为十七寻一个?”

    吴充笑道:“都说士族后人多骄堕恣放,但寒门子弟也有负恩忘义的,岂可一概而论。说来还是另有考量。”

    范氏听此连忙道:“儿媳去催一催戏班子,让他们早些来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李氏满意地笑着道。

    等到范氏走了以后,吴充方对李氏道:“要知道,我们吴家三代之中近二十个子弟里,至今没有一个进士……”

    李氏连忙起身道:“官人,是我管教无方,没有让安诗,安持他们兄弟,是我太娇纵着他们了,若是当年能下狠心好好逼一逼他们,总而言之是我太心慈手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怪你,也怪我少了管教了,”吴充摆了摆手道,“再说了中进士本来就不是一件易事。事到如今,安诗,安持都已是这般了,你再说也是无用。我看他们进士也是指望不上了。将来安安心心荫个官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闻言抹泪言道:“是我愧对了官人。”

    吴充叹道:“再说些这些作何?故而想到这一点,我才决定十七的婚事,不可只图高嫁,看人门第,或者一味找个门当户对的。故而我当初不许你让十七与十五一起学礼仪,道理也在此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