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一百五十一章 茶香

章节目录 一百五十一章 茶香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听到欧阳发如此说,吴氏神色有些变化笑道:“近来事忙,为了宪儿功课,以及请先生的事,倒是把章家三郎的事给忘在脑后了,此事怪我怪我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听了吴氏这么说,本有些不满眼下也是体谅道:“宪儿的功课自是要紧,但爹爹亲自交待的事,也要放在心底啊。幸亏子固与我家不是外人,若让旁人说亲了,你我的脸面何在。”

    吴氏歉然道:“是官人,此事是我考虑不周全了,只是这曾子固如何看上章三郎君了?”

    欧阳发道:“夫人真是贵人多忘事,之前与你言道,太学里的李直讲视三郎诗赋欠佳。故而三郎托爹爹寻名师学诗赋。后来爹爹即将三郎托于陈述古门下。”

    “恰好子固去探视陈述古,看见了三郎,故一眼相中了。也是巧了,我记得当初李直讲设盱江书院时,子固曾在他那就学。如今三郎因李直讲而识得曾子固,此事岂非姻缘天定?”

    欧阳发说着说着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吴氏则神色有些不自然,不过附和地笑道:“那倒也真是巧事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笑道:“何止是巧事,也是好事,子固是我多年的好友,他实是一位品行端正的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子固父兄早丧,家贫以至于连其父丧葬之费都拿不出,最后还是杜枢密(杜衍)拿钱垫上,其后他又抚育四个弟弟,九个妹妹于委废单弱之中,宦学婚嫁,全靠其出力,以至于三十二岁方才娶妻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子固得到范相公与爹爹青眼,京师里不少读书人都对他眼红嫉妒,那年他与其弟科甲落第,京中还有读书人写诗讥讽道‘三年一度举场开,落杀曾家两秀才,有似帘间双燕子,一双飞去一双来’。但子固没有一句怨言,反对我言道,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子固上京赶考,临行前子固继母朱氏对曾家兄弟言道,家穷,能与礼部试不易,何况你们兄弟多人。如今她年岁也大了,没有多少指望,只要有一人能中,即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曾家六子及第,子固没有得意忘形或长出昔年一口恶气之说,只是与我言道,总算是箕裘不坠了。”

    吴氏听了也是在心底由衷的佩服。

    箕裘不坠,克绍箕裘之言,能够继承父兄的事业,使家业不坠,这在汉晋时,可谓是一位士族子弟应尽的本分。

    到了科举出现后,士族与寒门之间也有了上下流动。

    官宦子弟若是几代没有科举及第的,那就很难保持家族原先的显耀。

    故而箕裘不坠之言,到了如今就更成为一等难能可贵之事。曾巩在父兄病逝后,一人抚养弟弟妹妹,并再度光耀门楣。

    而今使家族‘箕裘不坠’的曾巩相中章越。

    吴氏听了不再言语,但欧阳发却兴致勃勃地说下去道:“子固是我的好友,又是爹爹最得意的学生,至于三郎也是爹爹青眼有加的后起之秀,若是他们两家能够联姻,如此无论是子固还是三郎,与我们欧阳家关系都是更加亲密了。看来当初你没有给三郎说媒,到头来却成了一件好事,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。”

    吴氏看着欧阳发高兴的样子,笑道:“好好好,总算是我没有多事,到似帮了曾子固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欧阳发言道,“子固教养四弟,先后得禄仕,嫁几个妹妹皆以时。他相中三郎,既尽兄长之责,也是三郎人品才学出众之故啊……娘子,你怎么脸色有些难看。”

    吴氏勉强笑道:“想必是近来感风,身子有些疲乏,休息一阵就无事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道:“也好,娘子安心歇息,我去书房读书了。”

    吴氏点点头。

    欧阳发走后,不久一名丫鬟举碗走进室内道:“夫人,你吩咐小厨房所熬得清肝明目的枸杞粥已是熬好了。奴婢稍后再给姑爷盛一碗去。”

    吴氏看了一眼道:“清肝明目?不必了,将姑爷那碗倒了,喂猪!”

    丫鬟不由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但见吴氏坐在炕上恨声道:“论及清肝明目枸杞粥怎及童子尿!”

    太学。

    正养斋。

    晚食鼓过后,章越将碗筷拿去斋舍外冲洗干净,然后走回斋舍里。

    这时候斋舍刚掌上了灯,刘佐,向七各自坐在自己的榻上,看着一旁的黄好义对着一筷未动的饭碗干坐。

    一会一会的黄好义即举袖抹泪。

    章越等人都知道如今黄好义不太好受,主要是刘监丞家的婚事(五千贯嫁妆)黄了,以至于他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已是数日。

    黄好义不仅与刘监丞的婚事黄了,连玉莲得了他的一百贯钱后,人也是走了。

    如今黄好义正应了那句话财色两空,在此沉重打击下有些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甚至连去崇化堂点卯也不去。

    刘佐,向七频频目视章越示意让他劝黄好义几句,安慰他一番。

    章越走到黄好义面前,但见他看着章越言道:“三郎你不必劝我了,如今因与刘监丞的婚事,我已是汴京城里的笑柄,不仅刘家的人笑话我,连哥哥嫂嫂也埋怨我,甚至连太学里的同窗们都在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”一旁刘佐,向七连忙道,“四郎我们绝没有笑话你的意思,此事上我们都替你难过着,你也别太放在心底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沉痛地看向章越道:“三郎,你也莫要劝我,让我宽心,如此让我更加无颜见你,我黄好义真是……真是无颜见江东父老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摇了摇头心道,你们对黄好义了解的还是太少。

    他对黄好义语重心长地道:“四郎你放心,我绝不劝你一句。如此吧,反正你也吃不下饭,我还有些饿,这碗饭我替你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见章越伸手欲端碗,黄好义则抬手将碗微微挪了挪道:“我等会吃。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刘佐,向七都是摇了摇头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刘佐讥道:“四郎啊,我劝你还是不要吃饭了,看看书吧,怎么说来着,书中自有千钟粟呢。”

    向七也嘲讽道:“是啊,千钟粟,绝对管饱。你还吃什么饭。”

    刘佐,向七说完,却见黄好义突然号啕大哭。

    二人也慌了,忙问道:“四郎为何哭泣?”

    黄好义垂泪道:“你们说书中自有千钟粟,我就想到书中自有颜如玉,说到颜如玉,我就想起玉莲和刘家娘子,如何不悲从心来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莫要再好心劝我了。我真的当不起啊!还是让我好生哭一场吧!”

    众人见此一脸懵逼,我们真的没在劝你啊。

    章越也是感慨,娘的,黄好义这样的人,是如何考上太学的,真要羞死咱们建州一干读书人吗?

    “一句书中自有颜如玉至于么?”刘佐摇头道。

    章越则道: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我倒是第一次听人把看艳书说得如此清新脱俗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斋舍里四人都是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连黄好义也抹泪笑着道:“三郎你也太好心了,知我难过,变着方的说笑话来宽慰我。”

    章越也是摇头。

    一旁的刘佐也是笑道:“好了,好了,四郎也是笑了,咱们不说这个了,我刚买了些好茶,请诸位喝茶如何?”

    几人都是叫好。

    当即刘佐拿了瓦罐,放在冬日取暖的火炉烧水。

    等到水烧开后,刘佐直接将茶包里的茶倒入瓦罐中。

    但觉得一股清香顿时逸满了整个斋舍之内。

    可是章越却有些吃惊,这茶香……不正是茉莉花茶的茶香吗?

    但是这宋朝,这汴京城内,哪里有茉莉花茶的存在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章越顿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一旁向七向刘佐道:“这茶不磨成茶末,是两浙的草茶吧!但是怎有等花香气。”

    刘佐笑着道:“这你就不知了吧,此茶香奇特,我家里也是近月得来,我之前喝来觉得甚佳,故而托人求来请诸位同饮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多亏刘兄了,否则我等哪得喝上此等好茶。”向七大喜言道。

    黄好义也腆着脸道:“泪流多了,口有些干,我也喝些。”

    刘,向二人都是笑了。

    “三郎,你也喝些。”

    章越走到刘佐面前接过他递来的茶盅喝一口,但觉得虽口味有些不同,可是大体上却近似后世茉莉花茶的口感。

    茉莉花茶可是章越平日最爱喝的茶(不贵),平日在公司996之时,章越也会忙里偷闲泡壶茉莉花茶来消磨光阴,嗅着那沁人心脾的茶香来稍稍缓解疲乏的身心。

    但是怎会在此呢?

    章越记得宋朝还没有窨茶之法。

    陡然间章越记起当初在欧阳修府上时,他曾与欧阳发完整地提及过如何制作这茉莉花茶。

    难道欧阳发听过后,即立即动手施为了?

    章越心道,以欧阳发好茶的性子,是有可能作此打算。

    但是不对啊,宋朝时茉莉花唯有福州才有,而且茉莉花是四五月花开,窨制此茶最少也要数月功夫。

    欧阳发在汴京听了办法,就命人去福州采花制茶了,然后又千里迢迢,马不停蹄地送到汴京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大费周章啊!

    章越心底奇怪,打算寻欧阳发问一问,此人居然窃取了自己的专利还不与自己打声招呼,实在是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自己非要将此事问个明白不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