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一百六十章 除夕

章节目录 一百六十章 除夕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除夕。

    章越身在汴京过得第一个新年。

    太学里的学生各自归家过年,只有无处投奔的过年则留在太学里。

    不过欧阳修,陈襄却都邀了章越到自己家中过节。

    章越听了又是高兴,又是烦恼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幸福的烦恼,欧阳修,陈襄这样诚意邀请显然都是将自己当作了自家子侄般看待,但是自己要去谁家过节呢?

    章越想了想还是上午前往欧阳修吃个午饭,晚饭前再找个情由离去,然后在陈襄家中吃年夜饭如此。

    除夕之日,章越与刘佐,向七,黄好义作别。

    黄好义的兄长黄好谦家中过年,刘佐自也是回家,至于向七本以为有章越相伴,却孤零零地留在了斋舍之中。

    章越带了礼物前往欧阳修府中。

    欧阳发见章越大包小包提了一堆东西,面上佯装责怪道:“三郎,早说了拿此地当自己家,何必买这些东西,下次不可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作‘不好意思’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有时候不必说太多话,一个‘不好意思’的表情即胜过千言万语。

    欧阳发当即带章越去拜见欧阳修与家中女眷。

    即是请到了家过年,就是通家之好,如此是可以拜见女眷。

    章越至堂上拜见了欧阳修与其妻薛氏。薛氏是薛奎的之第四女。

    薛奎也是有识人之明,范镇,庞籍,范仲淹都曾受过他举荐。

    当初薛奎很早就赏识欧阳修的才华,想将女儿嫁给他。但欧阳修中了进士后,却给另一个大臣胥偃捷足先登抢先嫁女,此令薛奎很是懊恼了。

    但欧阳修的原配胥氏却不幸病故,这次薛奎可没有错过欧阳修,将自己四女儿嫁给了欧阳修。

    至于薛奎的另一个女婿则是抢了欧阳修状元的王拱辰。

    欧阳修当年文才极好,是公认的状元才,于是作了一件红袍子准备状元及第时穿。当时王拱辰与欧阳修同在广文馆读书,看了欧阳修这袍子甚好,于是借来穿来还四处与人道:“我中了状元啦!”

    后来欧阳修殿试名次一落千丈,王拱辰却成了状元。

    王拱辰取得是薛奎三女儿,但不久病逝了,于是薛奎又赶紧将五女儿嫁给了王拱辰。

    于是欧阳修借机写一首诗调侃王拱辰‘旧女婿为新女婿,大姨夫作小姨夫’。

    章越上堂拜见了薛氏行了子侄之礼,薛氏仔细打量章越相貌,不由称许道:“果真是龙章凤姿,难怪老爷一心要给你说亲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闻言意味深长地看了章越一眼,面上却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欧阳发则道:“母亲,这是自然,当日曾子固见了三郎也称赞不已。我记得子固可还有三个妹妹待字闺中。”

    薛奎笑了笑,看了一眼欧阳修却没有表态。

    欧阳发倒是很热心对章越道:“曾家是书香门第,又是清寒之家。如此出身的女子,必定又可持家又不凌人,正所谓娶妻娶贤,曾家女子乃是良配。爹爹,子固是你最得意的学生……”

    章越心道,我也在爬墙在那,望眼欲穿等着呢,至于发哥你的意思是让我主动一把?

    欧阳修微微笑道:“听闻曾家七娘过了年就是十九,比着三郎年长不少呢。”

    “年长也无妨,福禄寿么,倒是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发正需继续说话,腿边却被人踢了一脚。欧阳发知是其妻吴氏踢的,于是立即收住话道:“也是,三郎或再等等也好。”

    薛氏笑道:“三郎如此人才样貌,何愁不能配个好女子,也不知汴京城的姑娘哪个有这等福气。”

    章越忙诚惶诚恐地道:“老夫人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薛氏笑道:“老身从不轻易夸人,有一句话便是一句真话。”

    吴氏笑着道:“儿媳可以作证,来咱们家的后生里,母亲可没如此称许过别人。”

    章越心底很是高兴,忙道:“在下惶恐,可是嘴拙不知说什么才好,只好谢过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薛氏慈和地笑道:“口拙了即心明了,甚好甚好。”

    不久章越先行退下,薛氏对欧阳修笑着道:“你门下那么多年轻后生,我看那曾子固与这章三郎皆可入眼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笑道:“修已明白,修若有女儿,定是早早嫁予三郎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欧阳修虽说说得是笑话,但吴氏笑了之余,心底却又有一番计较。

    如今文才好样貌又好的少年郎倒是哪里都不好找。

    似吴家如此家世,自也不喜欢等少年郎君中了进士,再上门求亲,如此与那些榜下捉婿的商贾一般,有些失了身份。

    说回来,她嫁了欧阳发,但发觉欧阳发才华是有才华,但不用心于举业上,只知研究金石,把玩古器,以至于科举连连碰壁。

    至于十七……他们姐妹之中,就属十五娘与十七娘心气最高。

    只是十五娘是明着,十七是暗着。十五娘高嫁给文彦博的儿子后,倒是一切和谐,令她本绷着的心倒是松了口气。如今她在想十七的婚事如何,但后来知道爹爹有可能相中了章越时。

    吴氏虽觉得这少年人才相貌都不错,但毕竟出身寒门,倒觉得比吴家其他几位女子的夫家实在差了不少,但如今看来这章越倒是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她与十七娘一起长大,虽说情同姐妹,但姐妹之间哪怕再好,都有个高低上下之心。若是将来章越中了进士,欧阳发仍是不第,如此……自己不就垫底了。

    吴氏看了一眼章越,或许十七日后才是几个姐妹里嫁得最好那个?

    章越午饭之后即是寻了个借口告辞,毕竟欧阳修家还有女眷,留着过夜不方便。

    章越即前往陈襄家中。

    陈襄的礼物,章越也是备了一份放在斋舍里,如今去太学里取了再前往对方家中。

    但见小巷子的门前停了一辆骡车,章越猜想到底是谁会在此时拜见陈襄,但必是极亲近的人才是。

    老仆给章越开了门,章越入内后,但见堂上陈襄正与一名男子对坐聊天。

    章越见了正要挪步离去,却在这时陈襄叫住了章越道:“三郎……”

    章越不好走开,只得上得厅堂对陈襄阳行礼道:“三郎见过先生。”

    章越面对着陈襄却将这名男子晾在一旁。

    没错,此名男子就是章惇。

    不意他今日也来拜见陈襄。

    ps:今日思路卡了,明天更五千字,一次性还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