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一百六十二章 俯视

章节目录 一百六十二章 俯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刘佐?

    这就直呼其名了?

    章越上下看了向七。

    章越道:“舍长这几日有事,七郎我们昨日看你被人榜下捉婿,如何?”

    一旁黄好义本也是宿醉,顿时来了精神道:“是啊,如何了?到底是哪家姑娘?”

    向七淡淡地笑了笑,坐在一旁故意道:“嘴还有些干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骂了一句,真还给拿了陶罐向七端了碗水,看来是个八卦之人。

    向七看着陶罐叹道:“饮具如此粗劣矣,没想到这些年也是如此过的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平日都如此喝的,怎地今日就不同了?”

    向七笑道:“三郎切莫这么说,日后让旁人见了如此会笑话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闲扯这个了,你到底定哪家的亲?”黄好义着急问道。

    向七笑道:“这些商贾人家,不过先敷衍着。如今我是进士了,且不到而立之年。最好还是配个官宦家的娘子。说来我没有门路,若不找得力的岳家,日后在官场上寸步难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般说,你们不会笑话我爱打算吧!”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也觉得很正常。

    章越道:“不过,你这般出尔反尔,不会被那些商贾……”

    向七笑道:“我怎会如此没分寸,即说我甚中意令爱,不过婚姻之事还要父母做主,只得了家信就立即上门迎娶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反正你中了进士什么说什么都是。”黄好义道。

    向七笑道:“四郎,怕什么,以后你大可与人说与我同斋,说出去旁人还不高看你一眼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是了舍长他……怎连铺盖都收拾了?”向七皱眉道。

    章越如实道:“他辞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不声不响地辞学了,何不与我道一句?”

    向七脸色有些难看道:“至少他也当恭贺我一二,就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七郎想哪去了,舍长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章越取了一个金狮镇纸道:“这是他让我转交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向七抚这镇纸,来回走了几步道:“他就是见不得我今日的风光,他从未看得起我,打心眼觉得我配不上如今的富贵,可笑可笑,我还一直拿他当最好的朋友知己相待。”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向七正色道:“今日还有琼林宴,期集宴,改日与你们再叙话,三郎,四郎,我向七郎绝非富贵后不认朋友之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向七即走了。

    黄好义道:“向七这人真是的,我们又没说他富贵后不认人,倒是他换了个人般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四郎,人压抑久了都这般,我倒能体七郎为何如此,至于舍长也可省得,他是拿七郎当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道:“舍长,七郎如此都可省得,那还有谁省不得?你也太心胸开阔了吧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我倒是觉得舍长,七郎都有情由,至少他们想什么一眼看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世上有一等聪明人才最省不得。他们不仅要杀人,还要诛心。这样的人,行事会无端突破底线。舍长,七郎他们再如何,也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露出怀疑的神情道:“还有这等人,三郎你指得是谁?不会是我吧?”

    章越斜斜地看了黄好义一眼道:“我说得是古往今来成大事的人,最要紧是他们言行一致,逻辑自洽,从不觉得自己有半点错处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看章越道:“说到能成大事的人,我倒是想起子厚这次一甲第五名,也是卡在尖尖上。向七不过五甲算什么?子厚以后前程才实在是了得。”

    章越心知黄好义说得不错。

    进士科头甲二甲称进士及第,三甲四甲称进士出身,五甲称同进士出身。

    按嘉祐二年的进士授官,第二甲为大县的主薄县尉;三甲、四甲判司薄尉(军训判官,司理参军,小县主薄县尉);第五甲及诸科同出身,并守选。

    二甲到四甲都是选人第七阶。

    至于头甲又有细分。

    头甲第六人以下及《九经》及第,并为初等幕职。

    宋朝有府,州,军,监四个州级行政单位。

    州有六等。

    分别是都督州,节度州,观察州,防御州,团练州,军事州。

    比如水浒传称‘四百军州’,实际上有两百多个。

    这是遗留至唐朝时的官制,节度州由节度使领,观察州由观察使,防御州由防御使领。

    但宋朝吸取唐朝藩镇割据的教训,两使(节度使,观察使)只是成为武将荣职,实际并不治理地方。

    各州由州通判,书记,推官等幕府职事官来管理。

    章越当初考九经科,如果九经及第,就是授两使初等幕职,比如某防御州,团练州的推官了。

    但九经科本科及第也不过五六人,这就相当诸科中最顶尖数人了。

    至于差一些的是九经科出身,及同出身,那与诸科同出身,那就要与进士五甲一起去吏部守选。

    遇缺肯定是进士先补。

    九经科及第与一甲第六人以后都是初等幕职(选人第四阶)。那么一甲前五人呢?

    嘉祐二年进士第四,第五是两使幕职官(选人第三阶),进士第二,第三是大理寺评事,以京官身份出任州通判。

    进士第一章衡则是将作监丞。

    但到了嘉祐四年因为冗官太多,改了规则,头甲前五人待遇变化了。

    制科入第五等,与进士第四、第五,授试衔知县;代还,升两使幕职官。

    如章惇就是出任商洛县的试衔知县(选人第六阶),但干几年就可任两使幕职官(选人第三阶),到时候最少是节度州,观察州推官,或军事州判官起步。

    制科入第四等,与进士第二、第三,则是两使幕职官;代还,即可任京官了。

    不过进士科第四第五,不出意外,等两使幕职官任满也可出任京官。

    两年后再试,章惇不仅得了开封府府元,而且还是一甲第五名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前面之前的名次,即便是二甲也只是选人第七阶。

    黄好义道:“今年过年时,我与哥哥嫂嫂一并去章府上拜会子厚。子厚兄真是没得说,热情仗义,还与我说以后有任何为难之处尽管来找他……”

    章越忽道:“四郎,欠我两贯钱,何时还我?”

    黄好义冷不防章越这么问道:“提这事作什么?眼下不宽裕,日后再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钱呢?不会还与玉莲还藕断丝连吧?”

    黄好义恼羞成怒道:“三郎,你怎地知道?”

    章越也是服了,黄好义被这女子骗走了一百贯后,又和人家好上了。

    中进士之后自有琼林宴,而后是期集宴。

    琼林宴分两日,第一日宴进士,请丞郎、大两省,第二日宴諸科,请省郎、小两省。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都是听着太学里及第的同窗言,琼林宴,期集宴的盛况,见到了如韩琦,欧阳修,宋祁,王安石,司马光等等官员。

    一句句言语传来。

    章越羡慕吗?羡慕,但仅仅也是只是羡慕而已。

    他没想那么多,自顾着回到斋舍里读书,偶尔也是起个大早出门晨跑。

    跑了一圈,章越回到南薰门前的油饼店歇息吃个油饼。

    店里的伙计赤着胳膊忙活着,擀打声,翻拍声,和着节奏传来。章越这时候会要两块羊油饼,一碗豆花,听着旁人的交谈,吸溜一口豆花,再咬一口饼子。

    南薰门的街上,到处是因生活奔波而忙碌的百姓。

    章越在油饼店上如此看来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匠人,挑夫,瓦工争相入市,然后聚在一起伸着脖子,垫着脚尖,只盼着有个主顾来,讨个生意。

    他们面前行来走去的是大商贾,官宦,豪门贵奴。

    豆花剩下小半碗,章越继续吸溜着,身旁有个人细碎的讲着赶车多么多么辛苦,每日一睁眼,先要还雇车的钱,不卖气力就活不下去。

    要是能攒钱买上自己的车子,身体好时干上一日,兜里的钱就都是自己,身子不好,就干半日歇半日,也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可惜自己就是攒不了钱,家里这个病下,哪个又要开支,永远攒不钱。

    章越看着他们,再想想自己上一世,自己也与他们一样朝九晚五,埋头辛勤一生,到头来换不了这城市里的一间破房。

    为了生计,每日讨着生活,作着自己不喜欢的事,见着自己不喜欢的人,说着自己不喜欢的话,从来没有一刻能为自己而活,作自己喜欢的事。

    章越不由想到如今,总算是衣食不愁,还有个铺子不仅自给自足,甚至每个月还有贯的盈余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给哥哥嫂嫂写信了,让他们来汴京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来,自己也要给他们找个生计。

    以往都是哥哥照顾自己,如此也轮到他照顾哥哥一家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可以按部就班。

    章越偶尔也可将日子过得咸鱼一些,但是……这一世可以将眼界放得更高一些。

    不仅为了自己,家人,也为了争一口气。

    争口气,不是要怼回去,作口舌之争这个‘争’,那不过是逞一时之快,憋着这‘口气’,待有一日站得更高的地方去俯视对方。

    风劲帆满海天阔,俯指波涛更从容!

    “一甲第五名!”

    章越想到这里目光一凝,然后吃完油饼豆花继续回斋舍继续读书。

    ps:上了年纪,年轻时发烧三十九度还能扛住码字的,现在不行了。

    大家意见都可在本章说里提,就是言辞稍稍把握些。本文还是商业文,除固有大纲外,情节仍通过衣食父母们来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