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一百七十一章 传颂

章节目录 一百七十一章 传颂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为何要推辞?章越说实在的并不想推辞,但听到李觏说是成例。

    章越感觉当个大宋读书人好难。

    明明是自己想要的,但偏偏要表现出一副对功名视如粪土的样子。

    所以这就是成例。

    别说,连王安石这样大佬,也是这样。王安石乃甲科进士出身,一般来说在外地任几年官,就可调回京师。但王安石却屡屡退却馆职,宁可在地方为官,当了京官,也频频向朝廷要求外调地方,要求奉养父母。

    章越猜测王安石的目的是愿作地方官,以少施其所学,处理一些事务。

    不过在旁人看起来,这就是一种高风亮节。

    这也是时人推崇的道德。

    因此听李觏这么说,章越也明白,自己必须走这个过场。

    就在这须臾之间,章越已想通了道:“先生所言极是,学生自觉才疏学浅,无论是州长史还是州文学,都是非分之赏,破格之赐,学生不敢受也。”

    李觏道:“你能明白其中诀窍就好,读书人才之愈高,难免自负越重,难免也期望愈高,一旦有了高低,愤世嫉俗之心就来了。正如你所言非分之赏不受,正要你不骄不躁,戒利戒欲。”

    章越一副虚心接受的样子道:“学生是这样想的,反正州长史州文学也是个虚名,又不能做官,故辞了也就辞了。”

    李觏一哂道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章越又道:“州文学与州长史乃特奏名进士诸科释褐所得,这些人寒窗苦读考了一辈子,但学生写了一本书即得知,再如何心底也有不甘,贸然受之也遭人之嫉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李觏摆了摆手,一点不留情面地示意章越可以下去了。

    章越走到半途,转过身来道:“学生多谢先生向朝廷举荐之恩。”

    李觏道:“不必谢我,此番我肯举荐你,是因太学也可从中得利。”

    章越称是随即离开回到了斋舍。

    章越一进门见到一副众舍友们齐勤奋读书的场景。

    章越也是感叹,以往舍里也是读书,但偶尔会说说笑笑,但如今却气氛肃然。

    这学习态度很是端正,有一个良好学习氛围,是能够自然而然地感染人的。

    正所谓‘鸟随鸾凤飞腾远,人伴贤亮品格高’,这话的意思就是你肯放下身段,厚着脸皮勤抱大腿,总有一日你也会是大腿的。

    正当此刻章越斜眼一看,却见孙过神色有些紧张。章越见有异,仔细观察看见他铺盖一角有些鼓起。

    章越轻咳一声,走过去掀开铺角,抽出一物来。

    “别!”

    一屋子绷着气氛一下子散开了。

    章越手举此物道:“我道尔等如此勤学,在斋舍里一步不出,居然是在……”

    看皇叔啊!

    章越见四人道:“……这艳本是谁带得?居然也不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众人恍然。

    黄好义笑道:“我早说吧,三郎也是我辈中人。”

    “同道,同道也。”

    “三郎不会当了斋长就翻脸不认人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重新一并坐下‘研究’。

    章越略翻了几页心有遗憾道,终究文言文的皇叔还是不如白话文的好看。

    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需躬行啊!”

    章越略带伤感地遗憾,上辈子没碰到实践的机会就穿越了,真遗憾啊!

    章越没料到一句话下,震惊四座!

    在场四人无不动容。

    “好诗!”

    “好句!”

    “言简意深!”

    黄好义一脸怀疑地道:“三郎诗赋之资不过平平,连我都不如,怎地偶尔总有这样妙句?”

    范三郎则道:“我倒不见得,以斋长之才,此句必是信手拈来!”

    孙过叹服道:“听闻柳三变小词都在青楼里所作,莫非斋长的句子需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都看向那本‘皇叔’,不约而同露出了恍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章越心底大骂,这么说难道自己以后科场上还要夹带‘皇叔’入场么。

    “斋长,你说如何?”

    章越一脸严肃地对同舍道:“只能说实践出真知,与诸君共勉!”

    “有理!”

    “好一句实践出真知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大道至简!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章越的话看向那本皇叔顿觉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章越心道自己想抄首诗,怎么就那么难了,总是出现各种事故。

    这时候黄履忽道:“同斋之中,有谁实践出真知了?”

    章越拍了拍黄好义的肩膀道:“四郎,这话必须由你来答!”

    众人都齐刷刷将目光看向黄好义。

    黄好义扭捏了半天,方道了一句:“此事此事只能说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茫然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问号脸。

    黄好义道:“当时很快……很快……”

    数日之后。

    今日为卢侗卢直讲于崇化堂讲授。

    卢直讲也是位老经士,他曾数度乡举不第,最后以特奏名得授州长史。之后又被蔡挺举荐为国子监直讲。

    至于章越则在堂下听讲。

    八百名太学生坐于一堂可谓是满满当当,去迟了坐到立柱之后面壁思过也就罢了,若坐到门边去吹风,那就太惨了。

    故而章越他们早饭这顿即囫囵吞枣般吃完,然后赶紧到崇华堂来抢座。

    所幸来得不算太晚。

    坐在殿中靠中后的位子。

    当然为了抢座,众太学生们也是各施所长。

    有人索性横躺竖卧占了老大的地,强行霸座,等着同斋同寝的人赶到。

    经过一阵推搡,等鼓声之后,堂上太学生们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已经是一把年纪的卢直讲在堂道:“今日我们讲诗,孔子视诗可兴、观、群、怨,陆机以诗缘情而绮靡,此外诗还有三言,五言,七言之分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三言诗,汉高祖刘邦曾作一首华晔晔,固灵根。神之斿,过天门,车千乘,敦昆仑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卢侗讲诗在场之人有些晕晕欲睡。

    “还有班固所作的天马徕,从西极,涉流沙,九夷服……”

    这老经生真是的,讲什么诗啊?

    下面不少太学生们腹诽。

    至于同舍几人都是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章越道:“四郎,把你与玉莲事说一说啊,否则我等都要睡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章越这么说,其他几人都精神一振,这个话题,如此我们可不困了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皆是鼓动。

    黄好义也知众人调侃,如何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众人调侃了几句,见学正朝这里看来,即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但见卢直讲继续道:“说起可以流传后世的三言诗还有一首……则是三字诗,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……”

    卢直讲讲完之后,补道:“此诗虽是浅显,却是可收启蒙之功的。如此王府宗室之大学小学皆已教授这三字诗。”

    卢直讲讲毕后,有一人问道:“先生,此诗是哪位古人所作?”

    卢直讲想了会道:“这倒是不知,似从五代时所传,听闻也是周兴嗣所作,不过这当不得准。王介甫知舒州时采纳用于民间,今日想来大约是民间儒生所作,最后有所遗失吧!可惜了,古往今来不少佳作,最后都无法青史留名!”

    章越闻言不由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学生们嗡嗡地议论了一阵。

    这时一名太学生则起身道:“先生,我倒是听闻此诗是由一名太学生所作。”

    卢直讲闻言道:“哦?我年轻时就曾记诵此诗,竟由本朝太学生所作?”

    也有人笑道:“是啊,此诗明明是古人之作,我当年在蒙学时就曾听人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不由惊讶,这是什么情况?集体记忆错乱了?

    只见那名太学生道:“启禀先生,我说并非本朝,而是作这三字诗之人就在我们之间!”

    闻言不由满堂哗然。

    如此朗朗上口,一听即明的三字诗居然是本朝人所作,而且竟还是一名太学生,这名太学生还坐在此间?

    众人左右在讲堂上寻找。

    卢直讲揉了揉老眼昏花的眼睑,然后道:“难道真有此事?不知是何人所作?”

    章越正犹豫是否答应,毕竟这很有装逼的嫌疑,这时候出场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正待这时,外头闹哄哄一片,有人道:“宫中来人了?”

    众太学生们都是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不久李觏及几名讲官一并着官袍同至道:“养正斋的章越在此?”

    章越当即众人中起身道:“学生在此。”

    李觏对章越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章越当即步出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章越来到门外,李觏引章越到一旁道:“宫里来人了,是官家身边人,莫约是问一问你三字诗的事,你需谨慎地答。”

    章越有些茫然道:“先生不是要学生先辞了?”

    李觏道:“今时不同往日,这次有了变化,你先不要着急的辞,先听听宫人吩咐你什么再说。”

    章越见李觏说得如此认真严肃,不由心底七上八下道:“先生,你有什么话不妨与我直说……学生实在是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李觏心道,我也不知出了什么情况,我又去问谁?

    但李觏在章越面前,不能一无所知,只是觉得此事有些太过郑重其事了。

    李觏道:“你反正随机应变即是,切记不可失了礼数就是。”

    随即李觏又补道:“我看你平日说话甚是妥帖,谨慎些不会出差池的。”

    经过李觏一番吩咐,章越当即随着对方以及一行人前往国子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