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一百七十二章 老师的话

章节目录 一百七十二章 老师的话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章越抵至国子监三鉴堂。

    里面早有一名宦官坐此,左右各站着十几名小黄门。

    而都监吴中复坐在一旁与这名内宦陪话。

    吴中复章越见过几次,此人铁面无私是有名的,管理国子监也是如此,以严律治学,故而大多太学生都不喜欢此人。

    章越此刻心情有几分忐忑,先向吴中复与宦官行礼,不敢多打量垂首一旁站立。李觏在旁道:“三郎,这位是陈都知。”

    章越再度行礼道:“太学生章越见过都知。”

    章越这才看清对方四十多岁年纪,满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对方笑着道:“真是年少有为,这般年纪就能写出如此佳作,吴监判,李直讲教导下,这太学之中藏龙卧虎。”

    李觏已退在一旁,吴中复接话则道:“太学之中确实人才锦绣,这也是官家仁德礼贤之故。”

    陈都知看向章越道:“官家素来雅重读书人,章郎如此俊朗年少,即能写出三字诗如此煌煌之作,日后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章越心情有些激动,不由问道:“在下惶恐,都知的意思是在下微名已抵天听?”

    陈都知闻言不由长笑,上下打量章越,与一旁的吴中复道:“你这学生真是实诚的少年。”

    吴中复道:“小儿不会说话,让都知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吴中复虽说章越不会说话,但对章越此番应答颇为嘉许。

    章越闻言不知所措,紧张之色溢于言表,这其中有七分确实如此,三分也是表现给人看的。

    陈都知笑摆了摆手道:“哪里话,说得好。”

    陈都知对章越道:“你的三字诗官家已是过目了,特恩授你为州长史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还请都知恕罪,草民不敢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章越的回答没有出乎陈都知的意料。

    章越知道推辞也是应有程序,不过如何推辞,也是诀窍。

    一等是真推辞,还有一等是假推辞。

    而且推辞必言之有理,不是空洞无物,好达到‘在表面上’尊重人家的效果。

    章越道:“草民听闻古之人君,治本于道,道本于道。古今论治者,必折衷于孔子。孔子告鲁君,为政在九经,而归本于三德。”

    “草民写三字诗,不过为了补益九经,收启迪之效,有功于治道。陛下令蒙童习此三字诗,已遂草民之愿,岂敢再图赏赐。”

    章越一番话下,不仅陈都知,连吴中复对章越的表现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陈都知看向吴中复道:“好,此子说话甚是得体,官家下月二十巡幸国子监时,到时候李直讲就让此子伴驾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回李觏震惊道:“巡幸国子监?”

    吴中复淡淡地道:“不错,李直讲如今方知么?”

    李觏又惊又怒,此事吴中复一点消息也没透给自己,令自己在都知面前出了好大的丑。

    陈都知对于国子监与太学之间勾心斗角并不放在心上,而是对章越道:“补益九经,口气不小啊!我会将此番话如实禀告给官家!”

    随即章越一副半响反应不过来的样子,陈都知大笑当即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吴中复与李觏都一并送出门外。

    送走陈都知后,吴中复回到三鉴堂对章越说了一番话,章越并没有太听得进去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郭师兄给自己说的范仲淹的故事,就是那个‘他日见之不晚’。

    没料到如今自己就要见宋仁宗了。

    吴中复一直在叮嘱章越,章越只是努力地点头,等真正回过神,吴中复已是说累了,而在场直讲都是带着笑容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章越从众人目光的眼光中看到勉励。除了李觏外,这些讲官都教章越的课,批改过他的文章,也算是老师。

    “我如你这般年纪,别说官员,连县学也未入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是二十九岁时进士乙科,方才见得官家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在道旁正巧见官家出巡,时摊贩侵街占道,官家却不许人驱赶百姓,宁可御驾慢慢行矣。我也有幸在此第一次见了官家。”

    “官家是宽仁之君,你无需担心,面君时如今天这般奏对即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官家最赏识读书人,何况你的三字诗已得到他的御笔钦点。”

    众讲官你一言我一语善意提醒着章越,这令章越感觉亚历山大。

    章越定了定神道:“学生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讲官都继续投以鼓励的目光。

    临走前,李觏叫住了章越,吩咐道:“官家下个月至太学之事,先不许道于旁人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学生晓得。”

    章越走出三鉴堂,想起当今这位官家,不得不说真是当之一个仁字。不过章越想起历史上王安石似有些不喜欢宋仁宗,颇有微词。

    章越回到斋舍后,自然要面对舍友们自有一番盘问,不过他想起李觏的吩咐,倒是守口如瓶。

    数日之后,吴安持邀章越至吴府一趟。

    章越之前就答允,如此当然应约上门。

    于是章越提前安排了斋里的事,也到陈襄那交待了。

    陈襄听闻吴充让次子吴安持请过府一趟,露出略有所思的神情。

    陈襄对章越道:“我与吴春卿平日交往甚浅,不过吴家……在朝中脉络众多,如吕家,韩家,夏家,文家等都是他的儿女亲家,此中倒有错综复杂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先生可是怕学生与他们家的子弟交往,沾染了富贵家的习气。”

    陈襄认真地看向章越道:“确有些许担心。我以清贫自持,说富贵如何如何,倒有些盲人摸象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我都是寒门出身,在你身上我看到当初的我。我初入汴京也曾在富贵人家子弟的鲜衣怒马前有些无所适从,但我不觉低人一筹。我辈读书为何,就是要上面官家也好,下对乞儿也好,皆可坐而论道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心底有这份骨气,即可作到荣辱不惊,真正称为一个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章越听到陈襄这番话,但觉得血气上涌,句句说到自己心坎上了。上面天子下对乞儿,众生于我眼底平等。做到太难了,还是做到‘自我以上人人平等,自我以下阶级分明’比较容易。

    章越起身道:“学生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陈襄笑道:“这话似我说吴春卿的不是,此人我虽没交往过,但欧阳永叔,王介甫都是他的挚友,其他不论,吴春卿为人必有过人之处。你见了他当好好请益读书立身之道。”

    从陈襄这告辞后,章越听出老师似不太赞成自己与吴充走得太近的意思。

    首先章越还不知道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,有哪里被吴充看上的?但陈襄已认为吴家与几位宰相家的频繁政治联姻,这样的家庭令人觉得水很深,太复杂。

    至于吴家几个子弟人都是不错,但不免有些富贵习气。

    或许这样政治联姻在高官之中是平常事,但自己这个没有根底的寒门,还是不要往里面凑了。

    陈襄会坑自己么?

    不会,自己老师每一句都是从自己立场上考虑。

    所以陈襄的话,令本已下了决心的章越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到了约定之日。

    章越还是一大早穿戴好,准备雇马车前往吴府。

    哪知太学门前,吴家早派好了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对方一见章越即道:“章三郎君,我家二郎君命老仆在此等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原来吴安持的主意。

    章越道:“多谢吴二郎君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章越坐上马车,驶往吴府。

    章越看着马车窗外飞掠而过汴京的景物。

    “马车可妥当,是否太快了?”老仆殷勤地询问,生怕有哪里招呼不周。

    章越笑道: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听了章越的话,老仆方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马车行得甚快,不过半个多时辰,章越即抵至吴府。

    也不用人通禀,自有人为章越引路。

    到了府内,章越穿过了几处门廊,被带至一处厅里歇息。

    章越看着这厅外佳木奇石,一道清流从台阶下经过,远处亭台墙垣隐于花草树木之间。

    章越感慨这富贵景象,却又不落于俗味。

    下人奉茶之后,没等了一会,吴安持先到这里笑道:“三郎,我带你去见爹爹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二郎君了。”

    吴安持道:“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边走边聊,吴安持笑道:“我爹爹在我面前虽十分威严,不苟言笑,但对于有才华的年轻读书人却是很赏识,三郎一会见了爹爹,大可不必拘束。”

    章越闻言道:“在下惶恐,令尊乃朝廷的封疆大吏,有闲暇见章某这样一个无名之辈,在下一时无所适从。”

    吴安持笑道:“三郎真是一个实诚人,其实是我敬重三郎的才华,在太学时,我就多次将三郎引荐给爹爹,爹爹听后本说何日得空时见一见是否有我说得那般好。不过爹爹突任西京转运使,故而此事就耽搁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爹爹回京省亲,虽说不过只有数日功夫,但我这么一提,爹爹即答允要见三郎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闻言道:“原来如此,二郎君如此提携在下,三郎真不知如何感激才是。”

    吴二郎君笑道;“哪里的话,三郎是有才华的人,就算没有我这番言语,他日也是可以名闻一方的。”

    章越笑道:“不敢当,二郎君此话言重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