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一百七十四章 阶级

章节目录 一百七十四章 阶级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吴充从前堂走后,即回到内宅。

    一旁妻子李氏,长媳范氏,次媳王氏都坐在那看似随意的闲聊,其实也在等候着消息。

    以往王氏身子不好,倒是很少出现在内宅。当然说是身子不好是有一些,在内宅的女子要说身子有哪里不适,倒也是一大堆情由,其实她与婆婆李氏有些不和。

    但今日一来是吴安持接待章越,二来公公回来了,也要在前伺候着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谁都知吴充请章越到家中来是为何,但面上谁也不好发问。

    李氏讲了些内宅闲事,最后才提及了吴充对章越看法。

    吴充没有言语,范氏,王氏都是知机即告退。

    吴充道:“我看了一番,章家三郎倒也没有永叔,发儿夸得那般好,但也是实诚敦厚的人,日后到了官场上可以栽培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言中进士之前,要心无旁骛地读书。”吴充言道。

    李氏道:“心无旁骛?不是言未中进士前不议亲么?”

    吴充没有言语,李氏也陪着小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依着我看,官人不如将十七的婚事缓缓如何?”

    吴充道:“咱们官宦人家议亲本就费周章,这相三年,等三年常有的事,女子过了二十岁再成婚也有。”

    李氏笑道:“老爷不要人说媒,要亲自相看十七的郎君,否则也不用这般麻烦。”

    吴充道:“若真要说媒,即是捡门第相看,那倒是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不看门第,择寒门俊才为婿,那也要儿孙辈二十年后在朝堂上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吴充道:“但我们想的容易,倒是旁人看得多了。你心底存个照应的念头,即是有市恩之心。可那等懂察言观色,事事听话从命的女婿,我看还是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失笑道:“官人说得是,不过我倒觉得一心攀高枝那等也无妨。就是严府那秀才女婿,不仅识趣听话,还有句句哄得岳父岳母欢心。他们一家人聚在一起,也是个热闹。凡冷场了,秀才女婿就出来接话,妙语连珠可把人逗乐。“

    吴充道:“这就是妇人之见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敛去笑容道:“官人说得是,其实我看来,只要家风人品过得去就可,家里有三门穷亲戚等着,以后不帮扶了,面子不好看,帮扶了,若是摊上咱们家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吴充闻言道:“此子家中都是能读书的,这倒不用多心。”

    李氏喜道:“那就好了。不过官人真要等这章三郎君中了进士再给十七议亲?这读书人考个进士十年也是等闲,但女子青春可是等不得。”

    吴充道:“错过也就错过了,反正十七的婚事再议就是,也不着急一时,非谁谁不可。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其实欧阳学士,及甫那孩子,还有亲家公的弟弟都交口称赞的,我看此子断然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吴充道:“我看此子也是雏凤。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官人,是不是要有个人来递个话。明日让发儿他们夫妇过府一趟如何?”

    吴充道:“此事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从吴家出来后,章越感到吴安持的不悦。

    章越自有一番忐忑,但随即也有些如释重负,把话说开了就好。

    自去吴府前,陈襄交待的意思,章越听得明白。

    最有名的女婿莫过于蔡卞事王安石。

    蔡卞的父亲蔡准乃景祐年间的进士,官至侍郎。蔡卞当王安石女婿时已经是考中了进士。

    反观章越三代以上没人为官,自己也还没有功名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蔡卞如何舔王安石?这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他对吴十七娘是有好感,但陈襄的话点醒了他。陈襄是不建议自己娶妻高攀,怕以后自己婚事不谐,但自己从陈襄的话想到另一点。

    李商隐的老师令狐楚是‘牛党’,但岳父王元茂却是‘李党’,此事最后导致了牛李两党对李商隐都极不待见。

    章越的政见是什么?他很清楚,那就是抱王安石大腿。

    当初他是想通过认识吴安持来认识王安石,但出乎意料的事,王安石至今还没见到,但吴安持之父吴充却流露出招自己为婿的意思。

    曾巩当初本有意找自己当妹婿,最后为何无疾而终?章越也猜到一二分。

    政治前途在眼前,章越再三考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其实吴家的家世条件,还有十七娘,章越说不动心,都觉得自己有些虚伪。

    正因为动心,故而章越想让自己先中进士再说。

    只是吴充是否等得?

    章越从吴府回太学后,听闻向七要成婚了。

    婚期很是仓促,令章越有些意外,向七来太学递帖子,很多以往的同窗们都不愿去,但也有一些抹不开面子和爱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向七成婚不在朔望日,故而章越,黄好义还得告假方得出了太学。

    白日结亲时,章越倒听说出了生了些不快。

    向七上门迎新妇过门时,被女方是好一阵刁难,女方如何就不出门,甚至有个小舅子放话让向七爬狗洞。

    差一点场面收拾不下。

    章越听了心想,向七好歹也是堂堂五甲进士,女方居然敢如此刁难。据章越所知女方也不过是秘书省的官员罢了。

    到了向七宅子上,章越看去婚宴办得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向七在汴京没有房子,听说是女方借了一栋宅子给他们成婚。宅子在北斜街,很是气派,占地三亩有余,乃是一座大四合院子。

    至于女使仆役也给好几十人。

    章越身旁黄好义是一脸羡慕,他对章越言道:“若是当初自己婚事没有黄,如今也可过上如向七一般了,向七真是了得,不仅自己是中了进士,娶也是官宦人家的嫡女,以后可以安心享福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闻言失笑道:“你考上进士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黄好义叹道:“似我这样人哪考得上进士,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黄好义看着宅中的楼阁粉墙,以及来来往往的下人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二人一并见了向七。

    向七红光满脸,看似丝毫没有因白日之事有所不悦,对章越,黄好义道:“两位仁兄,我引你们拜见我爹娘。”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入内见向七父母都是敦厚朴实之人。他们见了章越,黄好义前来还没等二人行礼,即是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黄好义还在犹豫,章越即唱了大喏,黄好义也跟着行礼。

    向七对父母道:“这二人是在太学最好的朋友,我贫寒之时,他们都帮过许多。今日知我大婚,也是来此。”

    向七的父母闻言对章越,黄好义是好一阵感激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朴实的样子,章越对向七也不由多些理解和宽容。

    当晚婚宴也自有一番热闹,章越和黄好义见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宾客已是散了大半。

    二人念在与向七同窗一场,总要替他撑撑场面。

    到了喜宴快散的时候,章越,黄好义与向七告辞。

    但见向七已是喝得鼎鼎大醉,拉着人说醉话。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告辞时,向七拉住道:“你们不许走,今晚陪我一醉方休。”

    章越看着向七这样子,对旁人道:“咱们搀他入房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笑道:“是啊,还要闹洞房呢。”

    向七闻言喝骂道:“闹什么鸟洞房!”

    众人知向七醉了,也就笑着搀扶他入内,这时向七的父母正走了,见了向七醉得如此,不由道:“七哥,怎喝得这么多酒哩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伤身哩。”

    向七睁开醉眼骂道:“不喝如何,难不成你们替应酬不成,今日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你们能张罗么?”

    “平日枉我叫一声爹娘,活了大半辈子何用?不是提亲时你们丢人现眼,我今日何必出丑。”

    章越,黄好义与众人劝道:“向七,够了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向七却不依不饶地道:“我向家祖祖辈辈就是务农出身,为何偏偏让我读书?我求学到今天,帮上什么了?自己没本事,凭什么让我去闯?”

    “向七!这是人话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畜生,大逆不道啊!”

    有人呵斥,却见向七已是坐倒在地痛苦,而他的父母已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章越与黄好义对视一眼,默然离开。

    夜风微凉,章越与黄好义走在汴京的繁华街道上。

    方才喜宴的一幕还挂在心头。

    章越对黄好义道:“如何?你如今还羡慕向七么?”

    黄好义道:“不羡,不羡了。不过话说回来,三郎,你若是向七当如何?”

    章越想了想道:“四郎,你倒不如想想,若是我们不读书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读书还能如何?大不了在老家过日子吧,如今想想还是老家日子好。”

    章越看着汴京城头的弯月感慨道:“是人就有三六九等,我将人与人之间地位高低称之为阶级。”

    “譬如爹干什么,你就干什么?爹喂猪你就喂猪,爹做官你就做官?人会发现大多人忙碌一生也就是与爹娘相仿佛,甚至多半不如。有人发了横财,多也会散去,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太平年代要跨越阶级,唯有两个法子,一个是读书,一个是婚嫁。譬如向七今日是受委屈,但日后仕途上有了妻家提携绝不会差,我心底倒是敬佩他。还有就是读书,何为读书?读书就是靠自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