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一百九十一章 价值

章节目录 一百九十一章 价值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酒肆门前挑出的望竿,挂着酒旗来回荡漾。

    酒肆外堂只有两桌客人,店家用布擦着柜台心道,我还道这贼配军是吃白食的,没料到原先也是个公门里吃饭之人,难怪能结交上秀才公这样的朋友。

    见唐九稍稍犹豫。

    都辖道:“老唐,我与你道如今京里差拨哪有易寻的,你在衙门有些日子,也算得上日久情熟,等闲也有个好去处,我听说你终日在此喝酒,也不是正经出路。”

    唐九道:“在下刑余之人还有何话,劳都辖亲自到此奔波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“店家,再来一碗……!”

    章越突地出声打断了唐九的话,店小二本见章越居然吃了两大海碗干饭,也暗暗吃惊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碗清汤。”章越转而笑道。

    “倒有些吓人。”

    都辖见章越突而打断他的话,也是微恼,却见他穿着襴衫也不好招惹。

    他对唐九道:“既是如此,唐兄弟不如再考量考量。”

    都辖说完抱拳而去,至于军汉则将担子放下,里面之物显然是留给唐九。

    唐九端坐不动见此端起一碗酒咕嘟咕嘟地喝下肚然后一抹嘴道:“多谢三郎君,让小人不必再从此人。”

    章越举碗道:“船到桥头自然直,我以汤代酒敬你。你的出路包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唐九亦是举碗与章越对碰了一杯。

    一旁店家笑道:“好汉,瞧你也是一身气力的样子,不怕没有出路。”

    章越笑道:“店家且先赊账。”

    店家笑道:“秀才公且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章越与唐九出了门,一个回太学,一个投了客店。店家看着二人背影摇头道:“真是好坏不知,这么好的差事,居然给辞了,难不成还指着将来平地抠饼不成?果真是一对酒囊饭袋!”

    说完店家叹了口气,收拾起桌来。

    嘉祐四年岁末不知不觉就如此渡过,迎来了嘉祐五年年初。

    汴京城降了厚雪。

    朔风万里而来,一夜之间大雪铺天盖地卷来,马蹄没雪,街道上行车也不见了车辙印子。

    年节过后,一间破巷的客店里,一名落魄潦倒的读书人正在对着冷窗读书。

    这名读书人相貌俊朗,只是微微有些瘦弱。

    他手中之书乃是隋书里的地理志。

    读书人言道:“豫章、永嘉、建安、遂安之地,衣冠之人多有数妇,暴面市廛,竞分铢以给其夫。及举孝廉,更娶富者。前妻虽有积年之勤,子女盈室,犹见放逐,以避后人。”

    读至这里,这名读书人感慨道:“及举孝廉即是如此,如今则就如同登进士第也。登进士者有榜下捉婿之遇,难怪中进士又要娶新妻,看来古今不易也……”

    这名读书人说到这里时,突听得身后门扉一开。

    对方闻声心虚地将书掩上,转过身来但见一名女子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这名读书人笑道:“桂英,你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女子盈盈笑道:“是啊,魁郎,我今日在吴府唱了曲后即是回来,你先等会。”

    这名读书人笑道:“又有什么新鲜之物了。”

    这女子从荷包里取出一个金豆子笑道:“魁郎,你看!”

    这名读书人叹息道:“这可值得好几两银子啊。”

    女子点头道:“我今日在吴府唱歌,他们家大郎君赏的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见对方微有不悦之色连道;“魁郎,你莫多心,我与吴家大郎君可是清清白白的,他不过见我曲子唱得好赏得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名读书人神色稍缓,然后道:“我岂是不高兴,只是怨自己没用。至老家一路来至汴京,穷困潦倒,身无长物,都是要靠你四处唱曲这才供得我入京的盘缠。我实是没用至极,没用至极!”

    这女子忙道:“魁郎,你切莫这么说,当初在老家时,你我约定‘君独一身,囊无寸金,倦游闾里,君但日勉学,至于纸笔之费,四时之服,我为君办之’,我是心甘情愿地卖唱,供你读书花销。你我既已约定为夫妻,就别分你的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这名读书人道:“桂英你放心,你不仅供我上京赶考,还将这么多年来积蓄尽是变卖供我双亲在乡养老。此恩此情,我这一生也不会忘记了。我早已承诺,誓不相负,若生离异,神当殛之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,你心意我知道就好了。”女子神色上露出欣慰之情。

    这名读书人名叫王魁,表字俊民,而这女子则是他乡中一名妓女名为敫桂英。

    王魁自幼家贫,但书读得极好,一日他游于莱州北市深巷妓馆,与敫桂英相遇。王魁见桂英姿容艳丽,写了一首诗‘谢氏筵中闻雅唱,何人隔幕在帘帷?一声点破晴空碧,遏住行云不敢飞’赠之。

    敫桂英也是莱州有名气的妓女,读诗后喜于王魁的才华,于是委身于他。

    后来王魁无从筹措上京的钱,又恐怕自己走后无法安顿自己的双亲,桂英即出面将自己多年的积蓄全部变卖解决了他的难题,跟随着王魁进京来的。

    如今二人租住汴京一间陋巷里。

    桂英靠着四处卖唱得钱供二人住宿衣食由来,而王魁一心备考以赴国子监解试。

    当即二人在客店里吃饭。

    桂英去吴府唱曲时,吴家曾赠予了一些糕点。桂英知王魁喜此甜食,故而不肯吃包着怀里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二人一面吃一面闲聊。

    王魁叹道:“这么冷的天,娘子还是不要去唱曲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唱曲,衣食如何来?魁郎,这炭火还够不够?我再命店家多备着些。”

    王魁点点头道:“幸亏有娘子张罗着,是了,我入京之后就要交游了,拜访京中显达,科举之事一来说是考场运气,二来也是看平日名声。只是我这一身弊衣……罢了,如今我们日子也不好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桂英笑道:“魁郎,咱们今日不是刚得了这金豆子么?我看你这身衣裳着实也是旧了,你先拿去置办身体面衣裳,剩下的钱才采买水礼。”

    “采买水礼?”

    桂英夹了块肉至王魁碗中道:“当然,既是要见贤达,总不能空着手上门吧。”

    王魁恍然道:“是我失了计较。只是可惜娘子好容易得来的金豆子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吴家喜欢我唱曲,那大郎君出手又大方,多赏些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王魁闻言脸上浮过些许不悦,但随即笑道:“也是,苦了娘子了。”

    桂英没有察觉到了王魁的脸色,继续道:“吴家上下人都很好,不仅老太太是善人,大郎君二郎君对我们这些唱曲也很是客气,从不出恶言,还有吴家的十七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七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桂英点点头道:“不仅相貌美,而且知书达理,我与她曾闲聊几次,真羡慕这样的大家闺秀,一生来就是锦衣玉食之命。”

    王魁闻言笑道:“他日我若进士及第,你也是锦衣玉食之命。”

    桂英闻言打心底高兴起来,眼光中充满闪动的喜色。她看着情郎的面庞痴痴地道:“魁郎,我就知你将来不会负心的。若是你负心,也不要你应誓,我就死在你面前,让你一辈子记得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王魁闻言露出不忍之色道:“说这些话作什么?我以后是要与你一辈子偕老的。你我的盟誓明如皎日,我此心诚固若精金,你不信就不信,反正你死了我也不会独生,亦相从于地下就是。”

    见王魁露出负气之色,桂英感激至极,面色红润依偎在情郎怀中。

    王魁见这美人娇羞的神色,亦忍不住解开了她的衣裳……

    一番云雨之后,桂英已是沉沉睡去,而王魁则目视不住抖落灰尘的房梁。

    王魁自顾言道:“我若登得显要,又岂能为烟花女子所玷辱,他日也不可带回家中见父母啊!”

    王魁自顾长吁短叹,但又觉得若是自己不第,能有一个如此眼底心底都是自己的女子相伴,此生也是足矣。

    同样在风雪天里,欧阳发冒雪来到太学寻章越,邀他二人一并前往吴府府上。

    欧阳发对章越细细吩咐道:“咱家岳母最喜满江楼的炙鸭,你可备上两只,至于大舅哥好酒,非雨露白不可,至于二舅哥倒是简单,东华门外的郭白两家的鲤鱼鮓都行。”

    章越听了欧阳发如此说,不由皱眉道:“我与吴家的亲事还未成,如今岳母舅哥的称呼,他日我考不中进士,岂非丢人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道:“这你就无需多虑了,咱这礼数先递过去,不让人挑错就是。再说三郎你就对自己的才学如此没自信么?你如今在汴京可是小有才名啊!”

    “微末名声,你也就别寒碜我了。总之你给我个单子,我照着这些城东城西跑着去买就是。”

    欧阳发十分满意地道:“这就对了。还有最要紧的就是,十七娘子的礼,你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章越一愣道:“还有这的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发道:“虽是约定成婚,但一切规矩还是要照着定了亲的来。”

    章越此刻也是由衷的感叹一件事。

    这社会的本质是什么呢?

    金钱的作用是什么?

    读书读得好的意义是什么?

    很大的程度不过是让自己繁衍价值变得更高而已,有时候想想也挺没意思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