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章节目录 一百九十四章 村夫

章节目录 一百九十四章 村夫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文及甫入内后见了章越。

    最早的时候二人匆匆一面,聊了几句,文及甫还邀章越至府上一叙。

    不过章越在文及甫眼里虽说是翘楚,但毕竟还不在一个‘圈子’里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有所不同了,他听了妻子吴十五娘的言语,已知章越很可能会成为自己的小姨夫。而且这小姨夫还是十七早就相中。

    如今再度见面,文及甫自是得更亲近一步。几句话后,章越与文及甫自是顺利过渡到‘熟络’这一步。

    如今文彦博虽已不在中枢,但已被封为潞国公,可谓真正的官拜一品。但文彦博八个儿子,文及甫虽是最有才干的,却不是最得宠的一人。

    官宦人家培养子弟,也是有讲究。

    才具平庸尚可,最怕得是你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历史上吴安诗与吴安持的儿子,即是卷入了张怀素谋反逆案。

    张怀素乃一个方士,见了吴安诗之子吴储即忽悠他贵不可言,将来是能当皇帝了。吴储听了很高兴将他引荐给弟弟吴安持之子吴侔,又引荐给亲家蔡京,蔡卞两位相国。

    之后张怀素鼓动兄弟二人一起在东南起兵造反,但因事泄被人告发。

    吴储尽管娶得是韩琦的孙女,吴侔还是王安石的亲外孙,但犯了谋反之罪一样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甚至吴侔还牵连他的母亲王氏,朝廷还是看在王安石的面子,只将王氏软禁。

    王安石极喜欢这外孙,当初还写了一首诗赠之,南山新长凤凰雏,眉目分明画不如。年小从他爱梨栗,长成须读五车书。

    从诗中可知王安石不仅夸外孙长得好看,而且不愿约束他,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就是一定要多读书。

    但因为这逆案,兄弟二人着实坑了吴家,甚至这个外孙还坑了王家。

    文彦博虽官拜宰相,潞国公,但对几个儿子却是没一力栽培。

    文及甫的几个哥哥,除了大哥文恭祖,二哥文贻庆有往仕途上汲引外,其他几个兄弟都只荫了官却不给他们出仕的机会,宁可他们在家吃闲饭。

    文及甫也有心走仕途,但文彦博却暂没有这个打算让文及甫与两个哥哥一起出仕。

    文及甫自是不愿作个闲汉,想要衣食无忧,锦衣玉食地过一辈子,他自是要结交一些人,日后获得父亲的认可,步入仕途。

    文及甫与章越道:“三郎的辞三传出身疏,我已是看过了,实是文采斐然,不少朋友都托我打听三郎,想与你结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章越听了一愣,能成为文及甫的朋友肯定是与他身份差不多人的,如此岂非自己的文章已打动了汴京上层。

    章越道:“不敢当,是文兄替我捧场才是。”

    文及甫道:“我何曾替你捧场,我都帮你推却了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文兄此举必有你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文及甫点点头道:“正是如此,他们赏识得是你的文章,而不是三郎你。我看过不少读书人写出几篇好文章或时新诗词,然后成为各家王侯公卿座上客了,沉迷于宴舞游嬉之中,以至于忘了读书人的本分之事,最后江郎才尽,渐渐泯然于众。所以我替三郎你全部推了,并告诉他们待你金榜题名后,再另行引荐。”

    章越欣然道:“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文及甫闻言笑道:“我就知道三郎与我是同道中人。”

    章越看了一眼吴安诗,这二人可是给了自己两个截然不同的价值观。

    章越一贯认为,对于大佬必须要尊重,而不是巴结。但如吴安诗般的大佬则又是另回事了。

    大佬的思维是利益交换,各取所需。好比在文及甫眼底,你如今是吴家的准女婿,有的事我不会免费帮你的,什么事等考上进士后再说。

    不过文及甫话表达的方式可比吴安诗高明多了。

    不久吴安持带章越去内堂拜见李氏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章越不免郑重其事。

    这还是章越第一次见李氏。

    唐朝时有五姓七望之说,说得是当时最顶尖的门阀。

    后来黄巢,朱温杀了一波,导致门阀之词渐渐远去。到了宋朝取代之的则是韩亿家族,吕蒙正家族,韩琦家族这样的以科举崛起的世族。

    换了唐朝,吴家这样的门第是很难与陇西李氏联姻,五姓只在内部通婚。连唐朝宰相都只能惋惜地说,生平所憾,未能娶五姓女。唐太宗李世民认为这些士族影响到皇权,于是禁止这些士族自行成婚,他们的婚姻必须通过朝廷批准才行。

    但到了宋朝科举改变了这一切。宋朝皇帝不必有唐朝皇帝的苦恼,为了世家大族间相互联姻而头疼。

    不仅吴充娶了陇西李氏之女,而韩琦的夫人崔氏更是出自清河大房。

    要知道韩琦也是从父亲中进士起才步入官宦人家,而且韩琦本人还是庶子,是父亲与婢女在知泉州时所生的。

    而清河崔氏在唐时有天下第一高门之称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,旧的门阀世族终于肯放下身段与新晋科举贵族联姻,至于新晋科举贵族亦与寒门子弟联姻。

    章越见到李氏,是正堂旁的暖阁里。

    暖阁里旁有一花房,里面通着地龙,即便是在这寒春之事,花房里也是百花齐放。

    走过花房章越到了正堂旁的暖阁。

    暖阁名为明疏阁,这吴家虽大,但每一处亭台楼阁都有名字。

    章越被引至前先去梢间脱去了外袍,然后去暖阁里。

    暖阁里温暖得如同阳春三月般,章越走进去很是舒服。

    李太君正坐在堂上,欧阳发,文及甫,章越皆被请至这里来。吴安诗,吴安持陪坐下首。

    在场主要是文及甫说话。

    文及甫谈吐清雅,不时说个笑话,令李太君脸上始终挂着笑容。欧阳发说话也很是得体,毕竟他是大姑爷在吴府最久。

    唯独章越却有些拘谨。

    这令吴安诗更是不满,原先此子在浦城时还挺能说会道的,怎么如今倒是成了闷葫芦。

    自章越言中进士后再成婚起,吴安诗是越发看章越不顺眼,后来想修好,但却给章越拒绝了,这令他对章越的印象跌至谷底。觉得章越一点也不知通融之道,实在是古板。

    文及甫,欧阳发说了几句即寻了个借口离去,吴安诗,吴安持陪着二人。

    堂上终留下了章越与李氏,还有几个老妈子,丫鬟。

    李氏看着章越言道:“我家老爷素来重于官声,也注重家风门风,故而娶亲都留意文雅有清操的读书人或典章之官族。”

    说完李氏笑道:“三郎,你很好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在下惶恐。”

    左右老妈子在旁看了,也是讶异。他知道李氏这人性子自负傲人,实是极难伺候的一个人,即便是最中他意的女婿文及甫也没见过她如此相待。

    不过其他女婿都没这章三郎君如此俊俏的。

    “老爷说他看了后生郎君不少,你并非最出色,但你胜过他人就在一个诚字。这诚字可难得了,什么花言巧语老爷都听得腻了,唯独一个诚字抵得千金万金了。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三郎只是不会说话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能说实话就好。我家的十七虽非我亲生,但我生为嫡母平日也该教的教,该骂的骂,说来也是行止得体,端庄稳重,日后你中了进士绝不至于辱没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我问你一句之前官家有下旨赐你同三传出身是否?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回禀夫人,是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三郎为何辞了?”

    章越道:“因为才不配位。”

    李氏道:“非才不配位,是位不配才是,一个三传出身太低了。你的辞疏我看了,写得很好,可称得上理得而辞顺,旁人看了必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称赞。”

    李氏点点头:“你如今缺的是一个得力的人在官家面前替你美言几句,即便官家再有心,也不能轻易赐你一个同进士出身,需有大臣附和方可。”

    赐同三传出身虽是令人羡慕,但也不是争取不到。

    但一个同进士出身那就是难了,特别是不经科举正途而得同进士出身,除非有大功于朝的宰相子弟。

    不经科举而得一个同进士出身这诱惑章越而言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真的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。

    以李氏之尊肯定不会亲询章越要不要帮这个忙,但她如此问就是有此意了。当然有此意,最后能不能帮得上还是两说。

    问题是章越要不要答允了。

    章越道:“夫人,三郎之前听说三字诗上呈朝廷时,中书里有官员反对授三郎同进士出身,故而后来官家才改授同三传出身。中书既有此论,那么士民之中抱有此心定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三郎即便侥幸得其名,也必受其议论。至于推举三郎的大臣,也是要遭人非议的,三郎若因一己之私,累这位大臣清誉受损,心底也是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不经科举正途授出身,在旁人眼底也终是异途。三郎不愿侥幸而得此功名。”

    此刻一旁躲在屏风后偷听的吴安诗不由低声骂道:“好村,实村夫俗子也,他还真以为没有梯子,自己还能平步青云,登上天去不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