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科幻小说 > 云桑夜靖寒全文免费阅读 > 章节目录 第1401章 我是冤枉的

章节目录 第1401章 我是冤枉的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宋婉言回过神,也恍惚了一下,望向墨寒霆问道:“寒霆,你什么意思,你是说……昨天他出去见的那个人,是杀你的人?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听宋婉言这样说,墨寒霆眉梢挑起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他在衡量,是宋婉言演技太好,还是她真不知道?

    宋婉言见墨寒霆一脸清冷,便立刻又道:“寒霆,你不会真以为我要杀你吧?我是气你被司烟迷惑,但你毕竟是若若最爱的人,我怎么可能会敢动杀你的心思?你若出了什么事儿,若若还怎么活?我恨的是司烟,我就算要杀,不,我不会杀她,我也只是会收拾那贱人的!”

    墨寒霆看着宋婉言一脸愤怒又不敢置信的样子,沉默了片刻后质疑道:“你的司机刚刚说,他去见那杀手,是要拿司烟的黑料?”

    宋婉言立刻点头道:“是,有人联络我,说他手中有司烟跟男人厮混的照片,我迫不及待的想毁了那个女人,所以昨天就派司机去取照片,结果对方却因为司机带的钱少,谈崩了,自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宋婉言说着,气闷的拍了一下大腿,郁闷的道:“我就是想毁了司烟,为我女儿出口气,难道我错了吗?到底是谁这么狠毒,竟然要往我的身上泼脏水?寒霆,我是冤枉的!”

    墨寒霆凝视着对方,唇角透着冷然。

    他知道,宋婉言有多恨司烟。

    想收拾司烟的话,必然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可在他看来,宋婉言虽然聒噪,又有些不知所谓,但她应该的确不敢对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己现在跟司烟还是夫妻,他若出了什么意外,司家的一切,都会落在司烟手中,那对于宋婉言来说,可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可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,他既不会相信白月秋的话,也不会完全相信宋婉言的话。

    他淡然的立在客厅正中央,剪裁合体的西装,完美的勾勒出他宽厚的肩膀和修长的身形,让他身上那股天生自带的高贵气质,又附着上了几分傲气:“你刚刚说,有人主动联络了你?把对方的信息给我!”

    宋婉言二话不说,立刻从手机里找到号码发给了墨寒霆。

    墨寒霆盯着那号码看了一眼后,转身边往外走,边对保镖道:“你们留下,看护好司夫人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宋婉言一听,立刻急了:“寒霆,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要软禁我吗?”

    墨寒霆并没有因为宋婉言是司若的母亲,就多留情面,他语气冷淡的道:“怎么会是软禁?司夫人现在,可是要杀人的嫌疑人之一,暂时留在这里,对你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,所以,如果你不想让我把事情搞大,还是配合一些为好!”

    墨寒霆清冽的说完,冷然转身,迈着颀长的步子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后,宋婉言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立刻转身回了房间,拨打了一通电话,而接电话的人,赫然是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墨寒霆上了车,低头盯着宋婉言给的那号码看了片刻后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对方手里有司烟跟男人鬼混的证据?

    他眼眸里,瞬间染上了浓重的戾气。

    他立刻命人去查对方的信息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司烟那女人,到底把什么肮脏到可以交易的把柄,留在了别人手里!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小白边给虚弱的司烟喂补汤,边道:“师父你就放心吧,纾姐姐是安顿好了暖暖才来的,你现在什么都不必管,安心养好伤比用什么安胎药都好用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司烟忍着伤口时不时发散出的撕裂痛,极力温和的扬了扬唇角道:“你怎么年纪轻轻的,这么啰嗦……”

    小白还不等回应什么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,立刻将手机接起,“是我,说吧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他听着,原本还洋溢着笑意的脸上,忽然就收敛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挂了电话,他看向司烟,一脸凝重的道:“师父,不好了,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司烟将口中的食物吞下,打量着小白这难得一脸慌乱的样子,凝眸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白放下手机,眉目凝重的道:“那个凶手死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司烟心中惊呼了一声,望着小白的表情,也不觉透着一股子的诧异:“怎么会死了?”

    小白道:“景方比我们都先找到凶手,他们赶到凶手藏身地的时候,那人就已经自杀死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司烟眼眸微转,情绪也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先是小白调查到跟宋婉言有关的证据,后是她和墨寒霆出事,再是凶手自杀……

    这件事,愈发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司烟望向小白道:“小白,你去帮我打个电话,我想见见墨寒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小白点头应下:“我去帮你联系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他起身走到门边,刚拉开门,就看到墨寒霆周身裹挟着难以掩藏的戾气,脸上如凝寒霜一般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小白看到他这暴戾骇人的样子,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,回头看向司烟道:“师父,不用找了,他来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司烟转过头,眼眸里,染着一抹光亮道:“墨寒霆,我有话要……”

    墨寒霆阔步走了进来,没有理会司烟的话,而是一脸冷峻的睨着小白,对身后的人清冽的道:“把这男人给我我绑了!”

    门口,立刻有人冲了进来,将小白围住。

    司烟眼眸一紧,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她撑着想要坐起身。

    可是身上的伤口,却扯的她生疼。

    她无力的挣扎了一下后起不来,只能作罢,转头急迫的道:“墨寒霆,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小白也一脸诧异的望向墨寒霆,凝重的道:“墨寒霆,你凭什么绑我?”

    墨寒霆侧立在原地,修长的身形,比小白高一个头,所以视线很轻易的睥睨着他,语气里带着几分恶意:“凭什么?你很快就会知道了!”

    他说完,对保镖使了个眼色,保镖将小白拉走。

    司烟因为扯动了伤口,原本刚换好药的纱布上,又浸染了一层的血迹。

    墨寒霆一步一步坚定而冷漠的走近,看着她染血的伤口,凝了凝眉心,可很快就冷下心,阴鸷的道:“司烟,是我小看你了,你手段不错,养的这几条狗,也很衷心嘛!”

    ,co

    te

    t_

    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