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科幻小说 > 玩家超正义 > 夺天远征 第三百一十章 安南的分析

夺天远征 第三百一十章 安南的分析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当安南重新回到凛冬公国时,十一月已经过半了。

    这次,卡芙妮也跟着安南一并来到了凛冬公国。

    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离开诺亚。

    卡芙妮毕竟不像是安南——安南旅行的时候,可以放心的将大公的权力直接丢给德米特利。然而卡芙妮却做不到这种事。

    因为她完全没有可以信任的兄弟姐妹。

    虽然凛冬一族的心被冰雪冻结,自生来便不懂得爱为何物。但也正因如此……他们非常珍惜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虽然无法因为“得到”而快乐,却会因为“失去”而悲伤。

    ——在没有快乐的记忆作为缓冲与保护时,一丝一毫的悲伤都是那样令人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再加上凛冬的气候、冬之心的诅咒,新生儿存活的概率也不大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……甚至在“贵族”而非是“统治者”的领域中,凛冬家族也是兄弟姐妹之间关系最好的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他们能够放心的将子嗣、权力、最大的秘密都托付给对方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,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并非是永久的别离;也始终有一位真正的“大家长”虽然不言不语,但也在始终注视着一切。

    但是,卡芙妮从未感受过那种爱。她根本不敢将权柄交于她的姑姑长公主之手……因为权力真的是可以腐蚀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哪怕原本长公主已经决定不再与她争斗,可她只要习惯了这权力握在手中的感觉,未必不会产生点什么新的想法。

    而卡芙妮的父亲,也是完全不靠谱的。

    他虽然的确是个好人……但他的能力,甚至都比不上德米特利。

    德米特利起码还有不断折磨着他自己的责任心,让他得以专心完成诸多事业。

    但那位大叔,虽然出生于王室,但他的权力欲真的非常淡泊……甚至淡到了离谱的程度。

    淡泊到,他的女儿已经成为了权力在手的女王,他也完全没有索要任何官职、也没有吃喝玩乐肆意挥霍,只是天天待在家里看看书喝喝茶,偶尔出去陪着熟识的几位主教蹭顿饭。

    以诺亚贵族的标准来说,他的日子甚至可以说是节俭。

    他的确有养猎犬,但也只是两条,而且品种还不算是非常优秀的类型;他也的确有属于自己的葡萄酒庄园和猎场,但他已经两年都没有去过了,主要是懒得动;他的长相瘦弱、食量很小,吃的东西也是以素食为主,甚至一天都不一定有一顿肉。

    他甚至就连贵族之间的宴会,都是能推则推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欲望寡淡是全方面的……他不仅仅是权力欲寡淡,而是整个人就像得道高僧一样,非常的佛系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因为他之前的记忆被人反复涂写、切割,灵智体深处的欲望之火已经被摧残到近乎熄灭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父亲与女儿都是国王,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极高贵之人……但他却像是一个麻木的社畜一样失去了动力。卡芙妮的确相信,他不会贪恋权力……但他行事过于随意,胡乱许的诺、肯定会给卡芙妮造成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于是最后,卡芙妮将权力暂时交给了谁都想不到的人选……

    ——就是那位老乌鸦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诺亚贵族们才终于意识到……乌鸦家与这位恶魔女王之前的关系到底有多么亲密。她信任乌鸦,甚至更胜过信任自己的父亲!

    这一举动反而变成了一种威慑。

    乌鸦家手中攥着太多太多的黑料,但这些黑料不一定有用。

    因为统治者不见得愿意听从……或者说,不愿意完全相信这些完全控制了情报部门之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因为某种意义上,他们甚至可以通过控制情报源来控制君主的行为——除掉他们希望除掉的人,救下他们希望救下的人,打压他们希望打压的人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很多君主对于这些存在是非常忌惮的。

    哪怕相信对方是忠诚的,但也不会完全信任……甚至会专门设立部门、培养人手,来监视、扼制对方的权限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举动,同时也会大幅拖累对方的行动效率。

    但如今卡芙妮却用最终的手段,表明了自己对乌鸦家的信任程度。

    在卡芙妮离开诺亚后,乌鸦家也并没有妄自行使王权,而是忠诚且沉默的守护着。

    在这双重的默契之下,诺亚一直没有完全臣服的上层贵族,反而因此而选择了真心实意的归顺——因为他们知道,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和能力了。

    “这算是好运吗?”

    玛利亚双手抱胸,挑了挑眉头。

    “这其实也是跟安南学的。”

    卡芙妮笑眯眯的答到:“我发现,有些时候他们并非是一定要与我对抗。只是我无法真正展示出能够震慑他们的力量——他们会认为我所展示的,仅仅只是扮演出的东西。这算是一种推己及人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安南用着和玛利亚相当同步的姿势,双手抱胸自信的点了点头:“这种时候,就要做出大胆的举动——展示出自己最为脆弱、最不设防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当他们意识到,或者尝试过……哪怕是我最脆弱的地方,也不是他们能够撼动之时,他们就认清了现实、自然而然的会选择臣服了。

    “而宽恕这种‘试探’,正是属于王者的气量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原本就不惧怕他们,更不需要通过严厉惩戒的手段来警告其他人——这一举动,在他们意识到我的强大之前,只会认为是软弱之举。

    “但如果他们意识到,我的强度和他们是截然不同的……那么这种姿态,就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”

    在凛冬家的餐桌上,安南与卡芙妮坐在老祖母面前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凛冬家少有的团圆饭了——主要缺的就是一直沉睡不醒的老祖母。

    “——说起来,我之前其实就有一个疑问。”

    老祖母有些好奇的发问:“安南……你为什么会被好运小姐选中?你在原本的那个世界中,就学习过如何成为一名君主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选中……”

    安南思索了一下,缓缓说道:“我的确知道,我的才能超乎常人……但我其实并不知道,我究竟与常人有多少不同。

    “之前有人说,我这与凡人完全截然不同、这是根本不需要的慎重——我只能说,他的说法并不全面。

    “在加入到公司,接触到好运小姐在我们那个世界的分身之前,我的确认为我算是个天才。但我们公司里像我这样的,真的也不在少数……”

    安南一边思索着、一边认真答道:“我虽然是主策划,但也只是我们那个项目组里的小领导。光是我所知道的、我接触到的,拥有超凡才能的人就有好几位……我的那位舍友也是其中之一。于是我也就不存在什么傲慢之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甚至怀疑,好运小姐的那个分身创立这个公司、就是为了找个借口把我们聚拢起来。他之前并不在乎我是否加班,大概是因为他其实不在乎我负责的‘产品’——或者说,我才是真正的‘产品’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的同事们,都有着卓著的各种才能。但我相信,最适合解决雾界的问题的,就是我没错了。如果换个人来,他一定不能做到我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安南嘴角微微上扬,眼中闪过属于“智慧”的微光:

    “我认为……他们或许也在其他的地方,拯救着梦界之河上的其他世界,也说不定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