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科幻小说 > 位面之狩猎万界 > 终卷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纣王杯酒释兵权,苏护摔杯反殷商

终卷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纣王杯酒释兵权,苏护摔杯反殷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感谢:‘08a’兄弟的打赏,夏天拜谢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等‘白娘子’提着妖狐离开,文武百官和天下诸侯,都不由得唏嘘,感觉刚才所经历的就像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传令开席,一个个宫女、内侍为殿中席位端酒上菜,等酒菜上的差不多了,他这才举起酒樽,朝诸侯一侧敬道:

    “诸公为我大商牧守一方,劳苦功高,皆朕之栋梁也,朕在这里敬诸公一杯!”

    满朝文武闻言,都拿起酒樽,随着‘纣王’一起,朝诸侯那边做敬酒状。

    天下诸侯也不敢怠慢,人王敬酒,即便心怀叵测的西伯侯和冀州候,都随其他诸侯一起,举起酒樽,随着‘黄少宏’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放下酒樽,见到所有人都喝了,忽然朝诸侯们笑道:

    “你们就不怕朕在这酒中下毒?”

    一瞬间不少诸侯都勃然变色,甚至有诸侯因为激动,打翻了案几上的酒菜。

    西伯侯‘姬昌’却道:

    “陛下说笑了,陛下以勇武文明天下,托梁换柱,倒曳九牛,有万夫不当之勇,千军辟易之威,如此武功,岂会行那宵小之事!”

    “再说陛下已经阐明我等功绩,我等代人王牧守一方,陛下又岂会心口不一,是非不分毒杀功臣,以陛下仁德,必不会如此行事的!”

    ‘姬昌’说完,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,然后拿起酒樽,对天下诸侯,与满朝文武示意,又对‘黄少宏’道:

    “臣信陛下!”

    说完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其他诸侯一见,都纷纷点头,言西伯侯之言有理,更有人学那‘姬昌’一样,倒满酒樽,然后满饮杯中酒,最后也来一句:“臣信陛下!”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心道厉害啊,这‘姬昌’先是对‘纣王’武勇一顿夸赞,然后又附和‘纣王’之前所言,将自己是功臣之事坐实。

    最后一句‘臣信陛下’,若非‘黄少宏’这个‘纣王’乃是穿越的神魂,怕是也要龙颜大悦,生出知己之感,甚至于将西伯侯之前那句‘凤鸣西岐,姬昌当兴’的话忘到脑后去吧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看着一脸风轻云淡,神色从容的‘姬昌’,心里的想法用后世的话来说,就是‘我信你个鬼,你个糟老头子坏滴很’!

    此时东伯侯‘姜桓楚’拱手道:

    “敢问陛下,将臣等万里迢迢,唤来朝歌,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要与臣等商量?”

    其实天下诸侯都抱着这种疑惑,但是没人敢问,只有‘姜桓楚’即是天下诸侯之首,又是当今国丈,这才敢于直言不讳的问出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,天下诸侯多有与满朝文武通好者,就如‘姬昌’,若是没有‘黄少宏’横刀夺爱,已经与丞相‘商容’结了儿女亲家,诸如此类,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诸侯在进入朝歌之后,等待大王接见这些时日里,也通过各自的门路,向朝中官员打探过大王召天下诸侯入朝歌的目的,但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少数几个猜出‘黄少宏’真是意图的重臣,如‘商容’、‘比干’、‘姜子牙’等,却心怀忠义,俱都守口如瓶。

    是以这些诸侯倒现在为止,也不知道商王让自己来朝歌是为了什么,都心怀忐忑。

    此时一听‘姜桓楚’问了出来,便都朝‘黄少宏’看来,等待这位大王的回复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其实正想说这个话题,当即笑道: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朕担心你们会造反啊......”

    ‘纣王’第二次语出惊人,刚才说在酒里下毒,如今直接言明担心诸侯造反。

    一句话,让天下诸侯再次色变,上千诸侯之中,有一多半起身跪在案几之后,对着‘黄少宏’叩拜,都表示自己一片忠心,其中以西伯侯‘姬昌’表现的最为激动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心中冷笑,影帝啊,若不是知道这老头心有反意,说不定就以为他是个忠臣呢。

    冀州候‘苏护’却没有如那些诸侯一般激动,只是淡淡说道:

    “若陛下以仁德治天下,天下人人感恩,恩服四海,又有何人敢反?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没有明说,却好似在说‘纣王’做贼心虚,乃是自己不仁,所以才会有这种顾虑一样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心里冷笑,冀州候此言看似有理,实则都是狗屁,古今帝王仁德者,不过三皇五帝,也就是没有能超过这几位圣王的。

    其中‘舜帝’被誉为华夏道德文化的鼻祖,其提倡‘德为先,重教化’,乃是推动人族由野蛮走向文明的重要推手,《史记》中赞他:“天下明德,皆自虞舜始。”

    另外‘舜帝’还是二十四孝中,‘孝感动天’的主角。

    这样一位‘仁之标杆,德之鼻祖’,开创仁德施政的一代人王,实际上却很可能是造反篡位才登上的人王宝座,并非人们孰知的禅让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笔者胡说八道,有一部历史上唯一留存,未经秦火焚书的编年通史,名曰《竹书纪年》,此书在远古历史方面要比《史记》更为权威,其中就记载了有关‘尧、舜、禹’三位人王的帝位传承经过。

    其中明确写道:“舜囚尧于平阳,取之帝位。复偃塞丹朱,使不与父相见也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‘舜’将‘尧帝’囚禁在平阳,自己取而代之,并让‘尧帝’与他的儿子不得相见。

    《荀子·正论》中说:“夫曰尧舜禅让,是虚言也,是浅者之传,陋者之说也!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有人说‘尧帝’将人王帝位禅让给‘舜’,这话是假的,是浅薄之人传的、鄙陋之人的说法。

    ‘韩非子’说的更加直白,他在《韩非子之说疑》中说道:“舜逼尧,禹逼舜,汤放桀,武王伐纣,此四王者,人臣弑其君者也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不但说‘舜帝’得位不正,也明确说了‘禹王’也是如此,同时还说了‘商汤’放逐‘夏桀’,‘武王伐纣’都是臣弑君。

    ‘尧、舜’都是五帝之一,千古以来公认的仁君圣王,可这又怎么样,一个被自己的继任者所反,另一个乃是造反上位,也同样被继任者推翻。

    这充分说明了会不会被臣子造反,被推翻王位,和仁德治天下什么的关系不大,心有反意的人,该造反还是会造反,重要的是王者的实力和手段,能不能震慑住心怀叵测之人。

    所以‘黄少宏’才会将‘苏护’之言,当成狗屁。

    他只是呵呵一笑,淡淡道:

    “朕是否仁德且留待后世评说,至少天降功德做不了假,亩产千斤的谷粟出于我这一朝,此....,即是仁德,诸公以为然否?”

    他这么问,诸侯中只有少数表示赞同,更多的却是不发一言,因为对于天降功德、亩产千斤云云,他们没有亲眼见到,多半还是存疑的,只有满朝文武,都点头称是,歌功颂德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一摆手,叹道:

    “虽然朕如此仁德了,可朕还是担心天下诸侯会造朕的反,这才将诸公召到朝歌,共商此事......”

    ‘姜桓楚’沉吟道:“不知陛下打算如何呢?”

    在座诸侯与满朝文武,全都将目光集中在‘纣王’身上,等待‘黄少宏’的答复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自顾自的饮了一口酒,然后把玩着手中的酒樽,似笑非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如这样,诸公都来朝歌居住,朕赐你们良田美宅、保你们荣华富贵,你们的子孙还可以继承爵位,只要为朝廷尽忠,必定世代荣华!”

    “至于诸公封地,可留一幺儿,朕会派遣官员,协助镇守,今后便以此为常例,到时我等君臣之间,两无猜疑,上下相安,岂不美哉!”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的意思,就是让这些诸侯都把家搬到朝歌来,只留下最小的儿子继承爵位,名义上做为封地的主人,实际上军政大权都掌握在他派遣的官员手里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召天下诸侯共来朝歌,要做的就是学‘宋太祖’玩的那一手杯酒释兵权,这样虽然名义上还是分封制,但实际上他这个人王已经将人族权利,全部收拢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我反对!”

    就在‘黄少宏’静待诸公答复的时候,一个排位并不很高的诸侯,忽然站起来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让人意外的是,这个诸侯竟然还是一位老妇人,这老妇人容貌阴鸷,不似善类,穿着有别于中原神州。

    说起来女子当诸侯却也不奇怪,毕竟在这个时间段,还有不少偏远的部族,处在母系氏族时期、

    不知为何,‘黄少宏’一见此人,心中便生出不喜之意,蹙眉道:“此乃何人?”

    一旁‘内侍’躬身道:“回禀陛下,此老妇乃是来自夷洲的夷洲土侯,梅畎英文!”

    “哦......”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恍然,忽然一拍案几:

    “小小夷洲,弹丸之地,一个土候也干反对朕的意志,来人,将此土候拉出去杖毙,暴尸三日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下一刻两个如狼似虎的殿前武士,冲过来跟抓小鸡子似的就把这土候‘梅畎英文’给拖出去了。

    ‘梅畎英文’刚才听到自己的权利要被‘大王’收回,情急之下,没有多考虑后果就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却是反应过来了,哭嚎道:“大王饶命,大王饶命,臣愿移居朝歌,接受朝廷安排!”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冷笑道:

    “给脸不要脸的东西,早干嘛去了,现在朕看你就恶心,怎么让你住在朝歌?另外若因你恶心死几个百姓,岂不是可惜,不如早早把你弄死,也好避免那悲剧发生!”

    ‘梅畎英文’被拖到大殿门口的时候,可能知道活不了了,两腿之间漓漓拉拉,流出不明液体,却是被吓的尿了,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‘呃呃呃’发出绝望的声音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等这恶心的老女人被拉出去后,立刻命吏部,择一干臣,封为夷洲太守,接管夷洲一切大小事宜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又下了一道圣旨给夷洲大小部族,圣旨的意思就是,凡夷洲所属人族,若有心怀怨怼,反对人王政令者,一族反则灭一族,一洲反则灭一洲,望夷洲部族谨言慎行,勿谓朕言之不预也!

    ‘梅畎英文’自然不可能一个人来到朝歌,外面‘梅畎英文’的惨叫停止的时候,圣旨已经由内侍送出宫去,奉王命送给夷洲来人。

    整个经过,一众诸侯亲眼所见,此时‘纣王’的霸道让这些诸侯俱都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转头看向这些诸侯,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:“诸公,可考虑好了?放心,朕这个人最讲道理了,不会逼迫你们的!”

    一些诸侯在心里骂娘,刚有一个不同意的就被你让人拉出去杖毙了,还说人家部族要是反对,就灭其全族,你这还叫讲道理?很明显谁反对谁死啊!

    ‘姜王后’看着自己父亲东伯侯‘姜桓楚’,开口道:

    “父亲,大王许下荣华富贵,自然不会食言,您还考虑什么呢?我记得小时候,您就教导我们,有时候太在乎一样东西,往往会让人迷失智慧,会遮住双眼,让人做出错误的选择.......”

    ‘姜桓楚’眼角不自觉的抖动,似乎心里正在天人交战,要做出重要选择。

    这时候冀州候‘苏护’忽然起身,朗声笑道:

    “大王,臣刚才在心里作诗一首,不如当下吟来,共诸公品评一下可好?”

    ‘苏妲己’见自己父亲起幺蛾子,连忙说道:“父亲......”

    “娘娘!”

    ‘苏护’忽然加重语气,冷声道:

    “娘娘切勿如此称呼,我女妲己已经许配给西伯侯之子伯邑考了,入宫侍奉大王的,乃是苏妃,非我之女,日后相见,臣是要给娘娘行礼的!”

    ‘苏护’本来带妲己入宫只是个幌子,他今天就要发难,带女儿进来只是为了迷惑别人,回头事成,女儿自然与‘纣王’毫无干系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事情有变,他带进来的竟然是个假的,真正的女儿,貌似已经与‘纣王’成就好事,这让‘苏护’心中如何能忍。

    这番话言下之意,就是要与‘妲己’划清界限,乃至恩断义绝,不过那句,他的女儿是许配给‘伯邑考’的,却让‘黄少宏’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‘妲己’此时已经泪眼朦胧,哽咽之下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被‘姜王后’拉在怀里,低声安慰去了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倒要看看他想要做什么,说道:

    “冀州候,直接吟诗吧,朕倒要听听你有什么大作!”

    ‘苏护’也不多言,拿起自己案几上的酒樽,一口饮干,此时他怒发冲冠,须发皆张,一股气势勃然而发,高声吟诵道:

    “君坏臣纲,有败五常,冀州苏护,今日反商。”

    他声若洪钟,再加上这九间殿的设计,本身就有拢音效果,稍微大点声就能满场皆闻,‘苏护’这般吼来,如同雷音传遍全场,震得一些青铜器皿都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‘黄少宏’眉头微微一挑,有些事情虽然发生了变化,却在大势推动之下,又回到了原本的轨道,比如这早就应该出炉的反诗,今日方才出现,且最后一句‘永不朝商’变成了‘今日反商’!

    ‘苏护’此诗一出,满场皆惊。

    就见‘苏护’吟诗之后,直接将手中酒樽‘啪’的一声摔在地上,青铜酒樽,被碎裂成几瓣。

    就在下一刻,九间殿外,忽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喊杀之声,似有千军万马,已经将这大殿,重重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‘苏护’刚才拿一下,是摔杯为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