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十二卷 青春 第六百六十二章 墙那边(上)

第十二卷 青春 第六百六十二章 墙那边(上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等罗南从保姆车那边转过来,看这里保持着尴尬静默的人们,再从几个陌生人中间,寻找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,判断就越发地趋向悲观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罗南顺口给“熟人”打了声招呼:“吉商先生,养好伤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罗先生您好。”

    被罗南点名的那个人,本来是一心想要保持低调,人都往后缩到第三排去了,却不料还是被罗南单拎出来。在周围人们视线聚焦下,也只能苦笑回应。

    “有认识的人啊?”莫雅早不耐烦这无聊场面,顺势就往罗南身后走,也把对面的人领过来。

    “圈子里的朋友,搞策划的,瑞雯的直播,他给了不少好建议呢。”罗南笑了笑,“见到他就知道,今天不是单纯考察一下节目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吉商想保持住笑脸,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吉商是搞传媒的,也是标准的里世界成员。上个月,他因为外出采风受伤,在星空会所休养时,被孙嘉怡介绍给罗南,确实为瑞雯进入大众视野的方式,提了很好的意见。

    不过,罗南单独点他,是因为他就职于“览相观”,一个能拽住超凡种搞访谈的经典谈话栏目。最重要的是,这节目组背后的大佬,就是马上要在夏城降落的李柏舟。

    要说这里面没关联,罗南可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“是我这个老官僚,强行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吉商没胆子申辩,这时却有人主动上前加戏,正是迎接人员里面,社会地位最高的祝青黄。

    这位年龄大约要七十岁靠上,却是步履轻便,笑呵呵开口的同时,还主动往前走几步,向罗南伸手:

    “平时,罗先生神龙见首不见尾,想交流亦不可能,听到会来访的消息,难免意动。便厚着脸皮过来套近乎,事先还想好了理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罗先生与我家外孙女,当过几年校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六中的?”罗南的思路都被引偏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可惜佩佩她脸皮薄,遇到罗先生这样优秀的人物,都没能深交。”

    罗南眨眼,这种圆滑知趣,又善于放低姿态的老官僚,是很难、也没必要甩给脸色看的。而且,他似乎真有那么点儿印象:

    “佩佩……邱佩佩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罗先生还记得?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巧。”

    罗南确实记得邱佩佩这个人,去年冬天,莫鹏搓的场子,他做东,在极光云都的霜河实境招待六中同学。当时还有“石榴姐”莫菡,岳争、岳琴等人。

    除了莫鹏、莫菡以外,那些人里,也就岳琴是一直保持联系的。大概上个月,她还主动打电话过来感谢,说是翡翠之光号上,因为罗南的存在,好像把岳争给救了,具体的也不是太了解。

    对现在的罗南来说,有些小巧不然的事情,当真如渐淡的烟气,不知不觉就从大脑中消散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还记得邱佩佩,主要是因为,她大概是当时同学里面最倒霉的一个。明明最老实,却被岳争、居茂勋两人带起的冲突捎带到,被盛果汁的大杯砸到头、缝了针,差点儿破相。

    嗯,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祝青黄拿出来的关系,罗南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甚至都没有去验证的必要。

    本质上,这位夏城文化娱乐界的大佬,和昨天晚上那些把电话打到他这里来的官员议员们,没有任何区别,代表的是一种社会活动的趋向。

    罗南不会因为邱佩佩的关系对祝青黄另眼相看,但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态度,也已经符合祝青黄的需求了。

    这位风度翩翩的老绅士,顺势就聊下去:“我那个外孙女儿是个闷葫芦,前面十来年都波澜不惊的过日子,偏偏上回缝了好几针回来,却时不时就讲那天如何如何……也就是这些温室里的孩子,平平安安的日子过腻了,才会把小灾小祸都当成点缀。

    “殊不知这世道波澜,换一个人可能就是灭顶之灾。居家那个年轻人,我是知道一些秉性……还要多亏罗先生,还有你那些朋友的维护。”

    这感谢,迟了怕不得有大半年吧。

    罗南微微一笑,也不说破。

    祝青黄也没有过多纠缠这个话题,目前这种氛围,已经算是最理想的状况,他笑呵呵地伸手虚引,请罗南上电梯。

    迎接队伍波开浪裂,让出一条通道,也隔开了两侧艺人们探究的视线。

    在城市演播厅这种特殊地带,视线能够被隔绝,小道消息不会。

    它们可能是以光速传播,以至于电梯轿厢还没有抵达目的地三号厅,相关的流言,已经扩散到了整栋大楼,渗入了每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薇姐!”

    席薇的新助理小何,是个风风火火的妹子,传播八卦的动力十足。她带着最新的消息,迫不及待地撞进了席薇的独立化妆间。

    然后整个人就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一秒钟后,小何骤然空白的大脑接收到了外部信息,那是席薇还有些发颤的嗓音: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,都涂厚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嗓音几乎同步响起,也是女声,却远比席薇要淡定的多。

    发声的那位,也确实是不慌不忙,还有闲帮助席薇整理一下露肩装的领口,让它重新变得规整,也遮住了颈后正慢慢淡下去的青花纹路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皮肤质感不一样了,以前化妆的一些坏毛病,都要改过来。长期活在镜头下面,底妆不妨暗一些,否则过犹不及。”

    如此正常的言语,让小何怀疑她刚才看到的一幕,究竟是不是错觉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现在似乎也没有太大变化。

    那位女化妆师仍然是环臂揽着席薇光洁的肩头,且就坐在化妆椅的扶手上,随意得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两张脸几乎贴在一起,面对光环聚拢下的镜面。妆容一浓一淡,在光芒下,都是分外娇艳。让人怀疑化妆师手中的粉刷,究竟能否起到什么实质性作用。

    嗯,也许有用。

    席薇本就画的淡妆,面上血色褪得极快,看上去惨白惨白的,可能真要再加点腮红……

    小何脑子里一团乱,可她终究是千挑万选进了席薇团队的人精,经过几秒钟的缓冲,总算是理清楚了自己应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她强行摆出笑脸,用尽全身力气

    ,挤出欢乐的语气:“薇姐,你常说的那位罗南先生,到演播厅了……好大的排面啊!委员会的祝主席,都亲自下去迎。”

    说完了,连她自己都觉得,这份表述干巴巴的,毫无趣味可言,中间的感叹句,也是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听到这话的席薇,僵硬的肩头,又是明显一颤,至少是明显到让小何看出来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小何瞬间脑补了至少涉及四人的复杂关系,以至于都忘了见好就收,赶紧出门避祸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浓妆女化妆师又一次警告……提醒,“不要大惊小怪的,接受了我的礼物,咱们就是朋友了。在友谊的小船翻沉之前,你明明是多了一份依仗啊。”

    “墨拉女士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见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墨拉,我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席薇全身都在僵直状态,说话都费力。

    只有眼睛还在看镜子,纵然也是飘忽不定,总还能通过这种方式观察,同时尽力调整面部表情,避免触怒身边这位自己上门的灾殃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心思,完全在人家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墨拉就笑了起来,指尖划过她的面颊,撩动一侧刚打了卷的发丝:“啊呀,这语调,你不会在想,怎么让咱们的友谊地久天长?贪心的小可爱!”

    说着,墨拉竟然站了起来,让席薇暂时摆脱了包围式的气息笼罩,但她仍然一动不敢动。因为墨拉的手指又转移到她颈背处,轻轻滑下。

    此时,这里已经恢复了原有的光洁,再没有任何痕迹。墨拉的手指转圈,有点爱不释手的意思,说话的声音却像在叹息:

    “我还是过去看看吧。和你不一样,想让那边接受我的友谊,可不容易。回头,指不定还要你帮忙呢。”

    变化起伏的动作和语调,终于让席薇心理防线崩溃掉,她不想,但实在忍不住:

    “你究竟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眸中湿热氤氲,但泪水还没有流下来,墨拉始终微凉的手指,已经轻轻蒙在上面。阴冷的黑暗渗透进来,耳畔声音却格外温柔:

    “不要让妆花掉,不要想太多。

    “其实,都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“我目前追求的,就是不确定。毕竟,可以看到的未来,肯定会有更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在贪婪这个领域,你可比我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席薇颈背处微微一暖,被轻烙了下。然后眼皮透光,墨拉手指和气息同时远去。

    席薇却不敢睁眼。

    直到门声响起,又响一声,再两三秒后,她确认眼眶湿意消褪,才缓缓抬起眼帘。

    小何仍在门口处,呆呆往这边看过来,视线指向,却是靠下了些。

    席薇深吸口气,问她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背上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小何总算没让席薇问第三次,忙不迭地回答:“唇、唇印!要擦掉吗?”

    席薇伸手,要去取湿巾。

    小何忙快走几步,探手想帮忙,可前伸的手臂,却让席薇一把握住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声音很低,隔了一秒又转冷,“管住你的嘴。”